分金

分金

分金,是中國風水術確定建築坐向的常用術語。

一、二百四十分金

分金,主要是指坐山在二百四十分度中的線位,是堪輿中確定坐山坐度的細節。

厲伯韶《分金詩》上說:「先將子午定山崗,再把中針來較量;更加三七與二八,莫與時師論短長。」這裏的三七和二八講的是二百四十分金的使用,三七分金和二八分金都是屬于吉度分金。

三七、二八分金的問題,也是近代風水術中解釋比較混亂的問題之一。未入楊公之門之人,被三七分金和二八分金弄得一頭霧水,不知所從。主要原因是因爲《羅經解定》等解釋羅經的作者不懂三七分金和二八分金的實際內涵,亂解一通造成的後遺症。

《羅經解定》上說:「加減之法,是第一緊要功夫。故于正針三七分數,脫氣有不合,即取縫針二八分數。乃爲乘得生旺,避得孤虛。時師多以二八指爲三七,三七反爲二八。迷而多誤,故曰莫說短長。」寫羅經解的人竟然對三七和二八分金的理解如此稀裏糊塗,難怪世上的許多地師更摸不著頭腦了!

二百四十分金之數,其原理出于《洛書》之數理。《洛書》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爲肩,六八爲足,五居其中,化爲四象,太陽居一而連九,四九三十六數;太陰居四而連六,四六得二十四數;少陽居三而連七, 四七得二十八數;少陰居二而連八,四八得三十二數,合計一百二十數。左右兩邊共合二百四十之數。這是二百四十分金的數理之源。在不同的線度上,天地之氣的厚薄、濃淡、旺衰狀況是各不相同的,呈現出有規律的此起彼伏的變化,但是天地之氣在任何線度上的總和都是十分。

二百四十分金盤是用來描述天地之氣的濃淡、厚薄、旺衰狀況的,反映的是天地之氣的交感狀態。二十四山的正中爲十分,氣最旺,往左往右依次遞減爲九分,八分,七分、六分、五分、四分、三分、二分、一分。相鄰的兩宮兩邊各重複了五分,所以每個宮位的氣分爲二十分。詳見右圖:

從右圖可以看出:地盤的三七分金,就是人盤和天盤的二八分金;人盤和天盤的三七分金,就是地盤的二八分金。所以三七和二八分金本身就是同一條線度,那裏有地盤不合就用縫針分金的影子?那裏有什麽可加可減的道理?

二百四十分金所反映的是天地二氣的分布規律,是從另一個側面表達楊公風水術注重地支氣的觀點。八幹四維正針一度內沒有地支之氣,往地支方向兼得越多,地支之氣就越厚。兩山之交界處,天地之氣各半,是上不著天,下不著地的線位,所以叫做「小空亡」線度。

楊公風水術特別注重龍水向三者要在父母三大卦的同一個局內,能保證龍、水、坐度不出卦的分金就應該看成是吉度,比較而言,三七分金和二八分金是比較吉利的分金線度。

二、一百二十分金

一百二十分金是楊公的徒裔增設的,有的羅盤上沒有二百四十分金,只要知道了分金的原理,用哪種分金都是一樣的。爲了控制坐穴的精確度,楊公采用的是二十八宿的周天度數。受歲差和章動的影響,二十八宿天星逐年西移,用之于確定坐穴的准確度數顯得很不方便,于是楊公的徒裔根據周天分度和周易的九六沖和原理,創制了一百二十分金,用之于理氣。

一百二十分金在多數羅盤上列在人盤之外,這種設置實際上是錯誤的。因爲一百二十分金盤本是地盤的附屬盤,是配合七十二龍使用的,本應將其列在地盤的外面。但不管一百二十分金在羅盤上的位置在哪裏,只要知道其原理和使用方法就可以了。

地盤二十四山,每山分配有五個分金,如右圖:

分金

一百二十分金的用法:

一、安葬先人時(血葬,即大棺安葬),以仙命(即先人的出生年份)納音五行與分金的納音五行論生克,仙命與一百二十分金五行比和、分金五行生仙命五行、仙命五行克分金五行爲吉,分金五行克仙命五行、仙命五行生分金五行爲凶。但是,不可折泥于分金與仙命的關系而忘記風水術的基本原則,楊公風水術理氣的重點是父母三大卦,是龍、水、向的配合,分金乃是小節。

二、配合七十二龍,更好地做到內乘生旺之氣,外接生旺之堂氣。在沒有二百四十分金盤的情況下,可以用一百二十分金確定坐穴分金,較爲簡便。

一百二十分金只標注四十八個分金,其余分金的位置是空的。這是因爲丙丁庚辛分金與二百四十分金的三七、二八分金是在同一個線路上,是屬于旺相分金。空位上的是屬于孤虛、煞曜、差錯、空亡分金,棄之不用。

世上所傳的一百二十分金的用法還有多種多樣,不必一一詳列,只要明白了楊公風水術的基本原則和方法,自可分別那些用法是正確的,那些是錯誤的。也就是說,立向一定不能違背龍、水、坐度要在父母三大卦的同一個卦內的基本原則,即「不出卦」,立向就不會犯原則上的錯誤。千萬不能本末倒置。

原出處:《贛南楊公風水知識系列講座》http://www.gannankanyu.com,/fsjiangzuo.exe,原作者:易海一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