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人作文600字

  第一篇:那些人

  曾陪伴過你的人有多少?不論是你記恨過的人還是什麽人,他們的大動作間總有些幫助你的細微動作。

  雖然感恩節已過,但我仍寫出這篇文章。老師,想必大家都認識,我也最熟悉不過了,在他的旗下我寫過無數篇檢討,我也曾記恨過「可惡,爲什麽下課僅有的時間都要拖」「怎麽作業這麽多,老師是不是瘋了,做不完啊」但我也未完全恨到心底,猶如將字刻在天空被風兒吹走,因爲我經曆過,我經曆過離別,每當我被老師批評,一團怒火燃燒時,總有一幅幅畫面:小學與老師含淚而別,與每個老師春秋遊時的嬉笑,火便自滅了。我成績差找不出什麽形容老師的詞,老套的「園丁」「蠟燭」「燈塔」什麽的不能表達我對老師這詞的理解,在我的腦海字典中老師的注解沒有「園丁」「蠟燭」「燈塔」,只有「朋友,大哥哥,大姐姐」。

  記得有次學校的美食節,班會時老師正在後面做攤子的橫幅。下課了,大家都擠過去看,這種事情自然少不了我。當我剛進到人群中央就有個胖墩將我擠了進去,恰好站在了老師的後背,蹲在地上的老男孩。我們的朋友已經爲他幾代學生操碎了心,歲月的染發劑抹在一根根頭發上,三十幾歲的他已經有了近半的銀發。你吃力的按著抽筋的大腿,站直了身子讓我們回去自修。

  我只想對老師說:祝老師感恩節快樂,我自己清晰記得,寫了張教師節明信片但未送給你,請原諒我的膽小。

  但在虛擬的網絡上我有勇氣向全部人表達對你的感謝,是你努力培育我們卻白了自己的頭。

  你說過「再冷的石頭坐上三年也會變暖」,我相信我會努力成爲你坐暖了的那塊石頭。

  第二篇:那些人

  一個好的氛圍,多少會對人有些影響,書卷氣重的班,班裏同學自然更側重于學習;歡聲笑語的班,班裏同學當然就更加的開朗一些。自然也會有些氣氛不怎麽理想的。

  恰同學少年,風華正茂。幾分沖動和叛逆自然是我們這些血氣方剛的少年缺少不了的。臨近考試,副課自然也就被主課們漸漸地所替代了,早讀、午休也自然被公式、單詞所填充。幾天下來,大家都有點累,有點不樂意了。「同學們,我們借用半節體育課講解一下卷子剩下的幾題好不好?」「好」一群無精打采,癟了氣般的聲音。「每次說好的半節咋感覺和一節課差不多長?」幾個同學悉悉索索的嘲諷。一位男同學坐在椅子上大聲發牢騷,看似講給同桌聽,其實就是引起老師注意:「抗議啊,老是不讓我們上副課!」接下來,班上就是一片騷動。本以爲「起義」成功,老師不知道先罵誰好。姜還是老的辣。槍打出頭鳥,老師對著起頭的就是一頓批,這下班裏可誰也不敢說話了。在緊張的氣氛中度過了一節課。後悔當時的沖動,愉快也是一節課,不愉快還是一節課,何必呢。

  江湖義氣,也是我們追求的。有次誰的飯被打翻了,這下他可傻了眼,沒了午飯,下午又困又餓的日子可不好過。有著相同感受的我們二話不說,就東湊西湊,湊了一碗飯,我首當其沖給的最多——中午又可以借機會出去偷偷買東西了。

  中學的友誼很單純,融入一個班也需要時間,偌大個中國遇上也難的。但願這友誼天長地久。

  第三篇:那些人

  最近甲型h1n1病毒鬧得厲害,我們學校就有六個班因爲發燒人數過半而被迫停課了。很快,這個消息就像是一顆炸彈,在我們這個本來就不平靜的池塘激起了千層浪花。

  爲了讓大家再度過一個國慶節般美好的長假(至少他們是這樣說的),班裏的好事份子們到處去測人體溫。只要他(她)的體溫異于常人,就會被拉去報告老師,然後到大隊部隔離觀察,完全不顧他人情緒等種種因素……被他們這麽一弄,倒也真測出八九個感冒的人來,可離聽課的標准還是差上那麽一截,怎麽辦呢?別急,要知道好事份子也就間接代表著鬼點子多,且聽我把他們的詭計略摘一二細細道來。

  第一計:釜底抽薪

  下課十分鍾,教室顯得異常安靜。怎麽,出什麽事了嗎?你可能會問。沒錯,的確出事了,而且是大事:那些好事份子竟然冒著寒冷的冬風去操場跑步!回來一看,好嘛,一個個的是四肢無力、東倒西歪、兩眼翻白。我自個兒瞅著都覺得心驚膽戰。去辦公室一測,得,又有三位病人「新鮮出爐」啦!

  第二計:苦肉計

  「老師,我覺得有點不舒服。」「那過來測一下體溫吧。」瞧瞧這位仁兄,瘦骨嶙峋、面色蒼白。你可能又該發問了:這次總不是裝的吧?非也非也,瘦骨嶙峋那是天生的,沒辦法,至于面色蒼白嘛,要是你在寒風下吹十幾分鍾也會成他那樣的。「咦,三十六度四,你沒發燒呀?」「哦,是嗎?可爲什麽我這麽想吐呢?」老師又看了看那蒼白但又似乎誠實無比的臉,猶豫再三,最終還是拿起了電話……

  ……

  我班可謂是人才濟濟,詭計之多,在此就不一一複述了。事後據不完全統計,我班共有十五人因發燒而請假。目前,此數字還在不斷增長中,而我班的好事者們也正爲此不斷努力著,奮鬥著……

  希望本文那些人 那些事600字 - 那些人作文600字能幫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