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夫妻在溫嶺網絡直播「造人」內容涉黃被刑事拘留

  夫妻網絡直播「造人」爆紅
  1月9日,溫嶺城北派出所接到南京警方的協查通告,他們近期打掉了一個涉黃直播APP平台。而根據掌握的線索,其中有一對涉案的夫妻主播,可能就居住在溫嶺城北。
  記者從溫嶺警方了解到,這個涉黃直播APP平台雖然創辦時間不長,但因爲內容勁爆,涉案金額近千萬。
  這個涉黃的主播有上百個,這對居住在溫嶺的夫妻直播「造人」,內容激情狂野,觀衆巨多,影響力超大。
  
河南夫妻在溫嶺網絡直播「造人」內容涉黃被刑事拘留

  茫茫人海挖出涉黃男女「主播」
  南京警方的線索只是一張在溫嶺城北取款的銀行卡,卡主叫李國富,河南人,在溫嶺打工。
  被傳喚來的李國富平靜地告訴警方,自己文化水平不高,大字不識幾個,平時很少上網,根本不知道什麽網絡直播。
  李國富的形象,也跟南京警方之前截屏的主播不符。溫嶺警方將他移出嫌疑人名單,但針對他周圍人的調查一直在進行。
  很快,李國富的老鄉劉大軍進入了警方視線。調出他和妻子陳起鳳的照片,果然就是截屏上的主播。
  1月12日晚,當民警敲開劉大軍的出租房,他和陳起鳳正在趕工一批鞋幫。得知警方的來意,劉大軍愣了一下,但隨後便低下了頭。
  圖刺激看精彩直播花了幾千元
  劉大軍和陳起鳳都是河南人,大軍44歲,妻子比他小8歲。除了遠在老家讀書的兒子,夫妻倆在去年8月又生育了一個女兒,現在才5個月大。
  劉大軍和陳起鳳在城北從事踩鞋幫加工,已經有7個年頭,因踩的鞋幫質量好,生意一直不錯,夫妻倆一年的收入少說也有十幾萬。
  去年3月,劉大軍接觸手機APP直播,原本是爲了給繁忙的工作增加點樂趣,沒想到一看就看上瘾了。
  「爲了看精彩視頻,我用手機充值了好幾次。」在看直播的過程中,劉大軍注意到臨近午夜的時候,直播平台上幾個加鎖了的直播間人氣很高,但要求付費才能進去。抱著好奇的心理,劉大軍充了錢進去。
  這些加密的直播間以女主播爲主,她們會在午夜時間大跳脫衣舞,撩撥男性網民駐足觀看。觀衆爲了看到更精彩的,會出手闊綽地刷鮮花、車子等送給女主播。這些虛擬道具的價格,從幾元到上千元不等。
  爲了看「精彩直播」,劉大軍很快花了幾千塊,這讓他萌生了自己賺錢的想法。
  說動妻子網絡直播「造人」
  男主播好辦,劉大軍決定自己直接上,「當了那麽長時間的觀衆,好歹套路都懂了,可以畢業當演員了。」
  女主播找誰呢?他將目光投向了妻子,妻子雖然是兩個孩子的媽,但面容清秀,身材苗條,現在還在哺乳期,胸部異常豐滿誘人。
  陳啓鳳一開始被劉大軍的想法嚇壞了,「這太瘋狂了!」但經不住劉大軍的一再勸說,「在網上播,人家又不認識我們,播一次能掙不少錢呢!」
  10月初,劉大軍通過李國富的身份信息注冊了一個房間,在陳起鳳半推半就下,玩起了午夜直播。雖然一周只會上線兩三次,但因爲內容勁爆,人氣爆棚,一晚下來收入不菲。
  因爲被警方取締,去年12月15日,劉大軍發現直播平台登不上了,加上年底踩鞋幫業務忙,他就把這事甩在腦後:「網絡是虛擬,而且不是用自己真實信息注冊的,警方再怎麽查也不會找到我的。」
  1月13日上午,南京警方爲正處于哺乳期的陳起鳳辦理了取保手續,而劉大軍就沒這麽幸運了,他因涉嫌組織色情表演,被南京警方刑事拘留。
  被警方帶回南京時,劉大軍是痛哭流涕:「我把妻子給害了,女兒還這麽小,她可怎麽辦啊!」
  (因涉及隱私,文中人物均爲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