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了钻石王老五的车

  我住的小区号称是“时尚生活样板”,里面也着实有几个漂亮人物,比如住在我楼上的那个帅哥。说人家是帅哥好像透着那么一点不严肃,实际的情形是一个相当时尚的“青”中年,介乎一个非常暧昧的年龄段,就是小孩叫“叔叔”或者叫“大哥哥”都不为过的意思。他每天背一个硕大的LV的公文袋,穿一身笔挺的观奇或者BOSS的西服在楼里出没。我是很没有自制力的物质女人,他这么华衣靓装的出现,很能满足我庸俗的小市民趣味。再加上最关键的一点,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身边有异性的影子,这就是美德,了不得的美德,使得我对他的评价立刻从璞

  玉上升到了名钻,玉石王老五和钻石王老五在物质女人的心目中地位是很不一样的哦。

  钻石王老五主动和我搭腔了,在电梯里。那是一个阴雨霏霏的清晨,电梯里没有其他人。他按了负一层的按钮,状似不经意地问我:“下雨了,怎么上班啊?”我一愣,随即答道:“出西门打个车好了。”

  “雨天的士不好打呢。小姐好像是在地王大厦上班的?我在那里见过你。”我的天我的天我的天!心里那头快乐的小鹿乐得没头苍蝇样地跌撞起来,这个帅哥,这个帅哥他居然注意过了我,还知道我工作的地方。不过面子上仍旧是淡淡的:“哦,是吗。”说着偷偷拽了拽背包的带子。

  “我在发展银行大厦,就在你对面,要不,你搭我的车吧,顺路。”心里的花儿呼啦啦地全开了。我高兴死了,我今天穿的是最漂亮的一套粉色的裙装;我高兴死了,我今天抹了一点绿茶味道的香水;我高兴死了,我昨天晚上睡了一个好觉,今儿早晨看起来唇红齿白粉嫩嫩的招人爱;我高兴死了,我在刚过去的生日里和上帝祷告让我遇到一个钻石类的帅哥,上帝居然就听见了。不是那么宠我吧,我都快不能正确认识我自己了。

  心里一高兴,嘴上就没了防线:“那好啊,又方便又环保。只是太谢谢你了。”必要的礼貌还是要的,要不怎么对得起人家的青眼呢。帅哥就是帅哥,连品位都和人不一样,满世界的三厢车臭了街,帅哥的坐骑是雷诺啊。圆滚滚很狰狞的车头,圆滚滚很厚重的车身,关键是印第蓝很经典的颜色,就这些,已经很能吸引人的眼球了,再加上车里的这一对璧人似的俊男靓女,好了好了,不能再形容了,再形容别人就没法活了。

  有点遗憾,一路无话。到了地王,我和帅哥对视一笑,几乎是异口同声:“谢谢。”下了车有点纳闷,他谢个什么劲啊,不过,虽则是一路无话,我还是顶受用的,至少说明人家在帅之外,还添一个酷字。聒噪来聒噪去的,那是没发育的小P孩。

  反正那一天的工作时间里,我对每一个人都笑脸有加,连我那不开窍的扑克脸上司都察觉了点端倪,到处事儿妈样的和人打听:“Vivi是不是撞桃花了呀。”我呸,我就这么点追求,撞个桃花就那么喜形于色的,我还混不混了?

  不过这么想着,爱情的野草还是在心头疯长起来了,燎原之势啊,春天提前到了。

  接下来的情形,真是心想事成啊,我怀疑我上辈子是不是上帝身边的小马仔,对他老人家言听计从,马首是瞻,要不他怎么就这么眷顾我呢,连我每天晚上的祈祷都能听得一清二楚,兑现得一点不打折扣。

  帅哥的车每天准点在西门外“恭候”我的芳驾。每每远远地看见我,就早早地欠身打开了副驾驶座的门,害得我要在小区晨练的人们众目睽睽之下格外的步履娉婷一点。我心里暗暗地笑道:“看吧看吧,什么叫香车美女。”面上却仍旧是不动声色,很能表露我倨傲的禀性。

  上班的路上,帅哥照旧不发一言,只是偶尔在塞车的路段,会欠身在我的前面打开储物箱,问我:“喜欢听点什么音乐。”帅哥的音乐品位都和我如出一辙啊,全是Enigma一类的调调。这使得我越来越坚定了初时的想法:“真是天造地设啊。”

  不过除了上班路上的这点交情之外,帅哥好像迟迟迈不开步。不过也成,按我的分析,这样沉稳而克制的男人,也许在这个城市里已经绝种了。这便更鼓舞了我的士气,我都打算在包里多放一支牛奶,在合适的时间表达一下一个勤劳的中国女人细腻而周到的关怀了。

  一个月后,清晨,我刚在车里坐定,正在酝酿一个娇媚的笑脸给他,帅哥就递过来一沓油票:“那,这里是这个月25的油票,你只坐早晨的单程,所以只需要负担这四分之一就好了。谢谢,一共是108元,如果你有零钱,最好;没有的话,给我10块钱也成,下个月里扣好了。”

  听着这逻辑严密,言辞周到的一番话,我几乎当场变成了白痴儿童,脑子使劲使劲空转,转到快滑牙了,也没弄明白个所以然来。敢情这个把月来,这厮是把我当成分担油费的乘客了呀。虽则这事在有车一族当中也听过不少,但这么帅气的司机,这么帅气的车,明摆着有色诱的嫌疑嘛。我怎么就那么不开眼呢,我活该。

  我想我当时的表情一定是非常非常可笑的—挂了一半的笑脸,眉眼之间却全是懵懂无知状。那天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收的场,好像是给了钱了,好像也一样说了谢谢了,好像还对公司看门的大爷递媚眼了,一切有如惯性,我是刹不住车了。

  我实在是太桃花眼了,把那么正常的事情非要往暧昧里出溜,不怪谁。可我接下来怎么办呢,还坐不坐人家的顺风车啊。不坐了,透着我多小气,再说了,每天早晨看见帅哥也是一件很赏心悦目的好事啊。

  坐,为什么不坐!打的到地王每天得25元,一个月算下来,能省多少?说到钱的问题上,我是前所未有的清醒。是啊,为什么不坐,桃花没了,实惠还在,这是抚慰我伤情的惟一的良药了。

  我决定,从明天开始,我要求他把车绕深南路兜一大圈,直接给我兜到解放路地王门前,我才不愿意再去爬那劳什子的过街天桥了呢;还有,我从明儿开始又要变回香水试用装了,我才不管他喜欢不喜欢,那车里的柠檬味道,就和我家洁厕剂一样,我可受够了;再有,明儿得跟他要一电话,这阵子下班有准点了,说不定可以搭上这顺风车,他不是爱做司机吗。

  这么算计着,我又自说自话地高兴起来了。原来钻石王老五就这个德性呀,我放弃了……
 
 
关注本站唯一微信公众号 wangchao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