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杀容易吗我?

  和女朋友一块吃午饭。她委婉地对我说不喜欢我天生的卷发,我赶紧表示我可以去拉直,她又说自然才是美,我看着她加工过的双眼皮问她怎么办,她大概注意到我在打量她引以为荣的双眼皮,开始很不耐烦,给了我一句:你去死吧。然后飘然而去。

  这种形势,又是我买单。

  我想我大概是失恋了。

  一个人吃完饭,回到自己的房间。又想起她叫我去死。这是个严肃的问题。

  我打电话给我最好的男性朋友,还没说话,他就叫我去死。

  我打电话给我最好的女性朋友,还没说话,她就叫我去死。

  听说他们现在正在谈恋爱,听说他们现在住在一起了。

  大概他们正在打算进行午间运动,大概他们正在kiss中,大概我打扰了他们的兴致。

  所以他们叫我去死。

  连他们都叫我去死,我想我真的该死了。

  想来想去,死吧,没什么好怕的。

  上吊吧。小时候看的电视里有很多上吊镜头,在我脑海里根深蒂固,可我找不到可以让我利用的上吊工具。一狠心,我把床单给剪了,反正是要死了,留着也没用。

  拿着这2.1米的碎布条,才发现房间内没有让我上吊的地方。

  现在的建筑物的梁已经不是以前的那种木梁了。

  大概就是为了防止象我这种人去上吊的。

  我开始为剪碎了床单而后悔。

  跳楼吧。这样来得也还痛快,我一纵身跃上了阳台,可是我忽略了我住在二楼。从这个高度跳下去,估计顶多是个粉碎性骨折。

  我悻悻然的又从阳台上跳了下来。

  我一狠心,爬到八楼,打算从天台上往下跳。可到了八楼才发现要上天台的话,得需要架个木梯才能上去。

  我不忍心去借木梯。如果因为借给我木梯而让我自杀成功的话,这个人会内疚一辈子的。

  唉,还得再换个死法。

  触电吧。那一刹那的感觉应该也还爽吧。

  对,让电打死算了。

  可是我想起昨天的停电通知,中午12:00—2:00停电,现在是1:30,也就是说我还得等半个小时。

  这见鬼的电力局,人家想自杀居然还要等它来电。

  幸好还只是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

  我知道要想通过触电而达到自杀目的的话,就必须裸露电线。

  可我房间内的电线都被埋入了墙壁。我不得不到走廊上去实施我的计划。

  我站在凳子上战战兢兢地找我要剪的电线。可由于电力和物理知识的严重缺乏,我剪错线了。我们这一层重新开始停电。

  住户纷纷跑了出来,发现了我的罪恶勾当,都来责备我。争先恐后地送我一句同样的话:你怎么不去死啊?

  我站在凳子上欲哭无泪。天啊,他们哪里知道,我就是为了去死,才会剪错电线的啊!

  在我情深意切地道歉并允诺尽快找人维修后,他们才放过了我。

  这条路又走不通了。

  吃安眠药吧。那样的死法没什么痛苦。

  马路对面就有一家药店。我第一次大概也是最后一次关照它的生意。老板说安眠药要48块一瓶,我觉得贵,还价38块,在几个回合的讨价还价后,以43块成交。

  我突然发现自己俗不可耐,反正都要死了,要钱做什么。

  我又强烈要求老板以198块7的价格与我成交,这是我当时的全部家当。

  老板吐着舌头审视了我两分钟,在确定了我是神经病后,心安理得地跟我成交。

  拿着安眠药横穿马路,吓得一辆宝马急刹车,停在离我的身体18公分的地方。司机冲着我大骂:赶着去死啊?

  我第一次在做错事后还能理直气壮,拿着安眠药冲他叫:是赶着去死啊。你有本事撞死我啊。

  司机吐着舌头把车开得飞快。

  没人性的家伙,知道人家要自杀,还把车开得飞快。

  回到房间,发现保温瓶没有开水了。喝冷水对身体不好,所以我到隔壁去借开水。

  邻居人很好,很爽快地就倒了一大杯给我。并询问我做什么,我说吃安眠药,他很关心地嘱咐我多吃点。

  没有人性的家伙,居然要我多吃点安眠药。

  回到房间,一仰脖子,把安眠药通通倒进了嘴巴。

  这么多粒,居然没噎死我。

  吃完药后最直接的反应是我必须上个厕所。上厕所花了我15分钟。之后安眠药开始起作用了。

  我躺在了床上,开始和世界告别。

  我想起我忘了写遗书。算了,反正也没有什么遗产。

  我以为这一切就这么结束了。

  tmd,三个小时后我又醒了,比平时还要清醒。

  我用最下流的词组骂厂家生产假安眠药。

  肚子开始抗议了。

  我得吃晚饭了。

  钱包里的钱我已经全部给药店老板了。

  我得去借钱了。

  明天我得去买新床单了。

  明天我得找人维修电线了。

  既然死都这么麻烦,那就将就着活着吧。
 
 
关注本站唯一微信公众号 wangchao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