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犬“小白克” 动物世界

  img align=left src=../image/24.jpg下乡的时候,我家曾养了一只小狗叫“小白克”,它是《101只忠狗》里的那种斑点狗,通身雪白的体毛上配着一个个黑黑的大斑点,按现在的说法,“小白克”是应该划在名狗那一类,可惜它生不逢时,别说是大鱼大肉,就是饼子都不够吃。我们下乡的那个地方很穷,人都吃不饱,“小白克”的肚皮更是饿得瘪瘪的。“小白克”很通人性,尽管它也饥肠辘辘,但从不像别人家的狗,见到人吃东西就叽哇乱叫。我们吃饭的时候,它总是静静地坐在一边等着吃残汤剩饭,每当我看它的时候,它就抬起头眨巴眨巴亮晶晶的小眼睛,好象在说:“吃吧,别急,我会等着!”

  一年后我们家搬到一个背靠大山叫朝阳寺的村子,这时“小白克”已长成一只矫健的大狗,长长的腿儿、细细的腰身、一对好看的长耳朵低垂在面颊两旁,双目炯炯有神,跑起来速度极快,有人说“小白克”的祖先一定是猎狗。

  在一望无际的山野上,“小白克”的猎性表现得淋漓尽致。大山上常常有黄褐色的山兔出没,每当山兔一露头,“小白克”就象一只离弦的箭飞奔上去,和山兔在山坡上展开一场激烈的角逐。由于彼此的速度都很快,山兔整个身体拉成一条黄褐色的流线,“小白克”的身体拉成一条黑白相间的流线,两条不同颜色的流线若即若离扣人心弦。可常常就在“小白克”即将逮住山兔的那一瞬间,狡猾的山兔却突然钻进低矮的树丛中,高大的“小白克”只好愤怒的仰天长吠。不过我相信,如果没有树丛,“小白克”肯定是获胜者!

  “小白克”很忠诚。有一次,我和姐姐到十里外的村子,看一部惊险的反特片,半夜往回走的时候正好路过一片坟地,我们俩吓得大气都不敢喘。突然,一道黑影快速向我们奔来,我们俩吓得头发根都竖了起来,就在这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壮着胆定睛一看竟是“小白克”欢蹦乱跳地迎了上来,我和姐姐高兴地一把将“小白克”抱在怀里……

  不管家人谁走夜路,它都是这样忠心耿耿。“小白克”还历过一次险,那时姐姐是屯子里的小学教师,经常到八里外的公社开会,每次回来晚,“小白克”都会坐在山口等她。有一次会开得很晚,“小白克”迟迟不见姐姐的身影,便一直跑到公社,在穿过马路的时候,与迎面开来的一辆超速的汽车相遇,要不是“小白克”机灵,那天肯定就没命了,不过“小白克”还是受了伤,它的尾巴被碾断了一节,当时疼得在地上一边打转一边低吼,可它还是坚持等着姐姐,那天晚上山路上留下了“小白克”斑斑的血迹……

  勇敢的“小白克”死得很惨。那年秋天,我们家园子里的白菜长得特别好,眼看就要收菜了,房东家的鸡却趁“小白克”不在偷袭了那里。大白菜被鸡叨得个个千疮百孔!这下惹恼了从山上回来的“小白克”(一般情况“小白克”都是把它们撵跑完事)。擒贼擒王,“小白克”怒目圆睁冲向鸡群直奔领头的大公鸡,一口就咬住了它的喉咙,只听“咔嚓”一声,那公鸡当场就翻了白眼,“小白克”越战越勇,要不是姐姐及时赶到制止了它,那群鸡也许会全被“歼灭”。

  然而为此“小白克”却惹来了杀身之祸,房东家对这件事极为不满,坚决要把“小白克”处死。我心里很难过,可也没办法,在农村养只鸡也不容易,再说“小白克”咬的又是我们借住的房东家的鸡。

  听说“小白克”要被打死,我抱着它躲到山上大哭了一场,看我哭得那么伤心,“小白克”也像预感到了什么,它低着头不停地用脸轻轻地蹭着我的手……躲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在“小白克”被房东吊到树上的那一刻,它眼中闪着泪光绝望地瞅着无奈离去的我……

  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一直无法忘记心爱的“小白克”。
 
 
关注本站唯一微信公众号 wangchao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