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薰衣草产品价格跳水50%

  新疆伊犁州享有“中国薰衣草之乡”的美誉,随着薰衣草产业的逐步发展,薰衣草精油、化妆品等系列产品已让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它的芬芳。

   不过,疆内一些薰衣草生产加工企业今年却高兴不起来……

   开办薰衣草企业仅3个月,张敬忠就遭遇了新疆薰衣草产业发展以来的首次价格大跳水——薰衣草产品降价幅度达50%。

   8月6日,在新疆国际大巴扎,记者找到了张敬忠的公司。在他的公司附近,销售薰衣草产品的柜台、门面很多,薰衣草产品从精油、睡枕到化妆品,种类繁多。

   张敬忠告诉记者,据他了解,今年全疆新增了20多家生产薰衣草产品的公司。他的公司就是其一。与往年薰衣草产品热销的情形相比,今年薰衣草的市场反应让他始料未及。

   “去年一瓶10毫升装的地产薰衣草纯精油,其标价约80元,今年价格却降到40元-50元;去年售价在百元左右的薰衣草系列化妆品,今年也降价一半。”张敬忠说,面临价格低迷的薰衣草企业和商户在首府不在少数。

   据张敬忠介绍,去年这个时候,新疆国际大巴扎的一个薰衣草代理销售点,平均每天能接待一个旅游团队,少则7人,多则10余人,一个团队基本上能购买数百、上千元的薰衣草产品。因为销量好,当时一些代理销售点不零售单瓶薰衣草产品,要买产品少则10瓶,多则上百瓶。

   可是今年,旅游团队少了,只要游客来买,“卖出一瓶算一瓶。”张敬忠感慨自己生不逢时。

   “去年是销售商围着生产商转,生产商足不出户就能赚到钱;今年是生产商围着销售商转,销售商不光可以赊账代理销售,如果卖不出去,销售商还会如数退货,不承担任何责任。”说起去年和今年的差别,张敬忠很无奈。

   除了乌鲁木齐市市场上的薰衣草产品价格跳水之外,记者近日在中国的薰衣草之乡伊犁了解到,当地的薰衣草系列产品的价格比乌鲁木齐市还低10%左右。

   □背景链接

   疆内薰衣草产品附加值偏低

   目前,位于伊犁河谷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四师种植的薰衣草已达2.1万亩,占全国薰衣草种植面积的90%以上。从去年开始,新疆薰衣草产业开始在产品深加工等方面下功夫。

   但与国外相比,我国薰衣草产品的整体附加值仍然较低。据了解,疆内一家规模最大的香料生产企业去年的总产值不过300万元。而在法国,每年因生产“薰衣草型香水”或举办相关活动,所获收入便达30亿欧元。

   □焦点透视

   供大于求薰衣草回归本来价值

   在很多人眼里,新疆的薰衣草涉及化妆品、保健等高附加值行业,前景广阔。在这种情况下,薰衣草产业为什么在今年遭遇了“寒流”。

   8月6日,一位知情人士认为,今年疆内旅游市场的相对不景气,让依靠旅游发展起来的薰衣草产业跟着冷清了。

   游客少薰衣草供大于求

   据有关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新疆接待的游客量同比下降约50%,其中,那拉提景区接待游客量同比下降30%左右。与此同时,新疆薰衣草生产企业在去年40余家的基础上,今年又新增了20余家。

   一方面是旅游市场的不景气,另一方面是薰衣草企业的快速增长,供大于求的市场状况让薰衣草产品价格大幅下降。但有业内人士认为,现在的薰衣草产品价格是回归了本来价值。

   据知情人士透露,薰衣草产品开发获得的利润很高。比如,一瓶10毫升装的薰衣草纯精油,从种植户手中购买的原油成本不到10元,再加上包装、运费等,其成本可以控制在25元以内,在市场上则能卖到80元左右,利润在200%。薰衣草化妆品利润更高一些。

   良莠不齐引发价格乱象

   正因为利润空间大,在今年薰衣草产业冷清的情况下,薰衣草市场价格混乱的情况也推动降价风潮从伊犁蔓延到首府。

   8月初,记者在伊犁薰衣草产地采访时发现,一些农户在路边出售薰衣草精油。这些精油包装粗糙,精油上虽有瓶标,但无联系方式、厂名等,也无技术监督部门的质检证书、生产许可证。记者问价,10毫升装的精油开价20元,再一砍价,10元也可以买上。

   伊犁伊帕尔汗香料有限公司市场部经理陈彩华告诉记者,用几滴精油加酒精或香料甚至加色拉油调配出来的纯精油,在伊犁市场上屡禁不止,这不仅扰乱了伊犁薰衣草市场,还对整个产业以及消费者的利益带来损害。

   □产业分析

   品牌企业加快整合脚步

   记者近日获悉,针对目前疆内薰衣草市场存在的问题,伊犁州薰衣草协会已将薰衣草行业的规范事宜提上议事日程。

   据了解,目前新疆薰衣草市场的总产值近亿元,其生产企业总体上分为四个层次:

   投资额、产值在数千万元的公司属于第一层次;投资在数百万元、产值上升至上千万元的成长性公司属于第二层次;投资几十万元左右的小型民营公司属第三层次;靠手工作坊加工薰衣干草、粗制精油的一些农户属于第四层次。

   四个层次的薰衣草生产格局是目前我区薰衣草市场价格混乱的主要原因。

   为规范市场,伊犁州从今年5月起就针对伊犁州薰衣草企业进行了专项检查,结果发现,在伊犁州取得合法生产许可证的薰衣草企业只有8家。

   在规范市场的同时,伊犁州的薰衣草企业也开始了自身的整合行动。

   据悉,农四师伊帕尔汗公司整合了同属于农四师旗下的远新和紫玉两个薰衣草品牌企业。业内人士认为,整合的结果是让伊帕尔汗既避免了与同门师弟竞争,同时也彰显出伊帕尔汗的品牌价值。

   据伊犁伊帕尔汗香料有限公司市场部经理陈彩华介绍,目前,公司的薰衣草产品只在全国范围内的100余家专卖店里销售,其产品价格要比其它同类品牌的价格高出50%左右,产品最远已销往俄罗斯和新加坡。即便在今年旅游相对不景气的形势下,公司的薰衣草产品销量仍与去年持平。

   据了解,我区的薰衣草系列产品在国内外化妆品及医药市场上非常紧俏,许多品牌的薰衣草系列产品已成功打入北京、上海、阿拉木图等市场。

   作为朝阳产业,我区薰衣草产业也面临发展“瓶颈”。我区薰衣草精油过去主要以粗油产品形式出口,通过中间商长期低价转卖出口到法国,经法国整理加工后高价返销我国。

   香薰福娃“选料”新疆薰衣草

   7日,由新疆伊人薰衣草开发有限公司和福建晋江一家奥运玩具特许生产商合作开发的毛绒玩具——香薰福娃,正式通过2008年北京奥运会奥组委评审。新疆薰衣草首次成为奥运会吉祥物填充物。

   据新疆伊人薰衣草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张玉清介绍,香薰福娃是从去年开始申报的,首期合作资金达上百万元,首批200公斤的薰衣草已空运到晋江,生产香薰福娃,这也是新疆薰衣草首次打入奥运市场。

   福建晋江的这家玩具企业负责人表示,这次合作不但可以增加福娃的销售量,还大大提高了新疆薰衣草的知名度。
 
 
关注本站唯一微信公众号 wangchao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