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桓約依萍去吃肯得基

  依萍焦急的站在肯德基明亮的櫥窗外,心急如焚的注視著來來往往的人群,想念著約她到來的書桓……
  擡腕看表,時間已經是18:05分了,這個一貫守時的書桓怎麽還沒有來!他已經整整遲到了五分鍾啊!這是自相識以來從來沒有過的事情,依萍緊張的踱著步子,腦海中閃現出一幕幕意外的片段,越想越不安,不禁眼圈一紅……
  正欲落淚,一陣咚咚的腳步聲由遠而近,擡頭一看,是書桓!他正氣喘噓噓的向這裏跑來。。。書桓張開雙臂,緊緊的抱住了依萍,「哦!依萍,對不起,原諒我,原諒我無心的遲到,該死的!我居然讓你足足等了我五分鍾!!在向你跑來的這五分鍾裏我一直在深深的自責,你一定好焦急好孤獨好難過好無助,我請你,原諒我。都怪我,中午吃海鮮胃腸不適。。。,臨走居然忘記帶衛生紙,天啊!都是因爲我急于見到你!所以。。。我居然讓你在這裏獨自忍受寂寞和等待的痛苦,讓落日的紫外線輻射你嬌嫩的肌膚,看!你發迹左邊的這個雀斑,明顯比昨天深了!哦,依萍,我好內疚。。。」書桓使勁捶打著自己的頭,發出擂鼓一樣的響聲。。。
  「不!不要!」依萍顧不得擦拭眼角即將落下的淚水,一把攔住書桓,她把手指插進書桓的濃發,緊緊的攬著他的頭,就象攬著一個剛打碎人家玻璃的後悔的孩子。。。「書桓,我想你!我不怪你!在這短短的五分鍾裏,我才知道我是多麽的愛你,聽!我的心跳聲,那是爲你等待的聲音!只要你能安全的來,即使我等你六分鍾,七分鍾,八分鍾,只要不是十分鍾!我也無怨無悔!哦,書桓,你瘦了,瘦的好蒼白,好可憐,好憔悴,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一定不止掉了500克的體重!你怎麽會那麽不小心,怎麽會吃到胃腸不適,爲了慶祝你能平安的到來,爲了使你憔悴的面龐恢複往日的神彩,來,讓我們,到KFC狠很的吃點東西吧!」
  書桓感動的拉著依萍柔弱無骨的小手,與依萍四目相對的走進了KFC。依萍看著書桓的眼睛,略帶歉意的說「書桓,雖然我很不舍得,但是我不得不說,我要離開你幾分鍾,我想去洗手間清洗一下我沾染了淚痕的臉,如果你不介意,就請你獨自在座位上等我回來,好嗎?」書桓憐愛的看著依萍的臉,依依不舍的說「我等你,等你回來。路途遙遠,你要向左走兩米,再向右拐3米,然後向前4步走,就到了,那裏地面濕滑,千萬別因爲分神想我而摔倒,如果你迷了路,一定記得CALL我,我會象一只迅捷的豹子一樣向你沖去!」說著,依萍對書桓菀爾一笑,轉身離去。
  書桓要了兩個麥辣雞腿漢堡,一袋薯條和兩杯可樂,選了個清淨的角落,一邊看著窗外的風景,一邊喝著可樂,等著依萍回來。。。
  忽然,一陣輕微的抽泣聲傳來,擡眼一看,依萍蹙著眉頭,兩行清淚正從她那一潭深水中滑落。「依萍!你怎麽了?什麽事情讓你如此傷心,如此難過,如果我做錯了什麽,就請你責罰我吧,只要,你能告訴我,原原本本的告訴我!」書桓一把將依萍按到座位上,使勁搖著她顫抖的肩膀,「我請你,告訴我,誰欺負了你?」
  依萍定定的看著那雞腿漢堡,眼光幽幽,忍不住又有淚珠墜落,她指著那散發著香味的漢堡,哽咽的說:「書桓,我看見了!我猜到了!那一定是傳說中KFC最美味的雞腿漢堡,可是,一看見它,看見那被炸的金黃的雞腿,你可知道,我就仿佛看見那一只只可愛的毛茸茸的小雞雛,它們搖搖擺擺的跟隨在老母雞的身後,它們搖搖擺擺的在撒著小米的地上散步,它們曾經過著那麽幸福美好的日子,我我。。。」又有一串淚珠滑落,「你怎麽那麽殘忍,那麽無情,那麽不懂我的心,曾經我還以爲你是我一生的知己,你居然忍心看見它們那嬌小的生命慘遭殺戮,居然無動于衷的看著它們被擺上餐桌,居然用這樣血腥的東西試圖亵渎我的胃!我甯可饑餓的死去,我甯可忍受肉體上的痛苦,我也不能受到我良心上的譴責。我甯可吃無味的土豆,辣椒,生菜,黃瓜漢堡,我要不要把它殘忍的吞掉!」
  書桓呆呆的聽著,心頭思緒翻騰,「依萍,你叫我怎麽能不愛你,你叫我怎麽能不想,你的善良,你的純潔,你的偉大,你的象聖母瑪利亞的愛心,時刻鞭撻著我,讓我看清我自身黑暗的一面。我真想殺了我自己,我真想在我的心窩上劃上一刀,看它流淌的還是不是紅色的血液!我不僅沒有能力阻止這場日複一日的殺戮,我居然還想用它來玷汙你充滿愛的心靈!上蒼怎麽會如此垂青我,把這樣的你賜與我,你的高尚的品質讓我無地自容,讓我卑微的靈魂受到了一次洗禮,更讓我發自肺腑的愛你!」
  書桓顧不得衆人驚異的眼神,忽的跪到在依萍面前,他的眼睛濕潤了,他狠很的打了自己一個嘴巴,用忏悔的語氣懇求著:「我!書恒,從此以後,將永不再吃雞腿,牛腿,羊腿,甚至是狗腿漢堡,如果把我的這句承諾限定一個保質期的話,那將是一萬秒!就讓這所有的薯條和可樂爲我作證吧!」
  書桓用顫抖的手,小心的擦拭著依萍臉上的淚水,感受著她略微緩解的情緒,用高亢的聲音呼喊著:「依萍,我從來沒有求過你,這次我求求你,原諒我!就求你原諒我好嗎?如果你不答應,我就在這裏常跪不起,一直到打烊。。。還有10分鍾了。。。」依萍聽了書桓的話語,心潮澎湃,多好的一個知錯就改的好同志啊!她含淚將書桓拉起,吻著他眼角的一滴淚水,「叫我怎麽能忍心看你忍受地板的冰冷,叫我怎麽忍心凝望你那忏悔的目光,叫我怎麽能夠不以我的畢生來報答你對我的理解,你放棄了這麽多美味,甯可與以後與我一起吃齋飯,叫我怎麽能不原諒我,如果我不原諒你,我就無法原諒我自己!書桓,我要向這裏所有的人宣布!我----原---晾----你!」
  說著,他們忘情的擁抱在一起。。。。只聽得喝彩聲一片,少數沒見過世面的已經嘔吐連連,感情豐富的已經唏噓一片,衆人皆被這經天地,泣鬼神的表白而感動,紛紛揮舞著手中的雞腿,忘情的呼喊著:「哦!下去吧!下去吧!!。。。」
  依萍和書桓緊緊的依偎著,齊聲說:「我們不要管衆人世俗的眼光,我們不要被他們沒有血肉的心所左右走!我們讓他們的心永遠受到良心的譴責,走!我們離開這沒有正義,沒有感情的是非之地,永不再來!「說著,他們攬著彼此的腰,以一種英雄特有的凜然的腳步,在雙方肚子咕咕的有節奏的配樂下,相偎相依的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