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東北人,三個北京人,十個上海人

  打架愛用建築材料或者自行車零件,據說是文革時期武鬥的遺風,當時北京正在搞建設,建材比比皆是,自行車普及率很高,打起架來自然過瘾。
  上海
  不打架,叉著腰互相罵,直到把一方罵不出聲滾蛋爲止,這可能是上海人精打細算愛磨嘴皮子的習俗有關。
  重慶
  打架愛用茶館裏的條凳,或者用西瓜刀砍人屁股,而且說掄就掄,說砍就砍,毫不含糊!勢必和當地的辣椒文化和龍門陣文化有關。
  後來哥幾個商量要做個類似于星際爭霸的遊戲,有北京族,上海族和重慶族, 北京族攻擊力中等,但武器來源比較充足,特色是攻擊十分致命,如用板磚拍頭或用自行車前叉紮肚子等等; 上海族的特點是擁有爲數衆多的魔法師,特長是念咒促使敵方士兵發瘋或投降,不需要武器供應,但攻擊力很弱; 重慶族的攻擊反應速度很快,攻擊力量極大,但武器來源不充足,附近必須有茶館或者西瓜鋪才能讓重慶族士兵發揮極限攻擊力,而且該族攻擊並不致命,可以爲以後講和留出余地。
  典型戰例一:
  北京族 1 人,上海族 1 人,相遇在北航體育館建築工地。
  北:你丫找抽呢?
  上:你這個人怎麽不講道理呢?我就是看了你一眼你就罵我?你還像是個人嗎?
  北:嘿,你丫跟我犯賤是不是?(同時從工地抄起一塊板磚)跟你丫死磕!!
  上:我不懂什麽叫死磕,我只知道你這個人不講道理,像發情的野獸一樣……
  北:去你媽的!今兒大爺我非拍死你丫挺的!(手舉板磚)
  上:你不敢!你肯定不敢!我要叫****了!你……
  北:(一磚頭拍中對方腦心,血噴出來)cn媽b,非jb跟這兒犯渾!
  (次日,校醫院收留一腦震蕩加腦外傷病人,由于被校醫誤診爲感冒頭痛,在服用了三瓶過期感冒通後,此人安詳去逝)
  典型戰例二:
  北京族 2 人,上海族 1 人,相遇在黃浦江畔金融大街。
  北1:cn媽!擠什麽擠?
  北2:說他媽你呢!擠我們幹嘛?身上長蛆了?
  上:阿?你們在說我嗎?雖然你們很誠懇地看著我,但是這樣的謾罵,我同樣會告你們誣陷!
  北1:你丫還牛逼了是吧?你丫以爲我不敢抽你還是怎的?(步步逼近中)
  北2:(四處環顧,找附近有沒有工地,結果啥也沒找到。。。)
  上:哦,你不認識我啦?我可是從浦東來的阿三啊!來,這是我的名片,拿好,以後你們要是需要我公司的産品,可要和我聯系啊……
  北1:(接過名片,揉爛)別跟我玩你丫那些裏格兒嚨!今兒就是想抽你丫挺的!
  北2:(四處環顧,找附近有沒有廢棄的自行車,結果就看見奔馳和桑塔納了。。。)
  上:好,你居然這麽和我說話,我告訴你,你前生肯定是個妖,但是你今生轉世爲人,于是就有了人性……
  北1:(嚴重急躁)你丫再貧我抽……
  上:……于是你就不再是妖,而是人妖。我知道你現在不能理解我說的話,但是當你明白了舍生取義的道理之後,你是會回來和我一起唱這首歌的……
  北1:(面色鐵青)你丫……你丫……(一不小心,腰帶上的手機掉在了地上)
  北2:(發呆中)
  上:阿呀呀!你看你又調皮!早就告訴你不要亂丟東西,你看你又……
  北1:(嚎啕大叫)你媽了個b啊!!!!!!!(然後口吐鮮血,頹然倒地)
  北2:(發呆中,下意識地避開上海族的目光,但不經意中,他們的目光還是交錯了)
  上:他明白了,你明白了麽?
  北2:(逛蕩)
  (次日,上海黃浦路派出所拘留了兩位外地來滬人員,據測定智商在 20 以下,被送往上海第二醫院精神科看護)
  東北人
  東北人的特點是熱血和善于拉幫結夥。一個東北人可以獨自幹掉兩個北京人,五個上海人,可能會輸給重慶人,五個東北人可以幹掉五個北京人(因爲打紅了眼,連自己人一道也拍了),五十個上海人,,三個重慶人。二十個東北人可以擊敗三十個北京人,一百個上海人,同樣數量(附近沒有茶館)的重慶人.一百個東北人可以清理一條胡同裏的北京人,所有的上海人,二百個手裏沒有武器的重慶人。
  當東北人到關裏遇見別人.............
  一個東北人vs一個北京人,地點:三環以外的某條大街。
  北:你丫幹什麽?走路沒長眼睛?
  東:cn媽你說誰呢?
  北:你他媽剛才說什麽?
  東:少廢話,你媽b你想怎麽地?俺那疙瘩沒見過你這b樣的玩意。
  北:阿?(四處尋覓板磚)
  東:我去你媽的......
  (塵煙四起......片刻後,東北人從煙霧團中爬出,遍體鱗傷..)
  東:我c,首都的人就是厲害。今天見識了.(踉跄離去)
  北京的各位別拍我阿........
  (少頃煙霧散去,北京人已經血肉模糊,出氣多進氣少......)
  2:一個東北人vs一個上海人。地點:上海的某街頭
  東:你幹嗎呢?會不會走路?
  上:你這個人怎麽這麽說話?我怎麽你了?雖然你很有誠意地看著我,可是......
  (乒!)
  東北人昂首走開,上海人保持站立姿勢,一分鍾後仰面倒在地上。.周圍的人流依然。過那麽一會兒,可能會有個人忽然跳出來抱著依舊昏迷的上海********「小強!小強侬不能死哎!小強......」
  3:一個東北人vs一群上海人。地點:黃昏中上海的某街頭。
  上:他就是上次打我的那個野蠻人!!(指東北人)
  一群人:就是他呀!!
  東:(環視一下四周,往後退了兩步)你們想幹嗎?有什麽事快說!!
  領頭的上海人:(向前逼近)大家看看這張面孔。本來上次我是象征性地給你一些面子以配合我佛慈悲的大無畏精神的,可是你這個孽畜......我就不說什麽了。今天我是要讓你明白團結的力量!!一個上海人倒下去,千萬個上海人站起來!!(他身後的上海人慢慢逼近)你也應該知道,人是人他媽生的,妖是妖他媽生的,不過假如一個妖有了一顆人的心,那他就叫做人妖,你不應該不懂得這個道理的........
  (乒乓!!)
  東手拎再次昏過去的上海人的衣領)cn媽的,廢話那麽多。吃飽了撐的呀?(看看剩下的)你們想幹什麽?
  (十秒鍾內,大街上空空蕩蕩)
  (東北人很納悶地左顧右盼,想了想,把手裏的上海人扔下,慢慢走開,邊走邊看周圍)過了一會兒,,街上又恢複了正常。忽然有人跳出來抱著昏倒的上海********「小強呀!!阿拉自幼與侬受苦受難,相依爲命,到如今連一頓飽飯都沒有讓侬吃過,而今卻落得個白發人送黑發人,小強!!阿拉對不起侬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