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澡堂搓澡大全

  (瓊瑤版)
  浴客靜靜地趴在搓澡床上,眼睛望著前方,仿佛在等待著什麽!一雙手輕輕地搭在了他的肩上,他那堅實而寬闊的臂膀開始微微顫抖。這種感覺????浴客的心仿佛都要碎了,他輕輕地對搓澡工說:「你用力搓吧,我甘願承受這一切苦痛!」。搓澡工微微一笑,眼角流漏出關愛的目光,沒有用任何語言去安慰他,只是用力的撫摸著他的後背。
  浴客眼圈紅了,幾滴淚珠順著臉變流淌,他再也控制不住了,轉過身來抓住搓澡工的雙手:「你就不能輕點嗎」?
  (金庸版)
  搓澡工的雙掌夾帶著勁風拍在了浴客的後背上,浴客頓覺背上一股內力綿綿不斷攻入體內,心中不禁暗道一句:「好身手!」,暗自運功抵抗。無奈那雙掌如同長眼一般,緊緊貼住浴客身體,上下翻飛,一掌快似一掌,一搓緊似一搓,令其難有喘息之機,浴客不由暗暗叫苦,臉上豆大的汗珠涔涔流下,身上的泥土四處飛濺。終于,浴客面如死灰,脫口喊道:「師父,您能輕點嗎,皮都快掉了」!
  (古龍版)
  四月十四,正午。
  大衆浴池。
  無風,煙霧缭繞
  誰能忍受兩年不洗澡?
  他能!
  但他現在正趴在搓澡的床上。
  搓澡工出手了!
  沒有人能看清他出手的動作和速度。
  浴客沒有躲閃,他知道一切都是徒勞。
  況且這次是他自願的。
  浴客的喉頭有些發鹹,胃也翻滾起來。
  一種液體仿佛要湧出體內。
  結束了。。。。。。
  床還是那張搓澡床。。。。。。
  人已不見。。。。。。
  地上除了一些泥,還有幾塊人皮。。。。。。
  空曠的澡堂子裏回蕩著浴客的慘叫。。。。。。
  (網友聊天版)
  浴客:你好,你現在忙嗎?
  搓澡工:你好!
  浴客:你多大了?你家住哪兒?
  (兩分鍾後)
  浴客:你怎麽不搓了呀!你在同時給幾個人搓?
  搓澡工:我就給你搓呀。
  浴客:那你速度可夠慢的!
  搓澡工:不是拉,我剛才接了一個電話。
  浴客:現在有空了吧?不過我要走了,你有郵箱或QQ嗎?
  搓澡工:都沒有
  浴客:那我下回怎麽聯系你?
  搓澡工:你到這個搓澡室就能找到我,我常來。
  浴客:那好,886
  搓澡工:886!
  (《英雄》版)
  「我要用的雙手,爲「大秦澡堂」搓出一片大大的市場!!」
  劇本節選
  這裏本來應該是阒靜無聲,霧氣每天准時地充滿浴室,空氣中醞釀著洗發水的清香,然而一陣清越的肌膚碰撞之聲卻在這時急促地震響,如同古井中投入了一粒石子,余音清暢無阻地在沈睡中激蕩。
  如月和無名相對而立,顯然剛才已交鋒一個回合了,如月胸部起伏不定,臉上升起的一抹嫣紅在未落的水珠映襯之下,更顯得嬌豔似血。無名早已像他習慣的王宮一樣恢複平靜,如室內斑駁濃重的陰影一樣巋然不動。眼神卻如刀鋒一樣刺破晦暗的水氣,讓如月那憤恨的眼神也不禁輕若浮塵。如月的雙肩如一泓秋水般妖娆地顫動。無名慢慢地伸出手持之毛巾,柔軟如絹卻又似乎使那點光影退避三舍。「姑娘,我搓的太重,你還是走吧!」眼神似堅冰初融。
  魯迅版
  浴室的門的確是開著的
  幾個浴客欣欣然蹩進澡堂,瞥了一眼搓澡工
  那搓澡工顔色黑黃,眼珠間或一輪
  慢慢說道:「澡有四種搓法,你們知道麽?」
  村上春樹版
  音樂是 rhythm of the rain 我的手指滑過 45度的溫水,靜靜趴在這奶白色的瓷磚之上牆壁彷佛融化的奶酪,我融化在這甜蜜的感覺裏。「可以爲你挫澡嗎?」一月一個晴朗的黃昏,我在原宿後街一個澡塘同一個百分之百的女孩面面相對。可以啊,我沒有選擇得點了點頭,接著躺下,然後任由她手指滑過我的肌膚,音樂換成了 THE BEATLES的 YESTERDAY 我不知道洗澡的時候爲什麽要聽這個,請您以後洗澡的時候也想到我吧。
  我略微有些驚訝,回過頭看看這個奇怪的女孩子,然後對她說,可以但請你輕一些。
  重慶森林
  我們分手的那天是愚人節,所以我一直當她是開玩笑,我願意讓她這個玩笑維持一個月。從分手的那一天開始,我買了30條一次性搓澡巾,每天用一條,因爲阿May最喜歡讓我爲她搓澡,而5月1號是我的生日。我告訴我自己,當我用完30條的時候,她如果還不回來,這段感情就會用完。每一間澡堂裏,一定有一位撮背小姐是你想泡的,去年這個時候,我非常成功地在兩萬五千英尺外上泡了一個。我以爲會跟她在一起很久,
  就象一塊加滿了水的毛巾一樣,可以撮很久。誰知道才撮到1/10的時候我對他說小姐能早點結束嗎?
  非典版
  澡堂裏煙霧彌漫,本以爲是水汽,細細一聞,竟多少有一點過氧乙酸的味道,還有一絲檀香的味道,不象澡堂,象消毒後的廟。靜靜爬著,16加12層的紗布,讓人透不過氣來,悶吼了一聲:師傅,快一點
  :很拽啊,象宇航員
  :哼哼,防水的防化服,緊俏的很
  :橡膠的手套也能搓澡?
  :您就瞧好吧
  :……
  :您的體溫有點偏高
  :你搓的
  :您的眼神有點呆滯
  :煙熏的
  :您的背肌有點酸痛吧
  :你再使點勁,它還會青呢
  :您哪的人
  :北京的
  :……
  :……
  :……
  :……
  :……
  :師傅,就算是北京的,你也不能往死裏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