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龍女的真面目和楊過跳崖真相

  第一幕:逼上懸崖
  我站在懸崖上,背著玄鐵劍,出離憤怒。
  這事兒你們也都知道了——我姑姑她今天早上又從這裏跳下去了。原因是我嘟囔了一句她燒的飯不如我黃師母燒的好吃。她認爲這叫喜新厭舊。我跟她講你沒有文化不會用成
  語就不要亂用,講起新舊來哪裏有你的份?我認識人黃師母是什麽時候?認識你是什麽時候?我把喜新厭舊的意思解釋清楚以後,她開始撒潑。撒潑無效,就沖出門去直奔懸崖了。可見真理說不得,她當然不如黃師母做飯做得好,這是事實,人所共知。
  幕後:小龍女的真面目
  她現在除了還老事兒事兒地整一身白衣服穿,其他的已經沒有什麽地方像當初那個冰清玉潔的小龍女了。
  她有以下幾個重大變化:第一,發胖。婚後她變成一個喜歡吃肥肉的女人,隔三差五要求我到林子裏去給她打肥豬。在婚前我們倆練劍的時候因爲是混合雙打經常要有一起飛翔的高難動作,那時候這個動作做起來比較輕松而且給我一種極大的滿足感。現在我再要和她那一百六十多斤的身軀再來一趟《玉女素心劍法》,下來之後就和洗個桑拿沒什麽區別。
  第二,唠叨。她唠叨起來無人能比。我在想當初我認識的那麽多美女爲什麽都被我輕而易舉地放走了。是啊,那時候她的涉世未深很招人喜歡,可是你應該知道涉世未深的人也會有飽經世事的時候。教訓呐
  第三,淺薄。女人淺薄並不奇怪,但是能淺薄到小龍女那個份上的,畢竟少。自打她開始接觸社會以後,社會上那些光怪陸離膚淺粗俗的東西對她構成的誘惑總讓我提心吊膽。她對此不以爲恥,反以爲榮——不不不,你別給我寬心說這個叫可愛,要是你老婆奔五十歲的人了還戴小黑框眼睛染綠頭發穿露臍裝,你害臊不害臊?
  回憶:跳崖之路
  兩個人的世界真是讓我們兩個過惡心了。所以她就開始變成一個地道的攪屎棍子。我不搭理她,她就跳崖。
  根據我的不完全統計,今天這是她的第五次跳崖。比較無聊的是:我是大俠楊過,所以我不能不下去救她。最初我們的愛情是江湖中一個著名的傳奇,那時候我挺得意,逮誰跟誰講我最早那次跳崖的英雄經曆。沒有想到,現在我們倆家常便飯下餃子一樣的跳崖已經成了江湖中一個著名的笑話——對這個,我沒有辦法。
  第二幕:跳下去了
  住我們家隔壁的郭襄含著淚花兒跑過來,對我說,「楊大哥,你要保重啊。「多好的閨女啊。我有點感動,就把頭扭向另一邊,怕讓她看到我的神色。稍遠一點圍觀的群衆都有點激動:「今天正好,又趕上楊過跳崖了。」「楊過,加油。」「多酷啊,好棒好棒。」
  斷腸崖上數百朵憔悴了的龍女花飛舞亂轉。我向下看,看不到我的腳面。我也老了,發福了,有肚子了。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
  我望著斷腸崖前那個深谷,只見谷口煙霧缭繞。我有點頭暈。歲月如飛刀,刀刀讓我老啊。我在心裏最後默頌一遍:下二十米,左三米,有歪脖松;然後向下十米,向右五米,有柏樹一株;然後向下五米,有石洞一個;然後向下十二米,有石塊可以落足……這條路我太熟悉了。我發誓,我今天把小龍女提溜回來以後,一定好好教育她一頓,絕不能再有同樣事件發生啦。丟不起這人呐!
  我最後溫習了一遍之後,雙足一蹬,身子飛起,躍入深谷之中。
  第三幕:結局
  我下墜,下墜,下墜。臉色逐漸變了——那些松樹柏樹呢?
  我絕望地大喊,「咱們國家不是有環境保護法嗎?」我的聲音在山谷裏回蕩,這是我這輩子最後一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