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就是傳說中的處男

  這個世界,男人不壞,女人便不愛。我就不壞,所以我沒人愛。一眨眼快三十了,不好意思,還是個處男。
  小時候,他們說我是乖孩子,別的孩子成天打架鬧事,三天兩頭請家長,只有我安靜讀書,沒事就幫家裏做家務。老師和父母都誇我乖,說我長大後肯定有出息。可昨天我聽我爹對我媽說,這孩子咋就這麽不開竅,都是你,從小讓他光知道學習,都學成愚蛋了,這下倒好,便宜計生辦了。
  再大點,我青春期萌動了。幾個女孩給我遞紙條我都交班主任了。班主任當時可是表揚我立場堅定的。可背地裏同學都罵我,有個家夥居然把我經常早晨偷偷洗被單的事給抖摟出來。害得我被人叫了兩年的半自動步槍。其實那有什麽奇怪的,看著別人拉著又白又嫩的手去看電影,我心裏也很難受,洗床單情有可原嘛。
  上大學我終于交了女朋友。從認識那天到分手,我只親過她一次,還是在額頭。她對我說既然愛她就要爲她留住芳草地,我是真愛她啊所以我就聽了,雖然每次約會回到宿舍我都繼續使用半自動步槍。大三的時候她說要分手,我問爲什麽,她說新認識一男孩覺得更適合,後來我才知道那家夥死磨硬纏進她芳草地了!
  大學畢業了別人給介紹了個女朋友,認識她時她就咋呼著要出國,我拼命替她跑護照跑簽證聯系學校,還把自己所有積蓄都給了她,她走時是流著眼淚的,她說你太好了,我去了六個月就把你弄出去,現在都六年了我還在這。之後我還認識了幾個,其中有位臨走時語重心長地對我說,你太老實了。我說老實有什麽過錯,難道非要我上來就扒你裙子嗎!你知道她說什麽,她說要是那樣倒好了。
  我想我得改變一下,我把梳了三十年的平頭換成了印第安野人頭,不穿襯衫不打領帶我光著膀子穿西裝。下雨天我也戴著墨鏡扮酷。電影上壞男人不都這樣嗎。誰知道她們居然告上級說我性騷擾!我騷擾什麽了我,某位著名作家遇到女孩子就說美眉你好靓我想親你屁股,連四十的阿姨也不放過,沒人告,還有個詩人成天說臊故事一張嘴就是我的睾丸興奮了它們在跳動想變成南瓜,她們也不告,怎麽我戴副眼鏡倒被人告了,還有沒有天理啊!
  有天我去泡吧,一個女孩子和我套近乎,她說她叫流浪盆。我開始不理可她特執著非說喜歡我,我想這次得壞點,就伸手去摸她的手,她一把抓住就放自己胸上了,然後我糊理糊塗就跟她進了裏間,剛脫衣服還沒怎麽地警察就沖了進來,說我嫖娼。我說我嫖個屁啊褲頭才脫一半,他們死活不信非要我交代,我說我交代什麽編也編不出來我真是個處,那警察笑了說靠,你是處我還副處呢!
  經曆過重重打擊我徹底斷了對女人的念。三個月前單位調來一個小丫頭,漂亮不說而且成天電話不斷一看就是一大幫追的那種。單位光棍圍了一堆,就我對她不搭理。有一天,她忍不住過來對我說了一句我終生難忘的話,她說,骨頭大哥,別怪我嘴快,你要是生理上有病可要早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