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淘金百萬寵物狗美容師

  姓名:範丹
   年齡:33歲
   籍貫:浙江甯波
   愛好:聽歌、看書
   黃浦路寵物市場,貴族寵物美容店內一間隔開的玻璃房,就是範丹的工作室。
   三張美容桌上分別站著兩只比熊犬和一只貴賓犬。範丹正在輕輕撫摸那只貴賓犬,本有些躁動的狗狗很快安靜下來,範丹一手按住狗狗,一手拿起剪刀,兩個小時後,貴賓犬變成一個可愛的芭比娃娃造型。這是9月18日記者見到範丹時的一幕。
   據武漢犬業協會介紹,範丹的寵物店一年能銷售100多只狗,在同行中業績一般,但範丹是我市犬業唯一一個A級美容師,她可做出約40多種狗「發型」,已將近4000只狗發展成她的固定美容客戶,其工作室一年的銷售額已超過百萬。
   賣狗只賣「愛犬」
   在範丹記憶裏,14歲起家裏就一直養狗。爲了這個愛好,範丹找了一個同樣愛狗的老公,婚後,夫妻倆養了一屋子的狗,從巴奇豆到松獅、拉布拉多、京巴等,一共十幾個品種。狗一年産兩次仔,範丹家的可愛小狗數量大增,引得周圍朋友紛紛上門求購,「迫于情面,狗狗相當于連買帶送。」
   「朋友介紹來買的人越來越多,我想幹脆開寵物店賣狗吧。」2000年剛開店時,範丹賣得最多的是美國可卡犬。一次,範丹正靠在沙發上懶洋洋看電視,突然看到張雨生的MTV——《大海》:張雨生帶著一只雪納瑞在山上奔跑。範丹一躍而起,指著電視機沖老公大喊,「我們也養一只胡子狗吧,看起來真可愛。」
   不到10天,範丹發現,這種胡子狗不僅外形獨特怪異,還有很多其他狗無法比擬的優點,如不易掉毛、沒體味、聰明伶俐,學習指令能力和表現欲強等,「它會自己舉起前爪作揖、轉圈圈跳舞。」但當時,可卡犬一只售價爲4000元,雪納瑞一只售價僅爲3000元。朋友們都勸範丹,「賣雪納瑞不劃算,利潤會低很多。」
   當晚,小兩口在家開了個小會,「我們統一了思想,決定還是賣雪納瑞。只有把最好養的狗推薦給客戶,以後才能做指導跟蹤,才是長遠之道。」
   事實證明,範丹的決定沒有錯。當月,範丹從外地進回雪納瑞種犬,開始繁殖雪納瑞,一年後,範丹的貴族寵物店每月可賣出比以前多一倍數量的小狗仔,雖狗價下降,但銷售額反而提升了五成。這步棋爲她的寵物狗美容店開張提前鋪上了「紅地毯」。
   爲狗「打扮」走上美容路
   2003年,寵物産業在漢慢慢熱起來。那時,武漢的寵物美容業興起一股學習風,一些寵物店老板開始到北京、上海等地學習寵物美容技術。受此風潮影響,範丹發現,來寵物店的客人也日漸挑剔,他們越來越注重狗狗的外形。
   于是,範丹每次都要帶著狗到很遠一家美容店做美容,「漂亮的狗看起來可愛,賣得自然好。但是去一次(美容),要轉三趟車,還得花費兩三百,開銷很大的。」漸漸地,範丹意識到,自己也得學學怎麽給狗美容了。
   憑著多年賣狗經驗,她知道,只有經常參加一些正規犬賽,才能看到更多的名狗造型、結識更多名師。
   5年時間,範丹一邊帶著自己的愛犬到各地參加比賽,一邊到處參加寵物美容班,她先後拜訪過韓國名師、台灣名師和美國名師,共學得40多種狗發型。
   2007年4月,範丹帶自己親手打扮的比熊犬歐米茄,到深圳參加「和樂杯」全犬種比賽。當時,那裏已聚集200多條各類品種的狗,全打扮得花枝招展。緊張的範丹深吸一口氣,安慰自己:「不要緊,我只是帶著我最喜歡的狗,來讓大家都看看。」
   歐米茄的表現沒讓範丹失望,一上台就昂首挺胸,神氣活現,引得在場所有人驚歎,「好漂亮的狗呀。」
   「看到裁判拿著獎杯向我走來,我一下張大了嘴,覺得太不可思議。」那一刻,範丹知道自己的所有付出都值得。
   據武漢犬業協會常務副會長王建華介紹,目前範丹已是武漢唯一一個A級寵物美容師,她不僅能給賽級犬做美容,還能做狗狗比賽的指導,這在美容師中十分少見。
   出場美容還得預約
   目前,武漢約有寵物美容店上百家,其中八成是在近兩年內新「冒」出頭的。因國內還沒有專門的狗狗美容發型標准,現有的標准和資質都是從韓國、中國台灣等國家或地區傳來的。寵物美容是個新事物,價格不菲,單次的市場價從上百元到上千元價格不等。
   武漢犬業協會常務副會長王建華說,雖然市場潛力大,但寵物店生意卻大不相同,有的美容師技術好,店裏客滿需預約,有的技術太差,連續幾天也等不到一筆生意。
   範丹5年的堅持學習並沒有白費。記者看到,從早上10點起,前來範丹店裏給狗美容的顧客基本就沒間斷,因爲老顧客都點名要範丹親自上陣,範丹有時忙得連吃飯的時間也擠不出來。範丹說,逢年過節時,她從早上9點忙到晚上11點,一天工作時間超過14個小時。
   在她店裏,給比熊犬美容一次收費150~180元,給貴賓犬美容一次是120~180元。若給賽級犬美容,則需上千元。
   年紀輕輕忙出一身病
   由于長時間保持一個姿勢給狗美容,才33歲的範丹已落下一身「頑疾」:頸椎、肩椎、腰椎,都有毛病。
   店裏員工胡小霞說,爲了給狗美容,範丹經常得保持微蹲的姿勢。業務最多的一天,範丹給30多只狗狗做了美容,狗狗漂漂亮亮回家了,範丹卻頸椎病複發,躺在家裏一整天動不了。
   範丹的老公張松給記者講了一個故事。去年除夕那天,範丹從早上8點就忙活起來,因爲媽媽一早就打來電話,叮囑小兩口帶著兒子早點回去吃團年飯。當天下午6點,眼看已忙得差不多,正准備出門的範丹被一名匆忙趕來的老顧客攔住,好說歹說也不讓範丹走,因爲她的狗要趕著換個形象好過年。
   看著從東西湖吳家山趕來的老顧客,範丹只好重新穿上工作服。「一個整體造型至少得兩小時。」張松說,等範丹忙完已經晚上8點半,團年飯早成冷飯了。
   「有時,我真不想賺這個錢。」範丹也有些無奈.
一年淘金百萬寵物狗美容師

  
   共2頁: 上一頁 1 [2]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