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何以成了沒落的貴族?

  在Google、Facebook、Twitter吸引大多數媒體與用戶眼球的當下,再說過氣的雅虎似乎有點不合時宜。但對于遠遠觀望雅虎十幾年的互聯網觀察者而言,看到雅虎今天的境況,不能不有所感慨和深思。
  今天的雅虎,其實也不缺媒體的聚焦,但引來媒體關注的大多數是負面新聞。就在剛剛過去的9月,兩條與雅虎相關的新聞再次將其推向風口浪尖。9月7日雅虎CEO巴茨被董事會電話通知解雇,12日辭去董事職務。時隔僅一周,坊間又有傳言,雅虎或將與AOL合作,微軟或將再次啓動收購雅虎等等。消息不一而足,但都顯示出雅虎正在變成別人案板上的魚肉,也已經從昔日的互聯網巨頭變成今日沒落的貴族。
  但是,真要說雅虎沒落似乎也有點言過其實,比如雅虎在全球互聯網的排位中雖退居Google、Facebook、Youtube之後,但仍然高居第四位,雅虎日本是日本最大的互聯網公司,雅虎在台灣也擁有大量的用戶群,雅虎手握中國最大的互聯網電子商務公司阿裏巴巴近40%的股票,雅虎在納斯達克的市值高達182億美元,是新浪、網易的3.5倍,是搜狐的9倍。
  但又不可否認,雅虎確實沒落了,這種沒落是與十多年前雅虎如日中天的輝煌相比較而言的。十多年前的雅虎是何樣呢?在筆者2006年的講課課件中保留著這樣的數據:從2000年到2006年雅虎一直占據全球互聯網排名第一的位置,雅虎股票最高曾達118美元一股,在2006年全球互聯網前20名中有三家雅虎的公司,分別爲雅虎(第一)、雅虎日本(第七)、雅虎中國(第十四)。
  其實,十年,什麽事都可能發生。中國的互聯網十年不是誕生了一個又一個體量龐大的網絡巨人嗎?中國社會不也在這十年中因互聯網而機體流變嗎?網絡時代,不再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而是十年河東十年河西了。但是雅虎的沒落還是給我們一些警醒和思考。
  雅虎是web1.0時代的巨人,它及時抓住了互聯網誕生初期消費者從紙上閱讀向網上閱讀轉變的機遇,使雅虎成爲全球最大的門戶網站,它打敗美國在線創立的「免費+開放」的商業模式是全世界綜合門戶網站的模板。但科技無止境,創新無止境,在搜索引擎、網絡視頻分享服務和新興社交網絡工具相繼出現、崛起的的一個個曆史節點上,雅虎卻「out」了。它沒有抓住網民和廣告商日漸喜好移動終端與社交網絡的新潮流,也忽略了網民的上網行爲從單純地獲取信息轉變建立在線的生活與社會關系,從大衆化的內容閱讀轉變爲定制化、碎片化的信息分享。
  廣告是雅虎收入的主要來源。據市場研究公司eMarketer預測,雅虎在美國的顯示廣告市場份額將從去年的14.4%下降到今年的13.1%,而與此同時,Facebook所占的份額從去年的12.2%增長到今年的17.7%,谷歌從8.6%增長到9.3%。雅虎的廣告運營模式是免費給用戶提供各種分類信息,吸引用戶眼球提升訪問量,然後再找商家要廣告,這種類似于傳統媒體的經營模式存在的最大問題是廣告對象的模糊性和不確定性。而當Google、Facebook能將更精准的用戶帶給廣告商時,雅虎廣告的衰落也在情理之中了。
  當然,雅虎在這十年中也並非沒有突圍和探路之舉,當網絡信息海量、用戶對搜索有需求、Google崛起時,雅虎曾先後收購了Inktomi和Alta Vista等搜索引擎,當互聯網步入Web 2.0時代、社交網站活躍、Facebook異軍突起時,雅虎2005年推出的第一個社交網絡Yahoo 360,也曾收購博客社交網站MyBlogLog、圖片分享網站Flickr和書簽網站del.icio.us,甚至曾一度打算出資10億美元收購Facebook,但在高價收購大批創新企業後,卻無法將這些企業的業務與雅虎已有的優勢整合到一個平台之上,以至于雅虎擁有太多不相關的業務,而每個業務都逐漸淪爲每個領域的二流。
  用戶、模式和技術是互聯網發展的三大核心,雅虎的沒落顯然缺少對這三個關鍵詞的深刻理解和跟進,網絡生態環境的變化會改變用戶的行爲習慣,網絡運營模式需要針對性地改進與創新,網絡業務産品要整合優勢形成「不可複制」的核心競爭力。雅虎曾憑借這些成爲美國在線的終結者,今天卻又因爲這些或將被別人終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