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怎樣與動物共處 動物世界

  人,真的是"萬物之靈長","世界之的主宰"嗎?
  我是學文學出身,在大學中讀莎翁的台詞,對上面的問題從來就不曾懷疑過,然而時間到了 20世紀最後幾年,來自我兒子這一代"新新人類"的信息,卻使我頻頻對一些固有觀念發生動搖,兒子的語文課本中有一課《松鼠》,在講了松鼠種種可愛的形態和生活習性後,卻不忘加上一句:"松鼠的肉可以吃,皮可以做皮衣,毛可以做筆"。還有一次帶兒子去看比利時著名童話劇《青鳥》,劇中的狗作爲人類的忠仆在受贊揚,而代表自然界對人類的破壞和 殺戳表示反抗的貓,卻是反派醜角,兒子堅決站在松鼠和貓的一邊,對教科書和經典劇提出 了抗議。
  就在這時,我擔任了動物行爲學大師、諾貝爾生理學及醫學獎得主勞倫茲《所羅門王的指環 》和《狗的家世》的責編。這兩本獨特的書一下子吸引了我,它們是科學著作,卻又妙趣橫生 ,比一般小說還好讀。我一邊審稿,一邊被勞倫茲和動物間的種種趣事逗得哈哈大笑。
  "所羅門王的指環"是一只魔戒,據說人類借助它可以和鳥獸蟲魚對話。勞倫茲則勝過了老 所羅門:無須魔戒幫助就能 與熟悉的動物交談。他在奧地利艾頓堡的家就好比諾亞方舟,裏面住滿各種各樣的動物。勞倫茲不僅是動物的朋友,簡直就是動物的親屬:小雁瑪蒂娜出蛋殼 第一眼看見了他,死活認定了這個"媽媽",不斷用自己的語言對他發出:"我在這兒,你在哪兒 ?"的呼喚,雄穴鳥"嬌客"把他當成雌穴鳥配偶,每隔幾分鍾就喂他一大團用鳥的 唾液和嚼碎的小蟲混成的熱乎乎的爛糊;爲了小孩子安全,太太發明了"顛倒用籠法",將 孩子們關進去而讓狐猴、渡鴉、鹦鹉們逍遙籠外……對此勞倫茲的結論是:"活潑潑的生命 完全無須借助魔法,便能對我們述說關于至愛的故事。大自然的真實面貌,比起詩人所能描 摹的境界,更要美上千百倍。"
  有自己的規則和秩序。正像勞倫茲說的:"大自然充滿令人著迷而又使人敬佩的美。"
  勞倫茲的書引導我不斷地思考人與動物,人與自然的關系,使我明白:"動物是人類的近親 ",人並沒有權利君臨、支配、奴役和宰割其他有生命的東西,尤其是真正美好的家園。勞 倫茲的書是能改變人對世界的看法的那類書。我很慶幸能有機會通過自己的手,把這些美妙的著作奉獻給中國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