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犬「小白克」 動物世界

  img align=left src=../image/24.jpg下鄉的時候,我家曾養了一只小狗叫「小白克」,它是《101只忠狗》裏的那種斑點狗,通身雪白的體毛上配著一個個黑黑的大斑點,按現在的說法,「小白克」是應該劃在名狗那一類,可惜它生不逢時,別說是大魚大肉,就是餅子都不夠吃。我們下鄉的那個地方很窮,人都吃不飽,「小白克」的肚皮更是餓得癟癟的。「小白克」很通人性,盡管它也饑腸辘辘,但從不像別人家的狗,見到人吃東西就叽哇亂叫。我們吃飯的時候,它總是靜靜地坐在一邊等著吃殘湯剩飯,每當我看它的時候,它就擡起頭眨巴眨巴亮晶晶的小眼睛,好象在說:「吃吧,別急,我會等著!」
  一年後我們家搬到一個背靠大山叫朝陽寺的村子,這時「小白克」已長成一只矯健的大狗,長長的腿兒、細細的腰身、一對好看的長耳朵低垂在面頰兩旁,雙目炯炯有神,跑起來速度極快,有人說「小白克」的祖先一定是獵狗。
  在一望無際的山野上,「小白克」的獵性表現得淋漓盡致。大山上常常有黃褐色的山兔出沒,每當山兔一露頭,「小白克」就象一只離弦的箭飛奔上去,和山兔在山坡上展開一場激烈的角逐。由于彼此的速度都很快,山兔整個身體拉成一條黃褐色的流線,「小白克」的身體拉成一條黑白相間的流線,兩條不同顔色的流線若即若離扣人心弦。可常常就在「小白克」即將逮住山兔的那一瞬間,狡猾的山兔卻突然鑽進低矮的樹叢中,高大的「小白克」只好憤怒的仰天長吠。不過我相信,如果沒有樹叢,「小白克」肯定是獲勝者!
  「小白克」很忠誠。有一次,我和姐姐到十裏外的村子,看一部驚險的反特片,半夜往回走的時候正好路過一片墳地,我們倆嚇得大氣都不敢喘。突然,一道黑影快速向我們奔來,我們倆嚇得頭發根都豎了起來,就在這時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壯著膽定睛一看竟是「小白克」歡蹦亂跳地迎了上來,我和姐姐高興地一把將「小白克」抱在懷裏……
  不管家人誰走夜路,它都是這樣忠心耿耿。「小白克」還曆過一次險,那時姐姐是屯子裏的小學教師,經常到八裏外的公社開會,每次回來晚,「小白克」都會坐在山口等她。有一次會開得很晚,「小白克」遲遲不見姐姐的身影,便一直跑到公社,在穿過馬路的時候,與迎面開來的一輛超速的汽車相遇,要不是「小白克」機靈,那天肯定就沒命了,不過「小白克」還是受了傷,它的尾巴被碾斷了一節,當時疼得在地上一邊打轉一邊低吼,可它還是堅持等著姐姐,那天晚上山路上留下了「小白克」斑斑的血迹……
  勇敢的「小白克」死得很慘。那年秋天,我們家園子裏的白菜長得特別好,眼看就要收菜了,房東家的雞卻趁「小白克」不在偷襲了那裏。大白菜被雞叨得個個千瘡百孔!這下惹惱了從山上回來的「小白克」(一般情況「小白克」都是把它們攆跑完事)。擒賊擒王,「小白克」怒目圓睜沖向雞群直奔領頭的大公雞,一口就咬住了它的喉嚨,只聽「咔嚓」一聲,那公雞當場就翻了白眼,「小白克」越戰越勇,要不是姐姐及時趕到制止了它,那群雞也許會全被「殲滅」。
  然而爲此「小白克」卻惹來了殺身之禍,房東家對這件事極爲不滿,堅決要把「小白克」處死。我心裏很難過,可也沒辦法,在農村養只雞也不容易,再說「小白克」咬的又是我們借住的房東家的雞。
  聽說「小白克」要被打死,我抱著它躲到山上大哭了一場,看我哭得那麽傷心,「小白克」也像預感到了什麽,它低著頭不停地用臉輕輕地蹭著我的手……躲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在「小白克」被房東吊到樹上的那一刻,它眼中閃著淚光絕望地瞅著無奈離去的我……
  二十多年過去了,我一直無法忘記心愛的「小白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