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國鳳凰第1部》分集劇情簡介第1-20全集大結局內容介紹

泰劇《天國鳳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劇情分集介紹:第1集劇情

王子明拉君正式迎娶娜拉達,兩人坐車來到宮殿門口的時候,許多民衆早已等待多時。明拉君帶著娜拉達走進宮殿中,正想進行婚禮的時候,一夥持槍士兵攻擊了宮殿。在混亂的槍戰中,娜拉達被明拉君的防衛帶走,隨後驅車逃出宮殿來到了露天場所。待娜拉達一下車,來接應的紮克又將娜拉達帶到了另一個地方。

事後娜拉達回到了家中,每天打電話試圖聯系明拉君,可是心上人再也沒有任何消息。

娜拉達的媽媽見女兒如此癡情于明拉君,惱怒中勸說女兒另嫁他人。娜拉達卻終相信明拉君一定會聯系到自己。

不久之後娜拉達誕下一名女嬰,在她的手臂上綁了鑲有金鳳凰徽章的錢包。這是JaoMing_lah,她的愛人,離開前給她的最後一樣東西。娜拉達只知道他是一個獨立國家的王子。因爲某些政治原因,他不能告訴她太多,擔心會爲她和孩子帶來危險。Wit下令綁架了孩子並丟棄了,娜拉達心碎,被送回和Anuwat結婚。Wit把孩子放在Bounchuay(乞丐)的身邊,Bounchuay被孩子哭醒。

他發現孩子緊挨著他用來乞討的椰子殼。Bounchuay請YaiNim來照顧孩子。因爲孩子的錢包使他爲她起名爲“HongFah"。然而YaiNim總是叫她Gala,最後,大家都這麽叫她。大家都認爲她的母親是個妓女所以丟棄了她。HongFah這相信了。每次被YaiNim打的時候,她都會跑去妓院找媽媽。Pikul,妓院老板可憐她,把她視如己出。

Pikul的懷抱給了HongFah溫暖,她從未瞧不起她。HongFah和Ngoh(YaiNim的孫女)一起長大,Ngoh喜歡偷,但HongFah拒絕這麽做,所以YaiNim總打她。要是Bounchuay沒有錢支付YaiNim的照看費,就讓HongFah去乞討。很多時候都是Manop給的,寺廟的男童,同情HongFah並覺得她很親。

一天,椰子殼過生日,從家中拿著一些食物分發給路人。正好馬諾也從椰子殼的家門露過,椰子殼一見馬諾便熱情的招呼對方過來吃食物。馬諾說了一些生日祝福的話之後離去。待馬諾一走,椰子殼的外婆凶神惡煞的出現在當場,指責椰子殼浪費家裏的糧食胡亂送人。隨後椰子殼被趕出家中,無所事事中發現父親被警察事走之後,椰子殼來到一家餐廳做臨時工洗碗,卻在洗碗過程打破了幾只碗。負責人一見椰子殼打碎了碗,當場怒火沖天教訓起椰子殼來,一旁的一個女士見狀趕緊過來保護椰子殼。

泰劇《天國鳳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劇情分集介紹:第2集劇情

椰子殼在做臨時工的過程中不小心打碎了幾只碗,一旁的負責人見狀對椰子殼惡語相向。危緊關頭中派蔻手下的一位小姐挺身而出救下了椰子殼。負責人欺軟怕硬不敢再對椰子殼動粗,暗地裏悄悄想把椰子殼父親留下的椰子殼拿走,椰子殼在一旁看得真切,當即沖過去從負責人手中搶回了椰子殼。

事後椰子殼在小姐的陪同下回到了義媽派蔻的住處。派蔻語重心長叮囑椰子殼日後做臨時工要小心一些,隨後椰子殼急切地向派蔻求助去警局救回老爸。派蔻想了一想表示得把馬諾叫過來一起去警察局。馬諾文化高,知道如何跟警察周旋。

一行人來到了警察局,負責看管椰子殼父親的警察對衆人表示,要判椰子殼的父親服役。椰子殼一聽當場急得不知如何是好。派蔻則向警察表示自己有錢,願意贖回椰子殼的父親。無奈警察立場堅決,始終不同意派蔻出錢贖回椰子殼的父親。椰子殼的父親見事情已成定局。從身上拿出了一包貼身符。這個貼身符是椰子殼當年母親留下的。

椰子殼回到家中之後,諾拉在外婆面前扇風點火說椰子殼的壞話。外婆見椰子殼連日以來一分錢沒掙到。當場惱怒萬分,安排椰子殼去馬路上賣花。

馬諾准備去學校考試。在路上忽然遇到了諾拉。諾拉一見馬諾,親熱的走上來跟馬諾問寒問暖。二人說著話的時候來到了一條馬路上,馬諾看到遠處的椰子殼正在來往的車流中挨個向汽車售花。

此時剛好綠燈亮了。汽車紛紛開動。椰子殼一個沒注意被一輛轎車迎面撞上。馬諾見狀迅速奔跑過去扶起了昏迷中的椰子殼。車主從車上下來,態度蠻橫的問馬諾想要多少錢,馬諾表示一分錢都不想要。車主見狀正想回到車內離去,卻被諾拉攔住,諾拉向車主索要了一筆錢之後才放走了車主。

隨後另外一輛車開了過來,名叫瓦務的車主主動將馬諾和椰子殼送到了醫院中。

事後瓦務對椰子殼照顧倍至,這一切讓馬諾看得心中酸酸的,馬諾暗中聯系了一個職業拳師,准備打拳擊賺錢替椰子殼不醫藥費給瓦務。

新一屆選美比賽開始,諾拉躍躍欲試表示一定要成爲冠軍。負責裁判的阿奴瓦則依然陷于二個愛人無限止的爭風吃醋中。

泰劇《天國鳳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劇情分集介紹:第3集劇情

HongFah向Manop告別,把鳳凰錢包送給了他並囑托不要丟掉,那是她的出生證明。

Nadtlada看見HongFah願意和她走很開心,Anuwat卻使詭計半路扔下了HongFah,HongFah以爲是Nadtlada改變了心意很受傷。Nadtlada和丈夫大吵,她的婚姻生活如同地獄,Anuwat知道她無法忘記舊愛。Anuwat的情婦又在一邊使壞,Nadtlada卻不能和他離婚,因爲她們家需要Anuwat的經濟幫助。HongFah滿無目的的遊蕩沿路用椰子殼乞討。

被Aree老師收留,後又被Chada和Nadtlada遇到,Nadtlada想要帶她回家,HongFah大喊她不守承諾,無計可施之下,又Chada帶著HongFah住,但還是被Anuwat發現,大怒。他拒絕收留HongFah。HongFah出落的亭亭玉立,Chada對她很好經常帶她出席不同的社交活動。

Chada想幫她改名,Fah說自己還有一個名字叫“HongFah",並說去名字的起源,Chada和Nadtlada頓時明白,HongFah是她們的血脈,但Nadtlada什麽也不能說,HongFah還在怪她,而真相又牽連著她的過去。Nogh羨慕她並找到了更快捷的享受方式成爲Anuwat的情婦,Ratchaneewipa(前任情婦)生氣去找Nadtlada告狀,但她不在乎因爲她從未愛過她的丈夫。

Chatchawan帶著兒子從英國回來,Wayu,長去拜訪Chada。Wayu喜歡HongFah。他替Anuwat工作被派去和PringPilai見面,Ratchaneewipa的侄女。PringPilai喜歡Wayu所以總找HongFah的麻煩。Ming-Lah和完成警察學業的Manop遇上,並看到鳳凰錢包,他希望能一見錢包的主人,但拒絕說出原因。Ratchaneewipa和PringPilai長欺負HongFah還動手打她,Anuwat要Nadtlada教訓HongFah,Nadtlada含淚動手,那晚,她坦誠是HongFah的母親,但HongFah說除非她曾經是妓女,她才會相信。Manop邀請HongFah做客,並在那見到了Ming-lah,Ming-lah偷偷落淚,爲了HongFah的安全沒有坦誠身份。Ngoh總想和HongFah比,但Anuwat不給她錢,她搬去Anuwat家還欺負Nadtlada,HongFah試圖保護自己的母親,因此成爲了Ngoh的敵人。Wayu要父親去爲他向HongFah提親,引起了Ratchaneewipa姨侄兩的不滿,在訂婚當日,她們請記者去暴光HongFah不堪的出身讓Wayu的父親很尴尬,HongFah離開了會場。Nadtlada承認了HongFah是自己的女兒,她的生父是位不能透露姓名的皇室成員。Anuwat以HongFah的性命要挾Nadtlada說出她生父的名字,Anuwat要Wit去殺了Ming-Lah,但Wit決絕,他一直愛戀著Nadtlada不能做傷她心的事,Anuwat朝Wit開了槍。被Ngoh無意聽到,她要Anuwat離婚並娶她。

Ngoh假裝和HongFah和好,Wayu來找HongFah但Fah對他沒有感覺,她一直喜歡的都是Manop。Manop帶HongFah去拜訪Ming-Lah,HongFah因爲喜歡Manop所以答應了,Ngoh跟蹤還朝Ming-lah開槍,打中的卻是HongFah。

泰劇《天國鳳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劇情分集介紹:第4集劇情

因爲一次意外事故,諾拉被關進了警察局。椰子殼擔憂諾拉的安危,遂向馬諾求助,在外婆與馬諾等人的協助下,一行人終于從警察局裏面接走了諾拉。

諾拉在椰子殼的陪同下來到派蔻的住處,忽然向椰子殼大發雷霆,聲稱自己之所以被抓,全部都是椰子殼的原因。派蔻見狀打抱不平的爲椰子殼說話,面對說話老練的派蔻,諾拉詞窮理虧卻是死活不承認是自己的過錯。

事後椰子殼在諾拉的扇風點火之下被外婆趕出了家,椰子殼拿著一些衣物請求外婆不要趕走自己,一家人的吵鬧聲音把附近的鄰居吸引了過爲,鄰居們知道椰子殼的可憐身世,于是紛紛勸說椰子殼的外婆不要趕走椰子殼。此時諾拉也覺得沒必要趕走椰子殼,因爲外婆從小將椰子殼養到大,已經花去了不少錢,這樣把人家趕走就太不劃算了。在諾拉的勸說下,椰子殼的外婆終于准許椰子殼回家居住。

一天椰子殼在洗碗,瓦務來看望椰子殼,恰好馬諾同時來到。馬諾一見瓦務也在,心中很不是滋味,隨後便借口有事離開了椰子殼。

瓦務帶著椰子殼四處遊玩,開車的過程中,瓦務大膽地向椰子殼表白,面對突如其來的愛情告白,椰子殼表示無法接受。瓦務則沒有心灰意冷,依然邀請椰子殼去一家高級酒店吃飯。

來到高級酒店坐下之後,椰子殼感覺渾身不自在,看看周圍穿著高檔的人再看看自己,椰子殼遂問瓦務有自己這樣一個窮酸的朋友不覺得丟臉嗎,瓦務則表示交朋友不是從衣著看人的,二人說話的時候微塔從外面走了進來,一見瓦務跟椰子殼在一起,微塔顯得驚訝萬分。

深夜,瓦務開車送椰子殼回家,馬諾悄悄隱藏在一邊,等到椰子殼從身邊經過的時候,馬諾沖上前抱住椰子殼便親吻起來,椰子殼反抗著掙脫馬諾的親吻,質問對方爲何如此無禮,馬諾則深情款款表示不能失去椰子殼。

椰子殼回到家中,外婆與諾拉迅速檢查瓦務買給椰子殼的新衣服,諾拉認爲椰子殼能得到這些新衣服,一定是賣身了。隨後她又跟外婆一起搜椰子殼的身,檢查椰子殼身上有沒有錢,搜索無果之後,外婆給椰子殼下達最後通牒:必須在一天內找到工作掙錢。

娜拉達與微塔向來不和,一日用餐二人發生了強烈的爭吵,在餐桌上,娜拉達不悄一顧地向微塔表示,如果不是自己網開一面的話,微塔早就被阿奴瓦甩掉了。與微塔爭吵過後娜拉達回到了房間,恰好阿奴瓦跟了進來,當場就想親吻娜拉達,卻被娜拉達推開。阿奴瓦極爲不悅,聲稱一定要殺掉娜拉達思念的人。

泰劇《天國鳳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劇情分集介紹:第5集劇情

微塔一只對娜拉達懷恨在心,左思右想之下,決定安排一個叫索非的女下人去照顧娜拉達,借此每天24小時監督對方。索非開始的時候還不知道主要叫自己去哪裏工作,當場哭天抹淚的表示不願意離開主人,直到微塔給出二千元的高薪之後,索非樂得當場接受了主人的安排。

微塔帶著索非來找阿奴瓦,正好阿奴瓦在跟娜拉達談話,微塔便把來意說了出來,表示要安排一個下人照顧娜拉達,阿奴瓦不知道微塔的真實意圖,當場同意了微塔的安排。

在外婆和諾拉的逼迫下,椰子殼拿著一只空灌子找工作,來到以前打破碗的地方,負責人一見又是椰子殼,當場表示不會讓椰子殼工作,不得已之下,椰子殼只得漫無目的四處遊走。此時諾拉一路跟隨著椰子殼,監督椰子殼的動向,面對緊跟自己的諾拉,椰子殼表示自己一定會找到工作的。

椰子殼來到了一個市場裏面,忽然看見遠處駛來一輛車,從車上走出來的一個老婦人曾跟椰子殼有過一面之緣。正好負責保護老婦人的衛特也出現在了市場裏面,衛特之前跟椰子殼有一些誤會,此時忽然在市場中見到椰子殼不由怒從中起,恰好馬諾也來到了市場內,便給衛特發生了爭執。

唯恐天下不亂的諾拉趁機誣陷椰子殼是小偷,要求衛特將其繩子以法。危急關頭中,娜拉達出現,一見椰子殼娜拉達倍感親切,將衛特喚走之後,娜拉達當面質問椰子殼小小年紀爲何不讀書,反而走入歪道做小偷。由于被諾拉逼迫,椰子殼表示自己是走投無路才做小偷。娜拉達並未責怪椰子殼,透露了想收養椰子殼的打算。

事情傳到椰子殼外婆耳中,外婆與諾拉當場歡喜不已。二人商量好了一定要從娜拉達手中得到一筆錢才肯放走椰子殼。

娜拉達回到家中把收養椰子殼的事情告訴給了阿奴瓦,阿奴瓦卻不怎麽支持娜拉達的行爲。

娜拉達來到母親住處向母親說起收養椰子殼的事情,透露自己一見到椰子殼就有親切感,母親完全支持女兒的做法。

過了幾天娜拉達來椰子殼家中領人,外婆與諾拉見錢眼開,得到了娜拉達遞過來的十萬元之後,二人無情地將椰子殼出賣給了娜拉達。

椰子殼坐上轎車離去之後,馬諾騎著自行車一路緊追,最後因爲體力不支只得停車遠遠看著轎車離去。

泰劇《天國鳳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劇情分集介紹:第6集劇情

衛特開車接受娜拉達等人,在路上衛特接到了阿奴瓦打來的電話,阿奴瓦在電話中叮囑衛特無論如何想辦法甩掉椰子殼,衛特接完電話計上心來,拉開車門勸說娜拉達吃藥,一旁的椰子殼聞言信以爲真,主動下車去旁邊的商店買藥。

衛特待椰子殼離去之後,不顧娜拉達的呼喊扔下椰子殼開車離去,椰子殼買好藥回來一見車子走了,只得向前奔跑大聲呼喊,無奈汽車早就越走越遠。

椰子殼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正好馬諾騎著自行車追了過來,馬諾心問清事情經過之後,心知椰子殼獨自一人回家肯定會受到諾拉外婆的打罵,于是主動載著椰子殼一同回家。瓦務來看望椰子殼,發現椰子殼不在家,于是便向諾拉外婆告辭離去。

朋財雖然被看管起來接受服役,但是心中始終牽挂椰子殼。一次趁著幫人推車的時候,朋財悄悄藏到了車後。開車的人沒開出多遠便發出了朋財,一夥人正想把朋財帶回看守所的時候,朋財在掙紮中忽然被一輛汽車撞倒。

馬諾陪著椰子殼來看守所看望父親。一問之下方知父親被車撞傷。二人急急忙忙來醫院看望朋財,幸好傷勢沒有大妨。

事後馬諾帶領椰子殼回家,諾拉發現椰子殼又回來了,心中極爲不悅,再加上馬諾聲稱椰子9度網殼是自己的女友,諾拉愈發增強對椰子殼的嫉恨。

剛剛來到家門口,瓦務正准備回家,一見椰子殼來了當場追問對方去了何處,同時伸出手關切的抓住椰子殼。這一切被一旁的馬諾看在眼裏,惱怒中馬諾拉起椰子殼的手就往家走。

回到家中馬諾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給諾拉的外婆聽,外婆卻是死活不相信馬諾的話,認爲椰子殼合夥跟馬諾欺騙她。

娜拉達回到住處,心知整件事情是阿奴瓦安排的,待阿奴瓦出現想跟娜拉達說話,娜拉達卻是氣恨不已的扔下阿奴瓦回到自己的房中大哭起來。這一切被微塔安排在娜拉達的女下人索非聽到,索非悄悄打了一個電話將娜拉達哭泣的事情告訴給了主人。

經過一番思考,又加上阿奴瓦不讓自己領養椰子殼,娜拉達決定出國尋找昔日的心上人明拉君。娜拉達將這件事情跟母親一說之後,母親心知女兒依然對原來的愛人念念不忘,只得同意下來。

泰劇《天國鳳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劇情分集介紹:第7集劇情

椰子殼被外婆打罵之後,又一閃離家出走。馬諾急忙四處尋找椰子殼,在尋找過程中與娜拉達相遇。娜拉達問清情況之後搭載馬諾一起尋找椰子殼。

一路上,馬諾將椰子殼的真實身份跟娜拉達說了一遍,娜拉達這才知道椰子殼是一個被人扔棄的孤兒。二人說話間忽然看到了在路邊的椰子殼,娜拉達迅速停下車,馬諾下車之後直奔見到椰子殼的地方,娜拉達隨後跟了過來,二人一番尋找卻沒有發現椰子殼。

一日,微塔又來找阿奴瓦,見阿奴瓦心情比較好,微塔主動親吻阿奴瓦。這一切被從外面回來的娜拉達看了個一清二楚,娜拉達卻裝著沒有看見一樣徑直回到了自己的房中。面對露出關懷狀的女下人,娜拉達笑著表示自己壓根沒把剛才看到的事情放在心上。

娜拉達始終惦記椰子殼的去向,一日又因爲這件事情跟阿奴瓦大吵了一頓。女下人索非見狀又偷偷打了一個電話給微塔,把二人爭吵的事情告訴給了微塔。微塔挂掉電話之後,叮囑萍雷不要走自己的老路,一定要把瓦務追到手。

一天深夜椰子殼來到一處夜宵攤點討錢,旁邊幾個瞎子和聾子見狀大聲喝斥椰子殼離開他們的地盤。椰子殼這才發現眼前那幾個可憐吧吧的殘擊人並非真的殘擊,而是裝出來的。

椰子殼無所事事之中在街上亂走,險些被一輛車撞到。不知不覺中,椰子殼來到了一家餐廳尋找臨時工做。

這家餐廳正是娜拉達等人吃飯的地方。微塔再次跟娜拉達發生了爭執。在爭執過程中,衛特終于忍無可忍當場教訓起微塔來,一行人來到一安靜的房子中,正好發現了椰子殼。椰子殼一見娜拉達便質問對方爲何要扔下自己坐車離去,娜拉達卻不知如何解釋才好。此時瓦務見椰子殼的心情不是很好,于是想勸慰椰子殼,椰子殼卻當場甩開瓦務的手離開了酒店。

趁著阿奴瓦不在家的時候,微塔夥同索非拿到娜拉達的椰子殼,當著娜拉達的面將椰子殼投來擲去,娜拉達見心愛的東西被二人拿來把玩,焦急中只得請求二人把椰子殼放還給自己。一旁的女下人見狀拿來一把菜刀,聲稱微塔再不把椰子殼還給娜拉達就要砍人。微塔只得把椰子殼還給了娜拉達。

回家路上,微塔表示一定要跟娜拉達鬥爭到底。

泰劇《天國鳳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劇情分集介紹:第8集劇情

椰子殼來到一家臨時酒樓工作,在工作中,椰子殼與莉莉老師說了一些知心話,認爲自己沒必要再跟以前的人相見,至于自己愛的人,自己也搞不懂對方到底愛不愛自己。

娜拉達終于如願以償找到了椰子殼,面對娜拉達的熱情,椰子殼表現冷淡。雖然如此,椰子殼最後還是願意讓娜拉達帶走自己。

瓦務依然在尋找椰子殼,瓦務的父親見狀便問瓦務找的女孩子是怎麽樣的,當得知椰子殼的身世之後,瓦務父親當場表示反對兒子椰子殼這種背景的人來往。

一日,馬諾在寺廟中跟大師談話,一位高官忽然來到寺廟,透露想把馬諾招入私人衛隊的事情。馬諾聞言問高官爲何看上自己,高官透露以前曾經看過馬諾打拳,另外高官不想找其它軍人來保衛查達夫人,所以想來想去決定找一個名不見傳的人保護查達夫人。

馬諾同意了高官的邀請,事後回到家中做了一番收整,同時來到諾拉外婆家向諾拉告別,諾拉一聽馬諾要走,當場拉住馬諾請求對方透露工作地點,以便日後有空探望。馬諾卻沒有把自己去哪裏工作的事情說出來,當場掙脫諾拉的糾纏離開了諾拉的家。

高官載著馬諾向目的地行進,一路上,官高語重心長告誡馬諾要好好工作,同時還要學會開車,不久之後馬諾被帶到了一個軍官面前,高官將馬諾送到軍官身邊,叮囑馬諾好好聽從軍官的安排。

娜拉達如願以償將椰子殼接到家中,娜拉達的母親問椰子殼讀了幾年的書,椰子殼透露只讀過初中,于是娜拉達的母親跟女兒一商量,決定送椰子殼上高中以及大學。

隨後娜拉達吩咐下人帶椰子殼去洗澡,下人對椰子殼似呼充滿了敵意,冷著面孔告誡椰子殼雖然身爲主人的養女,但是以後爲人做事不要亂來,不能做讓主人傷心的事情,要有自知之明。

椰子殼面對下人的告誡點頭答應,當場表示以後一定要好好聽娜拉達的話。

過了幾天女下人在娜拉達面前談及椰子殼的表現,心中滿是不快。總是認爲椰子殼是在故意獲取衆人的同情心。

朋財終于服役完畢,從看守所一出來,朋財徑直來到諾拉家,向諾拉的外婆打探椰子殼的去向,不料卻被告知椰子殼早就走了。

電視劇《天國鳳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劇情分集介紹:第9集劇情

一日深夜,微塔又來找阿奴瓦,當著娜拉達家人的面,微塔故意對阿奴瓦撒嬌。

最後阿奴瓦扔掉微塔,來到了娜拉達的房間約請對方吃宵夜。娜拉達卻是冷言謝絕了阿奴瓦。

瓦務跟椰子殼走得很近,二人時常在一起玩耍,一日二人在餐廳中喝酒,正好被微塔看見,微塔一見椰子殼不由當場挖苦椰子殼是低等人士,在微塔的語氣激將下,椰子殼氣得離開了瓦務。瓦務想勸慰椰子殼,椰子殼卻聲稱自己不配跟瓦務來往。二人說著說著起了爭執,椰子殼撒腿走出酒店來到了一片僻靜地區,此時瓦務也追了過來。二人說話間忽然從路邊竄出一群持刀匪徒。匪徒們對椰子殼二人實施了搶劫,瓦務在搶劫中不幸被匪徒傷害,失血過多被緊急送進了醫院中。

娜拉達獲悉椰子殼出了事故之後,當即趕到了醫院,此時瓦務的父親也來到了醫院,一見瓦務的父親,娜拉達只得一個勁的賠不是。不久之後醫生打開了手術室的房門,向在場的人透露瓦務沒有性命危險,只是失血過多需要好好休養。

椰子殼心知瓦務是爲了自己才受傷的,于是每天來醫院照顧瓦務,微塔見狀生怕椰子殼搶走瓦務,于是把萍蕾叫到醫院,代替椰子殼的位置照顧瓦務。

馬諾在接受殘酷的軍事訓練,經過一天天的訓練,馬諾成爲了一名優秀的戰士。

某日馬諾跟隨上級來到一個朋友家做客,意外的發現椰子殼也在主人家中做事。馬諾遂跟隨椰子殼來到一個無人處,表示以後二人可以經常在一起了。

娜拉達每天都要檢查一下自己的椰子殼在不在床上,某天檢查完後,索非打了一個電話告訴給了微塔,微塔立即驅車來到娜拉達家中。來到娜拉達家中之後,微塔叮囑萍蕾在客廳望風,自己則走進娜拉達的房間,趁著娜拉達不注意搶走了對方手中的椰子殼。

娜拉達一見心愛的東西被微塔搶走,急得當場就伸手過來搶奪,奈何微塔故意躲閃,就是不讓娜拉達搶回椰子殼。二人在爭執中摔到了床上。娜拉達將微塔壓在身下,依然瘋狂地搶奪自己的椰子殼。

樓上二人搶奪椰子殼的時候,娜拉達的母親忽然來到了女兒家中。望風的萍蕾不認識娜拉達的母親,遂問其找誰。直到娜拉達的母親表明身份之後,萍蕾的神色立時變得無比慌張。娜拉達的母親一見萍蕾面色不對,當場便起了疑心。

電視劇《天國鳳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分集劇情介紹:第10集劇情

搶奪娜拉達手中的椰子殼沒在得逞之後,微塔不甘心的表示一定要好好教訓一下椰子殼。

一日,微塔找到瓦務,假心假意地跟瓦務聊天,並且詢問了一些關于椰子殼身世的事情,瓦務完全不知道微塔找自己談話的意圖,于是原原本本把椰子殼的身世說了出來,微塔聽完之後心裏有了底之後,打了一個電話將索非叫了出來。索非神神秘秘跳上微塔轎車時候,被衛特和薩母看得一清二楚。薩母當場就想追出去,衛特見狀勸說薩母時機還不成熟。

朋財依然在尋找自己的女兒椰子殼,一日心情煩悶喝著酒在街上晃蕩,一個警察見朋財無精打采的模樣,遂勸說朋財不要再吊兒郎當渡日,以免日後再次服勞役。二人說話間諾拉與外婆出現,諾拉外婆一見朋財還有錢買酒,于是向其追要債款。

索非來到諾拉外婆的家,假裝是想租房子的人,諾拉外婆見索非穿著一般,便不怎麽想搭理索非。索非見狀從身上掏出一些錢遞給諾拉的外婆。諾拉外婆一見有錢立即笑逐顔開。

索非趁機向諾拉的外婆打聽椰子殼的事情,一問之下才知道椰子殼的父親是一個叫化老,母親是一個妓女。

索非歡天喜地回到車上把事情經過告訴給了薇塔,薇塔聞言之後計劃好了如何揭椰子殼的醜事。

一天晚上,阿奴瓦舉行了一場盛大的露天酒會,在酒會上,薇塔當著衆人的面揭露了椰子殼的真實生世,椰子殼被人當場拆穿身世,一時之間羞得無地自容,轉身離開衆人獨自在一偏辟處哭泣。瓦務隨後跟了過來,勸說椰子殼不要把薇塔說的話放在心上,椰子殼則表示自己是低層一族的人,不配跟瓦務這樣高貴的人來往。微塔繼續得理不繞人開始數落娜拉達,聲稱娜拉達領養的女兒太沒教養了,在離去之時竟然撞倒微塔,因此微塔逼迫娜拉達把椰子殼叫回來,一定要當場向自己下跪道謙。

娜拉達不得之下,只得把椰子殼叫了回來,然後勸說椰子殼向微塔下跪道謙,怎奈椰子殼不願意下跪,于是微塔又要求娜拉達當場扇椰子殼一耳光,娜拉達在微塔的逼迫下,只得舉起顫抖的手狠狠扇了椰子殼一個耳光,椰子殼第一次遭到娜拉達扇耳光,當場悲傷萬分捂著臉龐轉身離去。

電視劇《天國鳳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分集介紹:第11集劇情

娜拉達當衆扇了椰子殼一耳光,衆目睽睽之下令椰子殼悲憤之極,隨後椰子殼當衆離去,馬諾緊追出去。當馬諾跑出露天酒會現場的時候,椰子殼已經不知去向。

緊跟而來的衛特一直就看馬諾不順眼,馬諾亦對衛特沒有好感。二人一時言語不和打鬥起來,衛特雖然高出馬諾一個頭,卻被馬諾輕易擊倒在地上。

娜拉達回到家中,勸慰椰子殼不要把酒會上的事情放在心上,自己之所以扇養女一巴掌,只是想跟微塔劃清界限。椰子殼在娜拉達的安慰下漸漸解開了心結,母女倆重歸于好緊緊擁抱在了一起。

微塔帶領萍蕾氣勢洶洶上門找娜拉達算賬,要其好好管教自己的養女,不要再糾纏瓦務,娜拉達當場反諷微塔,表示自己無權管理養女跟別人來往,至于瓦務,對方是自願來找椰子殼,而不是椰子殼糾纏瓦務。

微塔爭執不過娜拉達,轉而來到阿奴瓦的辦公室。負責守門的衛特見狀想阻攔微塔,最後還是讓微塔闖進了阿奴瓦的辦公室。由于職業原因,衛特也跟進了辦公室,微塔一見衛特也進來,當場要求衛特出去。隨後阿奴瓦便把衛特叫出了辦公室。

微塔一見辦公室只有自己跟阿奴瓦二人,便開始請求阿奴瓦想辦法把椰子殼趕出娜拉達的9度網家,阿奴瓦本來也不喜歡椰子殼,于是答應了微塔的請求。

娜拉達的母親對待椰子殼非常好,一天,阿奴瓦在娜拉達的母親面前表示出了對椰子殼的不滿,聲稱富貴家庭不能容下一個叫化女。娜拉達的母親聞言向阿奴瓦表示,只要是自己女兒喜歡做的事情,自己就會義無反顧的支持女兒。

娜拉達的母親帶著椰子殼加入一個會員活動,入會的一些富貴老女人當場反對椰子殼的加入,理由是椰子殼的身世過于貧賤。娜拉達的母親面對衆人的反對,非便沒有讓步,反而揭衆人的短處,惹得其中一名會員當場起身離去。

一天,馬諾開車護送莉莉老師,路上忽然遇到了喝酒解悶的朋財。馬諾一見朋財立即上前詢問其生活狀況。隨後送走莉莉老師以後,馬諾再次找到朋財,並且透露出了椰子殼的近況。朋財得知女兒的生活得到了改善,當場請求馬諾不要透露自己的行蹤,他不希望女兒再跟一個一貧如洗的叫化老父親來往。

馬諾受娜拉達母親之托送了一盒項鏈給娜拉達,阿奴瓦回家之後奪走了項鏈,娜拉達便眼阿奴瓦大吵了一場,索非立即打電話把情況告訴給了微塔。

電視劇《天國鳳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分集介紹:第12集劇情

諾拉終于找到了馬諾,在諾拉的糾纏下,馬諾被逼無奈開車搭載對方兜風。一路上,諾拉不停地向馬諾撒嬌,並且詢問馬諾工作的地方,以便日後經常找馬諾玩耍,馬諾本來就不怎麽喜歡諾拉,當場表示自己工作的地方外人是不能隨意進入的。馬諾驅車來到椰子殼的住處,恰好椰子殼在後院澆花,一見馬諾與諾拉親密的站在籬笆柵欄外面,椰子殼誤認二人已經走到了一起。

深夜,阿奴瓦喝得大醉,微塔親密的攙扶阿奴瓦回家,傭人索非見狀便問阿奴瓦是將微塔領到客房過夜還是臥室過夜,微塔不等阿奴瓦說話,當場表示要跟阿奴瓦一起睡臥室。

正好娜拉達還沒有入睡,微塔態度囂張的爬上了娜拉達的床,娜拉達只得下床表示自己回娘家睡。阿奴瓦由于喝得大醉,絲毫沒有阻止娜拉達回娘家。

娜拉達回到娘家,椰子殼穿著睡衣出來迎接,娜拉達表示希望跟椰子殼睡在一起,椰子殼神情有些不自然,不過最終還是答應了娜拉達的要求。

二人走進房間,娜拉達穿上睡衣之後,看到椰子殼坐在床上捧著一個椰子殼當寶貝一樣愛護著。娜拉達見狀便詢問椰子殼以前的生活情況,椰子殼透露自己還有一個叫化老父親,娜拉達表示可以把椰子殼的父親接來一起居住。椰子殼搖頭透露父親性格倔強,不會願意跟自己住在娜拉達的家中。娜拉達有感椰子殼的悲慘身世,再聯想到自己當年被人帶走的女兒,當場忍不住緊緊抱住了椰子殼。

娜拉達的母親准備送椰子殼去英語學校讀書。馬諾負責接送,椰子殼由于之前看到馬諾與諾拉在一起,所以當場表示不願意讓馬諾接送,正好瓦務也在一邊,椰子殼便讓瓦務接送自己。

馬諾心中極爲不悅,一整天都在暗中跟蹤椰子殼的去向。在瓦務的帶領下,椰子殼來到了一家商店喝飲料,二人有說有笑間,微塔忽然領著侄女出現,當場與椰子殼發生了掙執,藏在一邊的馬諾見狀拉起椰子殼的手就走,其間還狠狠教訓了一頓瓦務。

阿奴瓦來到娜拉達的家,正好遇到椰子殼,阿奴瓦出言侮辱椰子殼之後,忽然強摟對方親吻起來,正好娜拉達從房間走出來撞見了這一切。阿奴瓦見狀趕緊解釋,聲稱自己只是想試探一下娜拉達是否在意自己。

電視劇《天國鳳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分集介紹:第13集劇情

椰子殼打電話給馬諾,在電話中透露想見自己的父親一面,馬諾則依然在生椰子殼的氣,聲稱朋財不願意見到椰子殼,然後便挂掉了電話。此時娜拉達走進洗手間,看到椰子殼在電話便明白了怎麽回事。椰子殼由于見父親無望,于是對娜拉達表示自己想回到原來的家。娜拉達當場反對椰子殼的決定,並且耐心地勸說椰子殼,不止有娜拉達一人關心她,事實上還有瓦務也在關心她。

椰子殼見娜拉達提到了瓦務,當場就對娜拉達表示自己只喜歡馬諾,對于瓦務此人,壓根沒有一點感覺。

阿奴瓦至始至終都看不慣椰子殼這個來自于貧賤家庭的女孩,某天,阿奴瓦因爲椰子殼的事情又跟娜拉達爭吵了起來,在爭吵過程中,阿奴瓦表示無法理解爲何娜拉達如此看重椰子殼,自己一門心思放在娜拉達身上,結果換來的全是娜拉達的冷漠對待,接著阿奴瓦越吵越激動,忽然抱住娜拉達想強行親吻對方,娜拉達掙脫阿奴瓦的摟抱之後,狠狠給了對方一個耳光。

阿奴瓦由于跟娜拉達大吵了一場,心情極爲不悅,爲了發泄心中的不快,阿奴瓦與一位年輕女郎相識,二人在約會過程中被薇塔撞到,面對老公出外偷人,薇塔氣得當場指責年輕女郎的不是。不料年輕女郎不是一個善類,竟然毫不羞愧的挖苦薇塔已是昨日黃花,言外之意就是說薇塔已經老了。在二個女人的爭吵中,阿奴瓦非便不勸解,反而開口數落薇塔的不是,並且表示自己這麽多年以來最看重的女人除了自己的媽媽,接下來一個就是娜拉達了。說完話阿奴瓦揚長而去,薇塔不依不搔也跟了出去,扔下萍蕾與年輕女郎對峙。本來萍蕾想教訓一下年輕女郎,奈何對方手中持有武器,萍蕾只得做罷離去。

當萍蕾得知娜拉達暗中攝合瓦務與椰子殼成婚的事情之後,又氣又急之下險些失去理智,薇塔見狀拉著萍蕾的手耐心勸說自己的侄女。正好娜拉達從屋外走進來,娜拉達完全不把薇塔三人放在眼裏,當作沒看到任何一個人一樣徑直往內屋走去,剛從薇塔三人身邊走過,薇塔在娜拉達身後大聲表示決定不讓娜拉達的婚姻計劃成功,另外她也會把阿奴瓦再次奪回來。

電視劇《天國鳳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分集介紹:第14集劇情

馬諾領著娜拉達與椰子殼住進了一家假日酒店,馬諾轉身去停放汽車的時候,娜拉達忽然發現酒店牆壁張貼的一張畫相,于是詢問酒店服務員畫中之人是誰,服務告訴娜拉達畫中之人是卡斯塔亞新任國王。

幾個人的談話被一名男子看在眼裏,這名男子找是明拉君的手下,明拉君得知娜拉達來到了卡斯塔亞,當場喜悅不已,隨後叮囑手下人密切注意娜拉達的動靜。

娜拉達來到一家商店購買鳳凰護身紅包,卻被商店的人告知鳳凰産品由于前任國王下台,已經明令禁止對外出售。

娜拉塔不得已之下,轉而去別處尋找鳳凰産品,此時明拉君的手下人假扮成一位商店老板,在路上攔住娜拉塔,聲稱自己有商店有鳳凰産品賣,娜拉達聞言便跟著店老板走去,警覺的馬諾趕緊攔住娜拉達,娜拉達由于購買鳳凰産品心切,當場喝令馬諾不要阻攔自己,馬諾不得已之下只得跟隨娜拉達一同前往商店。

來到商店中,明拉君的手下來將鳳凰産品展示給娜拉塔看,以此同時,明拉君暗暗藏在旁邊打量著娜拉達,確認娜拉達就是自己十多年不見的愛人。

隨後娜拉達離開商店,追殺明拉君的殺手驅車緊跟娜拉達的汽車,路上雙方發生了槍戰,明拉君的手下出現保護娜拉達離開,在激戰中,娜拉達與椰子殼失散,椰子殼被帶到了之前出售鳳凰的商店中。因爲椰子殼是娜拉達身邊的人,明拉君便掏出一只隨身攜帶的鳳凰紅包給手下人,叮囑對方將物品送到椰子殼手中,再由椰子殼送到娜拉達手中,以此向娜拉達暗示自己還活著。

回到泰國之後,娜拉塔發現了椰子殼身上的鳳凰紅包,于是追問物品從何而來,椰子殼便將自己的身世說了出來,當年自己尚在襁袍中的時候,母親在自己的手上系下了一只鳳凰紅包,從此形影不離伴身自己成長。娜拉達越聽越發現椰子殼的遭遇跟自己當年的親生女兒一模一樣,當場便知道椰子殼就是自己的親生女兒。

待椰子殼一離去,娜拉達忍不住失聲痛哭起來。門外的椰子殼毫不知情,忽然聽到娜拉達在房中哭泣的聲音,便敲門詢問發生了什麽事情。娜拉達打開門之後,一把抱緊椰子殼,請求椰子殼一直陪伴自己,永遠都不要離開自己。

電視劇《天國鳳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分集介紹:第15集劇情

阿奴瓦知道娜達拉出國旅遊的真實目的是尋找舊愛,于是借著心中的不快對著微塔大發雷霆,微塔還從沒過阿奴瓦如此怒氣,回到家便失聲痛哭起來。一旁的傭人索非見狀便安慰女主人,不想因爲語言不當反倒遭來女主人一頓訓斥。諾拉終于得知馬諾在什麽地方工作,某天,諾拉徑直來到娜拉達的住所,當著娜拉達媽媽的面數落椰子殼的不是,薩母雖然也不喜歡椰子殼,但也一樣不喜歡諾拉。正當她打算驅趕諾拉的時候,馬諾忽然來到了娜拉達的家。

諾拉一見到馬諾,故意表現出親熱的舉止,以此向旁人證明她是馬諾的女朋友。

阿奴瓦一直對娜拉達出國的事情狄狄于懷,某天,阿奴瓦來到娜拉達的房間當場指責對方出國尋找舊愛。二人爭執的時候,馬諾聞訊闖入娜拉達的家中,一旁的衛特見狀攔住馬諾,並且對其拳腳相加,礙于是公衆場合,馬諾只得忍受衛特的拳腳沒有還手。直至娜拉達的母親訓斥衛特隨意在自己家中打人的時候,衛特才停了手。

馬諾一見衛特停手,迅速上樓沖進了娜拉達的房間,恰好阿奴瓦正強行摟抱娜拉達欲行不軌,馬諾見狀迅速拉開二人,並且將娜拉達帶出了房間,阿奴瓦見好事被人破壞,氣不打一處來,揮拳就像教訓馬諾,怎奈馬諾身手了得,阿奴瓦反倒被馬諾好好教訓了一頓。

阿奴瓦在保镖衛特的護送下驅車離去,汽車離開娜拉達家之前,阿奴瓦惡恨恨地盯著馬諾,揚言絕對不會放過馬諾。

由于看到馬諾與諾拉親密的舉動,椰子殼心中一直悶悶不樂,此時娜拉達一行人准備吃飯,提起依然站在屋外的諾拉,娜拉達提議邀請諾拉一同入屋吃飯。隨後薩母走到屋外極不情願將主人的邀請告知給諾拉,諾拉一聽開心無比,此時馬諾從屋中走出來,拉著諾拉就想勸說對方回家,無奈諾拉已經鐵定心腸一定要在娜拉達家中吃飯,馬諾不得已之下只得放諾拉入內。

擺好飯菜之後,馬諾心知自己的身份在娜拉達家中微不足道,于是表示自己沒有資格跟娜拉達一家吃飯,自己應該去櫥房吃飯。說完話轉身要走,諾拉看在眼裏計上心來,當場拉住馬諾聲稱就當是一起吃結婚喜宴。此話被椰子殼聽在耳中,心中悲傷無比,瓦務見狀將椰子殼摟在懷中安慰對方。

泰劇《天國鳳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分集介紹:第16集劇情

瓦務與椰子殼的關系愈發親密,萍蕾眼見心上人被奪走,心中異常焦急,薇塔見狀帶著侄女悄悄跟蹤椰子殼二人,准備找機會懲治椰子殼。

瓦務買了一大堆衣服給椰子殼,其間二人逛商場逛累了,找了一家餐廳小坐片刻,瓦務因爲內急離桌上廁所,薇塔借著只有椰子殼一人的機會帶著侄女來到了椰子殼的桌邊。隨後薇塔使計用茶水浸濕了椰子殼的衣服,此時瓦務上完廁所回來,一見椰子殼衣服濕透便問是怎麽回事,薇塔謊稱是椰子殼自己不小心弄濕的,面對氣勢洶洶的薇塔,再加上自己的衣服濕透了,椰子殼一聲不吭起身離洗手間方向走去。瓦務見狀也要跟過去,被萍蕾一把攔住,萍蕾聲稱自己可以安慰椰子殼,隨後走進了女廁所。

進入女廁所之後,萍蕾露出真面目,將椰子殼的頭按到水池中狠狠嗆了幾口水,二人在爭執的時候一位掃地大媽推門而入,一見廁所內的情景,大媽聲稱要報警,萍蕾見狀撒謊聲稱椰子殼是小偷,然後離開了廁所。

薇塔見侄女已經好好教訓了一頓椰子殼,遂拉著侄女往商場外面走。瓦務拉著椰子殼離開商場的時候,忽然接到了薇塔打來的電話,在電話中微塔聲稱椰子殼在洗手間推倒萍蕾,但是瓦務並沒有相信薇塔的電話,挂斷電話之後繼續拉著椰子殼往商場外面走。回到家之後,瓦務顯得疲憊之極,父親見狀便問放在車內的女式衣服是買給誰的,瓦務心知不能把真實情況說出來,當即謊稱是隨意買的,根本沒有想過送給誰,父親見狀則表示把衣服送給萍蕾,瓦務聞言心中雖然不願意,也只得點頭答應。

隨後薇塔接到了瓦務父親的邀請,得知瓦務要把新買的女裝送與侄女之後,薇塔歡天喜地的拉著萍蕾家中。

馬諾依然對椰子殼一往情深,某次邀請椰子殼去一家餐廳吃火鍋,不料二人在吃火鍋的時候正好遇到在餐廳工作的諾拉,諾拉一見椰子殼也在,當場大發雷霆,餐廳經理聞訊而來表示要解雇諾拉,諾拉反倒理直氣壯跟經理吵了起來。

回家路上,汽車緩慢前進,一路上,椰子殼在車中勸說馬諾應該跟諾拉走在一起。諾拉之所以一直視自己爲仇人,無非就是在吃馬諾的醋,面對椰子殼的勸說,馬諾沒有表態,心中依然深愛著椰子殼。

泰劇《天國鳳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分集介紹:第17集劇情

深夜,馬諾將椰子殼摟在懷中,深情對其表示愛其一生一世,待椰子殼離去之後,娜拉達忽然出現,面對女兒喜歡的男人,娜拉達當場無情告誡馬諾以後不要再糾纏自己的女兒。馬諾聞言遂追問娜拉達爲何阻止自己跟椰子殼來往,娜拉達則做作神秘拒絕向馬諾透露原因。

椰子殼回到家中,聯想到近日萍蕾的過節,心中依然悶悶不樂,娜拉達見女兒愁眉不展,便問其發生了什麽事情,椰子殼不願意把近來的事情告訴給媽媽,娜拉達無奈之下只得不再追問椰子殼發愁的原因。

娜拉達終于原諒了阿奴瓦,次日,娜拉達在司機馬諾的護送下,帶著椰子殼坐車搬回阿奴瓦的家中,恰好諾拉帶著外婆來到了娜拉家,車中的椰子殼一見外婆,遂要求馬諾停下汽車,無奈娜拉達堅決不同意椰子殼下車看望外婆,椰子殼只得無可奈何的流下了眼淚。

薩母一見諾拉帶著一個老太婆在娜拉達家的門口大喊大叫,于是關閉了大門口。諾拉和外婆不服氣,站在鐵門外面大喊大叫。二人的叫聲被屋內的娜拉達媽媽聽到,娜拉達媽媽便詢問薩母發生了什麽事情,薩母吱吱唔唔不敢透露實情,娜拉達的媽媽見狀便來到了大門口,一見是諾拉,于是將二人放進了屋中。

諾拉與外婆進屋之後,開始對娜拉達的家人惡語相向,隨後離開了娜拉達的家,娜拉達的母親回想起二人之前說的話,氣得當場跌坐在沙發上。

娜拉達回到了阿奴瓦的家中,正好薇塔也在,薇塔一見娜拉達又回來了,心中嫉恨無比,出言挖苦娜拉達,娜拉達鎮靜的與薇塔周旋,當場把薇塔氣得七竊生煙。

事後薇塔回到家中,暗中打電話叮囑索非一定要好好監視娜拉達的一舉一動。

晚上用餐的時候,娜拉達向阿奴瓦透露椰子殼也在阿奴瓦的家中,並且希望椰子殼一同就餐,阿奴瓦離言雖然心中不快,但還是叫傭人把椰子殼叫到了餐桌前。

椰子殼心知阿奴瓦與索非都在排排擠自己,于是主動提出在櫥房中吃飯,索非一聽椰子殼要到櫥房裏面吃飯,搶先把櫥房裏的房菜全部倒進了垃圾桶。面對索非蠻橫的行爲,衛特警告對方以後要是發生了什麽事情,一切都是咎由自取。馬諾接到上司的安排,去卡斯塔亞搜集一個重要人物的資料。

泰劇《天國鳳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分集介紹:第18集劇情

娜拉達回到阿奴瓦家中不久,薇塔帶著大包小包也來阿奴瓦家中居住,娜拉達見狀挖苦薇塔頂多只是一個小三的角色,此言氣得薇塔當場要教訓娜拉達,椰子殼生怕娜拉達受到傷害于是攔擋在雙方的中間。

薇塔一見椰子殼替娜拉達出面,遂吩咐索非教訓椰子殼,索非二話不說沖到椰子殼面前對其拳打腳踢,直至娜拉達出面阻止索非才停手。

此時阿奴瓦從外面回到家中,一見二個妻子又在爭吵只覺頭痛不已,娜拉達見阿奴瓦回來了,便當場指責阿奴瓦不守信用,依然讓薇塔來糾纏自己。阿奴瓦自知理虧,當場對薇塔表示,如果薇塔想在自己的家中住處來,必須帶著女傭向娜拉達下跪道謙。薇塔聞言悲憤萬分,心中雖然不情願,回到客房中左思右想,最終決定向娜拉達下跪。

當著娜拉達的面,薇塔下跪道謙,隨後索非也向椰子殼下跪道謙,心地善良的椰子殼一見比自己年長的索非向自己下跪,急得趕緊扶起地上的索非。

一天,阿奴瓦坐在電腦面前發呆,保镖衛特見狀便提起了娜拉達與薇塔之間的恩怨,阿奴瓦表示自己對不起娜拉達,娜拉達之所以一直恨自己,主要原因就是十幾年前扔掉了對方的親生女兒。

瓦務打電話到阿奴瓦的家中想約椰子殼出去玩,不料卻被索非接到了電話,索非把事情9度網告訴給了薇塔,薇塔當場跟萍蕾想好了一個計劃。

瓦務一來阿奴瓦的家中,還沒進屋尋找椰子殼,萍蕾便扶著薇塔走了出來,一見瓦務聲稱阿姨患病不舒服。瓦務見狀二話不說將薇塔扶進汽車准備送往醫院治療,萍蕾亦一同鑽進了車內。

汽車開出沒多遠,薇塔表示不想去醫院,只想去一個安靜的地方休息一下,瓦務便把汽車開到了寺廟外面。

椰子殼正在後院澆花的時候,馬諾忽然出現,神色緊張的聲稱找椰子殼有重要的事情,椰子殼相信了能諾的話,隨其坐上汽車離開了阿奴瓦的家。這一切全被索非看在眼裏,遂把情況報告給了娜拉達,娜拉達聞言緊急撥打女兒的電話,卻發現女兒將手機落在了家中。隨後娜拉達驅車出外尋找女兒,正好在路上撞見馬諾停車強行親吻椰子殼。不容馬諾解釋,娜拉達怒不可遏地將女兒帶回了家中。

泰劇《天國鳳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全集大結局:第19集劇情

娜拉達將椰子殼帶回家中之後,椰子殼無非理解媽媽的做法,母女倆當場爭吵起來。一天,瓦務來到娜拉達媽媽家中,找到馬諾之後,瓦務表示自己這一輩子只愛椰子殼一人,馬諾是不可能從自己手中搶走椰子殼。待瓦務離去,馬諾左思右想,終于明白爲何娜拉達再三阻止自己跟椰子殼來往,原來對方有意將女兒許配給瓦務。

薇塔依然在阿奴瓦家中大吵大鬧,阿奴瓦在爭吵中終于扇了薇塔一個耳光,這一切全被准備從樓上走下來的娜拉達看在眼中,隨後娜拉達回到了房中。阿奴瓦來到娜拉達的房中,當場表示自己非常在意娜拉達。娜拉達則向阿奴瓦表示,薇塔如何對待自己都不要緊,但是絕對不能騷擾椰子殼,不然她絕對不會放過薇塔。一日晚餐,在薇塔敵意的目光中,娜拉達裝做沒事一樣將椰子殼叫到桌前用餐。薇塔見狀忍無可忍,當場挖苦椰子殼是一個低級的貧賤人士。一旁的阿奴瓦因爲有言在先,只得裝做沒聽到一樣繼續吃晚餐。

椰子殼用餐完畢來到櫥房,索非隨後跟來對椰子殼風言風語,椰子殼一改往日逆來順受的性格,開口挖苦索非貧賤的身份。索非惱羞成怒伸手就想扇椰子殼的耳光,不料反被椰子殼狠狠扇了一耳光。二人爭執間萍蕾也來到了櫥房,一見椰子殼在教訓索非,當場就想偷襲椰子殼,不料又被椰子殼扇了一耳光。隨後薇塔也加入了戰鬥,三個人都不是椰子殼的對手,雙方打得不可開交之時,娜拉達出現在當場,二話不說帶走了椰子殼,衛特則冷著面孔向薇塔表示,如果對方再繼續吵鬧下去,一定會被走出阿奴瓦的家。

朋財始終記挂女兒椰子殼,一日積攢了一些錢,還給諾拉外婆之後,在諾拉的帶領下來到了娜拉達媽媽的家門口。薩母一見諾拉帶來一個叫化老,避之不及的透露椰子殼跟馬諾約會去了。諾拉聞言氣得扔下朋財就走,朋財隨後跟上,二人在路上發生了爭執,最後朋財被諾拉嚇走。

馬諾在上級安排之下來到了卡斯塔拉的邊界,隨後一群接頭人將馬諾帶到了一處軍事基地。

薇塔正在開車,忽然接到索非的電話,得知娜拉達要去阿奴瓦的公司,薇塔氣急不已。

泰國電視劇《天國鳳凰/Heavenly Phoenix Hong Fah》全集大結局:第20集(天國鳳凰第1部)

薇塔氣急敗壞帶領萍蕾來到阿奴瓦的公司,當著阿奴瓦的面聲稱娜拉達來到了公司裏面,一番搜尋之後,壓根沒有找到娜拉達的身影。此時阿奴瓦的保镖早就看不慣薇塔的行爲,當場冷言冷語開口請求薇塔離開公司,薇塔無奈之下只得含怒離去。

馬諾依然在卡斯塔亞的邊界,提到上頭安排的任務,另一個幫手表示上頭怎麽安排就怎麽做。到了晚上之後,馬諾與幫手跟明拉君會面,不料在會面過程中遇到敵人的追擊,助手當場中彈身亡,馬諾則不在所蹤,而明拉君,則跳河遊到對岸藏在一棵大樹背後避過了追兵。

娜拉達受瓦務的邀請參加一場酒會,在酒會上,娜拉達有意攝合瓦務與椰子殼,于是專門選擇跟椰子殼有關的話題談話。在談話中,娜拉達聽到旁邊的幾個女人在討論自己的女兒椰子殼,幾個女人大聲說椰子殼是一個低賤的女孩,這樣的女孩簡直是汙染了貴族的生活場所,娜拉達聞言走到幾個女人面前,當場開口反諷幾個女人沒有教養背的說人。

趁著娜拉達外出,索非又來挑釁椰子殼,椰子殼自然不會讓索非得逞,當場拿起熱水潑向索非,索非被熱水潑到之後惱羞成怒,當場與聞聲而來的薇塔以及萍蕾將椰子殼關押起來。待娜拉達一回來,得知自己的女兒被薇塔關押,娜拉達立即給了薇塔一個耳光,薇塔頓時怒從中起,迅速反擊娜拉達,一旁的瓦務見狀只得出手勸阻二人停手。

薇塔逼迫阿奴瓦從二個妻子裏面選擇一個,阿奴瓦對薇塔表示,自己離不開娜拉達,薇塔聞言有如五雷轟頂。

瓦務的父親知道兒子喜歡椰子殼,于是瓦務的父親在一次談話中對瓦務表示,以後決不可能讓椰子殼進入瓦家,瓦務聞言當場表示如果父親真的這樣做,自己就去英國讀書再也不回來。

不久之後,瓦務真的收拾行囊准備離開泰國,瓦父見狀勸說瓦務不要義氣用事,不要光想著椰子殼,還要記得自己有一個父親,瓦務根本不聽父親的勸告,依然埋頭整理行禮。瓦父見狀又拿出馬諾說事,聲稱椰子殼喜歡的人是馬諾,因此瓦務根本沒機會跟椰子殼在一起,瓦務聞言當場反駁父親,聲稱一定要跟馬諾鬥爭到底。(大結局)

 說明  因可能的版權問題本站不再提供該資源下載,您可以使用eMule(百度eMule或電驢下載安裝)軟件搜索該資源名下載。參考文檔:eMule如何搜索文件?
 
《麻雀變鳳凰》分集劇情介紹(1-28全集)大結局內容介紹
  圓月要按照假遺囑分邵家的財産,逼迫劉衛強當她的律師。《麻雀變鳳凰》分集介紹:第二十七集  邁克向圓月提出離婚,並且告訴圓月,邵源甲已經把財産全部捐給慈善機構了,圓月忿忿不平,她追問邁克,你愛過我嗎...查看完整版>>《麻雀變鳳凰》分集劇情介紹(1-28全集)大結局內容介紹
 
《浴火鳳凰》分集劇情介紹(1-40全集)大結局內容介紹
  隨想將裝有浴火鳳凰、傲雪玉龍及連城股權轉讓書的箱子作爲結婚禮物送給家謙和無瑕,轉身離去。厲段勝男從隨想留下的信中知道了一切,原來他就是長腿叔叔……無瑕和家謙急急追出尋找隨想…&hel...查看完整版>>《浴火鳳凰》分集劇情介紹(1-40全集)大結局內容介紹
 
《鳳凰王Hemeraj》分集劇情介紹(1-12全集)大結局劇情內容介紹
《鳳凰王Hemeraj》分集劇情介紹(1-12全集)大結局劇情內容介紹
中文名:《鳳凰王》英文名:Hemeraj集 數:12集電視台:CH7鳳凰王主演:Aum Patchrapa Chaichua、Num Sornram Theappitak泰劇《鳳凰王Hemeraj》劇情梗概:大結局  男主角Num從小被仇家收養,Num的父親以爲兒子葬身...查看完整版>>《鳳凰王Hemeraj》分集劇情介紹(1-12全集)大結局劇情內容介紹
 
《菜鳥變鳳凰》分集劇情介紹(1-51全集)大結局劇情內容介紹
《菜鳥變鳳凰》分集劇情介紹(1-51全集)大結局劇情內容介紹
韓劇名:《菜鳥變鳳凰》又 名:《玻璃之城》英文名:City of Glass 集 數:51集 導 演:趙南國(《香港特急》《遇上完美鄰居的方法》)編 劇:崔賢景(《比天高比地厚》《百萬朵玫瑰》《再見悲傷》) 主 演:梁...查看完整版>>《菜鳥變鳳凰》分集劇情介紹(1-51全集)大結局劇情內容介紹
 
韓劇《菜鳥變鳳凰》分集劇情介紹(1-51全集)菜鳥變鳳凰大結局內容介紹
  鄭敏珠(尹素怡 飾)成長在平凡而不寬裕的家庭,經過兩次失敗後,好不容易被電視台錄用爲主播。爲了成爲主播,得到肯定生存下去,不惜付出各種努力,但時運不濟,遇到了很多挫折。  她得到當家主播樸錫鎮(金承修...查看完整版>>韓劇《菜鳥變鳳凰》分集劇情介紹(1-51全集)菜鳥變鳳凰大結局內容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