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什麽年輕設計師「越努力」未必「越幸運」?

  對新人設計師來說,爲什麽「越努力」未必「越幸運」?今天阿裏的設計師總結了四個針對新人的建議,都是實戰來的經驗,特別有借鑒意義,如果感覺自己即使一直努力,也沒有獲得跳躍性的進步,那強烈建議把這篇認真看完,相信對你有幫助。

  身爲「未畢業」或「剛畢業不久」的年輕設計師群體一員,我能感知到很多同齡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激情」與「努力」的光芒,這也是相比經驗豐富的設計師群體,我們爲數不多的算是優勢的地方。「努力」一詞也曾是很多人對我的印象,但是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這個詞並沒有帶給我想象中的收獲,反而讓自己精疲力竭、迷茫無助、在接二連三的「失敗」而非「成功」面前痛苦不堪。很久之後再反思原因,覺得本質還是因爲自己內心的「浮躁」蒙蔽了雙眼,把「努力」引向了歧途,最終自然南轅北轍。

  前期溝通很重要,主動請教求助他人

  很多設計師都喜歡發「最後確定版、終極確定版、最終極確定版、絕對不改版、絕對不改版」一類的截圖段子,我自己也曾經有過被折騰得精疲力竭的類似經曆。這固然可能是需求方隨意變更需求的緣故,但反過來一想,是不是也說明設計師的前期溝通工作做得還不夠好呢?

  反思我自己,很多將完成度已經較高的設計方案徹底推倒重來的情況,都源于自己在前期溝通的時候不夠「追根究底」。如在産品與産品每一個模塊的目標定位上機械重複産品經理的觀點,而沒有深入追問産品經理:目標本身在産品當前的場景下是否真的適用? 你提供的功能與內容是否真的能達成相應的目標?不會提前向産品經理發出疑問,結果中途産品經理自己發現問題砍掉一些不合適的模塊後,自己已經完成了大半的設計也只好無奈放棄。而面對一些「沒時間做」、「優先級太低」、「技術實現成本高」的理由時,也容易不加細問就輕易妥協修改自己的設計方案,推倒之前的心血。

  作爲資曆淺薄、還沒有建立起威望和影響力的新人,我們有時會難以自主發現産品層的問題、或者發現了但提出來根本說服不了別人,這就需要我們有意識地去向自己的mentor與主管、其他UED團隊成員請教求助。我認識的很多阿裏設計師對産品/業務都有很高的熟悉度與深入的思考(不知道是不是阿裏系的特征哈哈),在我們團隊的設計內審裏,大家並不會將時間全用來探討交互與視覺上的細節優化,相反,很多時候他們會提出業務、産品層面的疑問,質疑設計目標是否足夠清晰合理,是否在爲「僞需求」浪費時間,給出說服需求方/前端的方式建議,靠譜的mentor/主管知道情況後還會親自爲新人出面擋掉「僞需求」。而如果自己一直悶頭沈浸在項目組裏,遇到目標准確清晰、理解設計體驗重要性的需求方還好,否則各種被不靠譜需求牽著鼻子走、各種臨時緊急出/改設計方案、最後還拿不到結果,對設計新人來說會是非常痛苦的折磨。

  勿讓表面上的勤奮,掩蓋思維上的懶惰

  我們可能會注意到這麽一類設計師:總是工作到很晚,無時無刻不在畫草圖、開軟件、寫文檔,大多時候按時保質基于需求輸出設計方案,延期交付了還會愧疚自責。但爲什麽有些時候,如此「勤奮」的設計師,本質卻只是做著修修補補的表面工作,不能真正推動産品再上一個檔次,不能獲得更大的話語權呢?

  問題還是缺乏深入思考與主動驅動産品改進的意識。在手機端,交互新穎、視覺炫目、在體驗上難以挑剔的APP數量可謂數不勝數,可即使是APP體驗狂人,有欲望持續頻繁打開的APP永遠只是少數。對于To C産品設計師,在專心打磨自己産品的用戶體驗之余,不妨跳出來思考一下:如果我不是這個産品的設計師,我是否能被這個産品吸引?是否有足夠動力去使用它?我用它而非用它的競品原因又是什麽?有時可能就會發現自己的工作一直在框架之內,如果不去深入思考如何打破這個固有的産品形式框架,自己的設計工作做得再好,也難以得到市場真正認可。對于我這樣的To B産品設計師,有時會難以把自己模擬爲真實用戶(比如不懂技術的設計做To Dev的産品),接觸真實用戶也比較困難(比如商家用戶,邀約訪談不算輕松,不像有些To C旁邊隨便找個人問都OK),這就要求我們用更多時間主動關注用戶反饋與後台數據,多接觸傾聽對用戶痛點了解更深的用研、産品、運營的觀點,發現可以推動産品提升一個檔次的機會點,這是我自覺目前做得還不夠好的地方。

  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說服力」與「執行力」,這也是我作爲設計師目前最缺失、也最因此佩服專業産品經理的地方。有些設計師覺得産品經理好像只會動嘴皮子什麽都不做,但嘴皮子動得好也是很了不得的能力,能夠說服「這個交互實現不了」、「這個地方沒必要花這麽大成本」的開發,能夠推動産品設計方案細致入微地還原,而不是停留在紙面功夫上。畢竟用戶只會看最後的結果,而不會知道和在意你背後爲此畫過多少精美絕倫卻落實不到位的飛機稿。

  學會「恰到好處」的投入,而非迅速燃盡熱情

  我發現自己有一個特征:一旦在某個時間內付出100%精力瘋狂熱愛和追逐某件事物,這個熱情也往往不能持久,而在熱情燃盡之後,對這件事物就不會再提起分毫興趣。而初入行用戶體驗設計時,我是差一點就走上了似曾相識的道路。

  還是實習生的時候,簡直恨不得把自己全部精力都撲在「做設計」上,可以爲了想一個設計方案、畫一張高保真廢寢忘食(忘記吃晚飯是常有的事),在公司其他實習生都早早回家時楞是主動加班熬到很晚。結果久而久之,身體狀況開始下滑,頻繁咳嗽生病,時不時感到疲憊,周末幾乎就是整天躺著什麽事情都不想做,狀態也非常不穩定,低谷時期工作幾乎是事事出錯天天挨罵。而這樣的全情投入,得到的結果卻是項目推進乏力、不冷不熱最後基本停止更新,實習留用以無果收場,同期的校招結果也因爲缺乏足夠精力對待而一片蕭條。如果那個時候沒有人站出來拉我一把,我現在應該已經在從事與設計完全無關的行業了吧:)。

  來阿裏後,我開始變得更「聰明」,追求工作與生活的平衡,准時三餐,有了工作日下班前進健身房的習慣,學會合理分配自己的時間精力維持狀態的穩定持續,培養更多愛好讓自己的周末充實而不疲憊。基本變得很少加班(996是什麽,能吃嗎)早早回家,但進步反而比「全力以赴」時快上很多很多。

  理性看待短期失敗,不急于自證,風物長宜放眼量

  我們知道努力並不能100%換來成功,項目不成功的情況其實挺常見,但這不能說明設計師就不優秀,聰明的設計師不會一直陷在委屈絕望的情緒中,而會理性看待短期內的失敗,從中反思汲取經驗教訓,也許這就是日後破繭成蝶的引子(我個人如果沒有去年的挫折與痛苦,而是一路順風順水,今年不可能突然進步這麽多,當然,也要感謝當初mentor們的引導和阿裏這個超棒的新環境催化進程^^)。之前在知乎上看到一段話,頗有共鳴:「因爲用力會不自覺地提高你的預期。不要像個孩子一樣向這個世界索取回報,自我的用力感覺、委屈,不能成爲你的籌碼。太用力的人更容易産生期望落差,更不願接受自己找錯了方向的事實。努力沒有回報本身,就是非常讓人絕望的事情。輕裝上陣的人,回旋的余地更大。」

  不要急于通過努力來在短期內證明自我,其實這需要天時地利人和,也需要一點時間與耐心。回想起自己最浮躁的時光,整天嚷著學這學那,其實並不是真心想學,而是發現找不到可以碾壓別人的點,急著證明自己 還是有「比你們強」的能耐。但對于我們這些22、23左右年齡段的應屆設計師來說,最珍貴的其實不是當前的能耐,而是潛力與發展空間(這也是很多大公司擇人的標准),這些都需要經過時間曆練才顯現出來,不急不躁、保持一顆非凡人的平常心,每天進步積累一點點,總有一天會讓別人突然看到自己身上耀眼的光芒。
 
 
 
 
 
© 王朝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