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科「暴利」真的存在嗎?

  小小一顆種植牙,不過幾立方厘米,材料成本僅爲千元,消費者卻要付出萬元以上的價格。從出廠到鑲嵌的十倍差價,牙科真的是暴利嗎?!

  ▶首先,所有「以物料成本算利潤」都是混淆視聽

  媒體酷愛爲各行業算物料成本和售價的差距,然後指出行業「暴利」

  「XX行業(或産品)存在暴利」,這是經常出現的新聞標題,近年被曝光的有眼鏡行業、美甲行業、星巴克咖啡、蘋果手機等等。

  這類新聞無一例外是把産品的物料成本算一下,然後再和售價對比,結果自然是令人咋舌的差距,最後這個差距就被稱作「暴利」。在指出「暴利」後,媒體經常還會進行道德譴責和呼籲「管一管」。

  這種算法的錯誤比人們想象的還要大

  明眼人馬上可以看出,上述算法算出的利潤不是淨利潤。這一點算賬的記者可能也知道,所以他們有時會看似「嚴謹」的在新聞內文中使用「毛利近10倍」、「毛利潤高達98%」這樣的措辭,以示自己說的不是淨利潤。但是第一,既然記者知道毛利潤和淨利潤有區別,爲何在標題等重要位置的表述中將毛利潤高等同于暴利?第二,除去物料成本的所得,就可以稱爲毛利潤嗎?

  答案是不能。在企業財務統計中,毛利潤指的是銷售收入減去銷售成本,銷售成本又包括物料成本和勞務成本。而美甲、牙科這樣的行業明顯是以提供勞務爲主,算毛利潤的時候光排除物料成本不排除勞務成本,這是避重就輕。

  進一步看,房租、水電、設備折舊、稅收這些經營成本也不可小觑;另外在企業財務統計中還有一項成本是利息支出,因爲企業的資金周轉會産生利息支出。

  除了上面這些較爲明顯的成本外,還有一些人們不容易想到的隱性成本,比如占用資金的成本。舉個例子,如果我有100萬,買成理財産品可以吃利息,買成牙科診所的設備就吃不到利息了,這個損失其實也是種成本。

  把這些銷售成本、經營成本、資金成本等扣除後,得到的才是淨利潤。看一個行業或産品有沒有暴利,當然首先得看淨利潤而不是毛利潤。

  ▶牙科診療的特征注定了這個行業的高成本

  牙科診療對醫生資源的占用多

  牙科醫生馮剛在文章《您是需要買一顆烤瓷牙,還是需要一位好牙醫?!》中感歎:臨床中患者見面就問「醫生,烤瓷牙多少錢一顆?」,其實這是舍本逐末。患者首先需要的是一個好牙醫而不是一顆烤瓷牙,患者來診所購買的首先是醫療服務而不是烤瓷牙商品。

  醫療服務值多少錢呢?馮剛指出自己(同時配一個護士)在順利的情況下裝一顆烤瓷牙需要3小時——包括口腔檢查與咨詢,30分鍾;術前研究模型,15分鍾;做臨時冠的蠟型,30分鍾;麻醉並預備牙體,25分鍾;預備後放大鏡下抛光,10分鍾;取模,15分鍾;做臨時冠,40分鍾;灌模10分鍾;填制作單和寫病曆10分鍾;試戴烤瓷牙並粘結,30分鍾。

  牙醫的3小時值多少錢呢?在全世界範圍內,牙醫的身價都不低,因爲這一行不好幹。一位在美國牙科診所工作的中國醫生解釋說:「很多博友提到牙醫的收入很高,但是牙醫的工作強度很大,而且真的很辛苦。很多的時候正畸的醫生和做美容牙冠的牙醫,爲了讓牙套或牙托能與口腔契合,戴著手套的感覺不是很貼切,都會用不帶手套的手去觸摸和固定,人的口腔裏各種病菌和汙血,甚至艾滋病毒;他們付出後得到了他們應當得的。講一個小笑話:『病人問:你覺得惡心嗎,每天在這麽髒的病人的嘴裏挖來挖去的。牙醫答:不覺得,我把那嘴,當成錢包來掏的』。」

  牙科診療對場地、設備、投資的占用也多

  開牙科診所不像開菜市場,後者顧客流動性很大,前者相反。牙科患者躺在椅子上接受治療經常需要個把小時,所以牙科通常采取預約制。患者流動性小,也就代表顧客數量少,因此場地費用、設備折舊、投資回報(據報道一台高端牙床賣給私立醫院大概35萬元)均攤在一位患者頭上的就多。

  高成本自然高收費,其它國家看牙費用一樣不低

  據美國PLAZA牙科醫院的醫師介紹,在美國種一顆牙平均收費3500美金,也不是小數目。牙科診療的費用高也驅使美國人注意牙齒保健。美國人尤其注意預防牙周病,因爲牙周病是牙齒脫落的最主要原因。爲了預防牙周病,美國人普遍一年洗牙2次,家庭備有牙線、沖牙器等。而中國人的牙齒保健知識還普遍缺失,更別提養成保健習慣了。

  一位中國牙科醫生說,「我一看到電視上的牙膏廣告就氣得牙癢癢,這些廣告完全是誤導人,讓你以爲刷牙能解決一切問題」。實際上刷牙去除不了牙結石,而牙結石會引起牙周病。另一方面,能去除牙結石的洗牙卻被中國人誤認爲是一種損害牙齒的做法。

  所以媒體與其去揭露牙科「暴利」,還不如去揭露牙齒保健誤區;中國牙病患者與其爲看牙費用心痛,還不如培養自己的孩子養成保護牙齒的習慣。要知道,中國人的牙周病發病率非常高,甚至在美國牙科診所看牙周病的也主要是華人。

  ▶即便牙科有暴利的情況,也是源于不充分和不平等的競爭

  開牙科診所受牌照限制,所以口腔市場還不是充分競爭的市場

  美國的種牙價格不低,但實際上還是被競爭拉低了,因爲中國人和韓國人在美國開了很多牙科診所,種一顆牙只要2000甚至1800美金。所以說競爭是降低價格的法門。

  但是據在上海經營多家口腔診所的毛先生介紹,在中國想要開設一個牙科診所,最要緊的就是從衛生局拿到醫療衛生設置批准書,才能把醫療器械許可證辦出來。想辦證,和監管部門關系好的話十幾萬元、3個月內搞定,關系不夠硬的話就要20萬-30萬元,可能還得等個半年多,才能從主管部門拿到證件。

  這樣的牌照發放方式,實際上是設置了市場進入門檻,阻礙了一些潛在的競爭者。

  私營和公立牙科不平等競爭,可能催生一些對患者的短視行爲

  中國的牙病患者就診左右爲難,去公立醫院怕服務不好,去私人診所怕上當受騙。所謂上當受騙就包括被醫生忽悠花冤枉錢,等于給診所貢獻了暴利。

  就醫是一個嚴重信息不對稱的過程,如果醫生要純心忽悠,患者防不勝防。那麽這個問題如何解決呢?還是得靠競爭。比如美國的牙科醫院絕大部分是私營的,互相經過長期的競爭後,形成了比較穩定的格局,很多牙科診所有固定的一批老顧客。醫生和老顧客之間有一層人情關系,就不好忽悠。

  而中國的牙科醫院分爲公立和私營兩大塊,前者免稅、還可以部分使用醫保;後者作爲營利性醫療機構不免稅也不能使用醫保,所以兩者的競爭是不平等的。在公立醫院擁有成本等優勢的情況下,私營診所的經營策略可以是拼「長跑」,即前期大投入,靠産出優質服務來吸引高端客戶。但很多私營診所拼「長跑」力不從心,就可能采取以低門檻吸引患者、然後靠忽悠補足利潤的短視行爲。

  【結語】

  牙科有很多問題需要揭露和批判,但把矛頭指向以物料成本算出的暴利是指錯了方向。轉載來源:牙科醫學之窗http://www.kouqiangwang.net/thread-6263-1-1.html
 
 
 
 
 
© 王朝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