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过渡委主席:新政府不是西方傀儡

  核心提示:11月10日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执委会主席阿卜杜勒·凯卜在接受广州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利比亚新政府不是西方的傀儡,西方不会取得利比亚石油生产与分配的主导权。同时凯卜还呼吁国际社会对利比亚执政当局保持耐心。

  10日,新当选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二号人物、执委会主席的阿卜杜勒·凯卜(相当于“总理”)在其班加西的办公室接受了广州日报特派利比亚记者的专访。

  凯卜表示,利比亚新政府不是西方的傀儡,西方不会取得利比亚石油生产与分配的主导权。在处理前卡扎菲政权的高级官员问题上,凯卜表示司法机关将会公正审判每一个前高官,尊重他们的基本人权。

  同时凯卜还向本报记者透露,利比亚新政府的内阁名单将在11月23日产生。

  至于在利比亚的中资企业关心的损失赔偿问题,过渡政府将在内阁人员确定后展开处理,中资企业何时重返利比亚将正式提上新政府的日程表。

  凯卜其言

  “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国际企业都在战争中蒙受了损失,新政府重视这个问题。相关谈判赔偿将在11月23日以后逐步展开。”

  “利比亚新政府将会妥善处理各国石油公司之间的关系,确保无论是本国石油公司还是国际石油公司,都能在利比亚获得平等竞争的机会,培育健康竞争的关系。”

  凯卜其人

  出钱资助反对派

  在美生活40年

  当地时间10月31日晚,利比亚“过渡委”选出阿卜杜勒·拉希姆·阿尔-凯卜为执委员主席。在西方看来,这一职位相当于过渡政府新“总理”,集学者、工程师、富商、美国背景于一身的凯卜因此成为“过渡委”中仅次于主席贾利勒的“二号人物”。

  分析称,凯卜的当选多少有些出乎意外,因为当选前似乎没有人知道这位从美国归来不久的新面孔,利比亚普通民众对他几乎毫无印象。

  公开资料显示,61岁的凯卜是土生土长的的黎波里人,1976年离开利比亚。他曾在美国生活工作了约40年,是一名电力学工程师。上世纪80年代,他在美国阿拉巴马大学、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任电力工程学教授,在美国机构的资助下发表了不少研究论文。同时,他还在阿联酋担任职务。凯卜还是一名富商,2005年创办一家国际能源和技术企业。

  据悉,尽管身处海外,但凯卜多年来持续出资援助反对派,利比亚内战爆发后,他选择返回利比亚,成为“过渡委”在的黎波里的代表之一,涉足政坛。

  谈中企损失

  中企损失谈判23日后逐步展开

  在接受本报记者的采访中,凯卜透露了一个重要信息:“过渡政府的内阁人员名单将在11月23日正式产生。利比亚的重建工作将由此打开新篇章。”

  此前在10月31日竞选获胜后的演讲中,凯卜曾提出将在两周内出台内阁名单。由于分歧巨大,凯卜的内阁名单出炉只能延期一周。

  战争爆发前,中资企业在利比亚的投资达到数百亿美元,仅从利比亚撤出的中国工人就高达3万多人。广州日报记者在班加西等地实地调查发现,不少中资企业的建设项目都遭受了战争破坏。利比亚新政府将如何赔偿中资企业的损失以及中资企业何时能重返利比亚,都是目前国内最关注的焦点问题。不少中资企业负责人向本报记者抱怨说:“过渡政府的内阁迟迟没有产生,我们现在都不知道找谁谈判。”

  呼吁国际社会对利比亚执政当局保持耐心

  凯卜希望通过广州日报转告中国读者:“11月23日内阁名单出炉后,届时执政当局各部门都会被分配到各种具体工作。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国际企业都在战争中蒙受了损失,执政当局重视这个问题。相关赔偿谈判将在11月23日以后逐步展开。”

  凯卜同时呼吁国际社会对利比亚执政当局保持耐心,因为现在距利比亚“全国解放”还不到一个月。

  凯卜告诉记者,他下一阶段的工作重点将是收缴散落武器、调查失踪人员、达成全国和解以及满足利比亚人民的需求。依照20个月过渡阶段“路线图”的设想,利比亚将在8个月内选举产生全国代表大会,设置200个席位,取代过渡委。

  凯卜说:“政府内阁名单一旦通过代表大会信任表决,政府将责成一个委员会起草宪法,一个月后付诸全民公决。如果宪法通过全民公决,代表大会应在30天内制订选举法,继而在6个月内举行议会选举。代表大会有30天时间审议并表决选举结果,如果批准,应在30天内召集议会会议,正式结束过渡阶段。”

  谈石油开发

  确保各国石油公司平等竞争

  利比亚的原油储藏量达464亿桶,居世界第9位,非洲首位。虽然战前利比亚仅占全球原油供应量的约2%,却属全球少数的高质量低硫轻质原油。

  在卡扎菲时代,利比亚的石油“大客户”并非中俄等国,而是那些反对他的西方国家。战前利比亚的石油产量88%都出口到了欧洲。

  凯卜告诉本报记者:“利比亚执政当局将会妥善处理各国石油公司之间的关系,确保无论是本国石油公司还是国际石油公司,都能在利比亚获得平等竞争的机会,形成健康竞争的关系。”

  从3月21日开始,北约在利比亚采取了7个多月的军事行动,重点轰炸了卡扎菲部队的武器装备和通讯设施,为“过渡委”武装进行地面进攻铺平道路。

  有媒体报道,作为回报,西方将获得开发利比亚石油的主导权,甚至有传言声称,北约瞄准了利比亚巨大的石油储备,向执政当局索要巨额军费。

  “在石油问题上,执政当局不会受制于任何国家或组织”

  凯卜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对此说法表示了坚决否认:“后卡扎菲时代的利比亚将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不是任何人的傀儡。在石油问题上,利比亚执政当局将自己做主,不会受制于任何国家或组织,更不可能放弃自己的主权。有关报道完全是谎言。”

  凯卜特别强调说:“在卡扎菲时代,利比亚的石油公司和主管部门都是卡扎菲手中的玩偶,真正的大权完全掌握在卡扎菲一人手中。利比亚人民没有像海湾国家人民一样,从丰厚的石油储备中获得应有的收益。未来石油生产问题上,利比亚人民将真正成为石油的主人,新政府承诺将会合理地分配石油资源和石油收入。”

  另外,统计显示,利比亚的石油储量居非洲第一,但战前产量却为非洲第四,因此开发潜力巨大。

  凯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重点提到了这个问题。他说:“在卡扎菲时代,利比亚汽油消费量的60%都依赖进口,这对利比亚新政府来说是不可接受的。未来我们将大力提高利比亚的产油和提炼能力,并与国际石油公司展开合作,勘探开发新油田。”

  利比亚新政府的数据显示,利比亚的石油业目前发展顺利,超乎所有人的预期。现在利比亚日产石油57万桶,今年年底将会超过70万桶,明年6月将会恢复到战前水平。

  谈审判前高官

  前高官生死由受害者家属决定

  凯卜在10月31日的竞选演讲中特别提到了尊重基本人权。在回答本报记者的提问时,凯卜解释说:“在现阶段的利比亚,尊重基本人权最重要的是尊重卡扎菲前政府高官们的人权,我们必须确保他们得到公正的审判。”

  在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的被俘和死亡过程中,利比亚新政府的军队被指滥用武力和未经审判即处决。为此,利比亚执政当局承受了来自国际社会的巨大压力。凯卜说:“新政府的法庭将在接下来的审判过程中,重点审理滥杀罪、人命案和贪污案。”

  凯卜特别告诉本报记者:“从尊重人权的角度出发,即使这部分前高官的罪行深重,法庭也不会直接将他们判处死刑。我们将根据利比亚特殊的部落传统和宗教文化,尊重受害者家属的意见,至于最终是否处死这些高官,完全要由受害者家属来定。如果家属希望抵命,那我们将处决他们。如果家属决定放弃追究,这些官员会活下来。”

  在利比亚战争期间,卡扎菲曾重金雇用了大量的非洲外籍士兵。随着卡扎菲的毙命,这些外籍士兵的命运也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之一。

  在今年9月份曾有消息称,来自米苏拉塔的部队曾一次处决了数百位外籍战俘。对此凯卜回应说:“我们确实俘获了不少外籍战俘,但是现在我们已经全部释放了这些外籍人士,并已经将他们遣返回自己的原籍国。”

  本报记者在利比亚采访半个多月的时间中,了解到来自米苏拉塔等地的过渡委个别武装,曾在攻克苏尔特、拜尼沃利德等地的战斗中烧杀抢掠,激起了不少民愤。

  对此,凯卜回应说:“目前执政当局还没有建立起一套完整的行政体系、军队体系和司法体系,我们确实发现类似的情况,一些劳苦功高的民兵武装确实也有犯罪行为。新政府承诺将会认真调查此类犯罪行为,并将公正审理这些案件。”

  各方声音:

  利比亚各方“谨慎看好”凯卜

  本报讯 “美国派”凯卜当选利比亚过渡政府新“总理”到底反映了利比亚怎样的一种政坛现实?各界对凯卜领导的过渡政府如何看待?本报记者在利比亚各地采访中发现,利比亚各方对凯卜的执政能力普遍表示“谨慎乐观”。

  大学教授:

  其执政纲领各方满意

  米苏拉塔大学教授、半岛电视台特约评论员祖拜尔对本报记者表示:“凯卜的当选并不令人意外,‘过渡委’里52名代表之中,还没有谁像凯卜那样提出过一份清晰明确的‘执政纲领’。”

  不过,也有西方很多分析认为,面对执政当局利益分配“强强相争”的局面,“过渡委”成员最后之所以选择凯卜,是想在西方需求与权力争夺中寻求一种微妙的平衡。

  利比亚民众:

  “走一步看一步”

  谈及对凯卜的印象方面,记者所问及的班加西的司机大都摇头表示“没有什么印象”。而在的黎波里,很多民众则向记者表示,在利比亚内战期间,凯卜的个人历史是“清白”的,未染指任何有实力的武装派别,这有利于协调好战后派别之间的争权夺利。

  连日来,两派不明武装人员在的黎波里郊区发生冲突,造成数人死亡、多人受伤。这多少验证了利民众对执政当局无力处理武器泛滥问题的担忧。凯卜在其竞选演说中也充分认识到了武器泛滥的潜在威胁,但他能否完成武器收缴的工作,还有待观察。

  利比亚商人:

  他是一个头脑清醒的人

  在采访中,记者曾质疑凯卜“外来者”身份,对此,班加西商人阿布杜萨拉姆·哈姆达表示:“我从电视上看到了凯卜的竞选演说,尽管他此前一直生活在美国,但他对利比亚战后的现实情况认识比较中肯,是一个头脑清晰的人。对他的执政能力,我比较看好。”

  在哈姆达看来,利比亚未来的政坛不需要类似卡扎菲那样的强权者,而是需要一个很好的协调者,能够统领过渡政府走出“过渡期”,尽快恢复社会秩序,为利比亚民众生活带来更多的实惠。

  耗时5天 辗转千里

  终于“逮到”“二当家”

  本报讯 从当地时间11月6日开始,我们就在的黎波里开始多方打听利比亚“过渡委”执政当局高官,希望能采访到“过渡委”中的实权人物,比如“过渡委”主席贾利勒、二号人物凯卜、“过渡委”石油兼财政部长阿里·塔尔胡尼等。约访的经历表明,在执政当局尚处于“混乱”的特殊时期,要想采访到上述高官,一切都没有章法可循。

  7日,我们曾到过的黎波里的“过渡委”议会大楼,结果被拒,原因是“宰牲节”放假;8日我们再赴此地,结果所有高官不在此办公;这两天内,我们预约采访的电话联络也都如同石沉大海。9日,我们最后找到“过渡委”内阁总部,媒体联络处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由于时逢“宰牲节”3天长假,上述要员均不在的黎波里,都在班加西或米苏拉塔。

  10日一早,我们飞赴班加西,于当天下午直闯执政当局在班加西的办公大楼。工作人员告知,“总理”凯卜刚从米苏拉塔归来。随后,在等待2个多小时之后,我们终于“逮住”了凯卜这条“大鱼”。

  执政当局“居无定所”

  征用大学作办公室

  本报讯 在的黎波里、班加西、米苏拉塔等地采访期间,记者切身感受到利比亚执政当局的“窘境”。由于战乱期间,执政当局采取“破旧”政策,卡扎菲执政时期的很多政府机构被毁、被炸、被弃,其直接结果就是:执政当局的许多办公地点都是临时“借来”的。

  在的黎波里,“过渡委”的“议事总部”位于的黎波里国际宣教学院内。出于安全考虑,这所大学门口增加了很多安保人员,师生进入都要接受盘查。“过渡委”的“内阁总部”在卡扎菲时期的“总人民委员会”大楼,目前很多房间都在装修改建中。

  在米苏拉塔,当地一家最大房地产开发商的总部被征用为当地武装的“军方总部”,供军方人员临时使用。

  在班加西,记者采访凯卜时所在的“过渡委执委会办公大楼”目前也处于装修阶段。一进入大楼,接待处旁边堆着大堆建筑材料,一楼还留有临时“破墙打门”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