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過渡委主席:新政府不是西方傀儡

  核心提示:11月10日利比亞「全國過渡委員會」執委會主席阿蔔杜勒·凱蔔在接受廣州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利比亞新政府不是西方的傀儡,西方不會取得利比亞石油生産與分配的主導權。同時凱蔔還呼籲國際社會對利比亞執政當局保持耐心。

  10日,新當選利比亞「全國過渡委員會」二號人物、執委會主席的阿蔔杜勒·凱蔔(相當于「總理」)在其班加西的辦公室接受了廣州日報特派利比亞記者的專訪。

  凱蔔表示,利比亞新政府不是西方的傀儡,西方不會取得利比亞石油生産與分配的主導權。在處理前卡紮菲政權的高級官員問題上,凱蔔表示司法機關將會公正審判每一個前高官,尊重他們的基本人權。

  同時凱蔔還向本報記者透露,利比亞新政府的內閣名單將在11月23日産生。

  至于在利比亞的中資企業關心的損失賠償問題,過渡政府將在內閣人員確定後展開處理,中資企業何時重返利比亞將正式提上新政府的日程表。

  凱蔔其言

  「包括中國企業在內的國際企業都在戰爭中蒙受了損失,新政府重視這個問題。相關談判賠償將在11月23日以後逐步展開。」

  「利比亞新政府將會妥善處理各國石油公司之間的關系,確保無論是本國石油公司還是國際石油公司,都能在利比亞獲得平等競爭的機會,培育健康競爭的關系。」

  凱蔔其人

  出錢資助反對派

  在美生活40年

  當地時間10月31日晚,利比亞「過渡委」選出阿蔔杜勒·拉希姆·阿爾-凱蔔爲執委員主席。在西方看來,這一職位相當于過渡政府新「總理」,集學者、工程師、富商、美國背景于一身的凱蔔因此成爲「過渡委」中僅次于主席賈利勒的「二號人物」。

  分析稱,凱蔔的當選多少有些出乎意外,因爲當選前似乎沒有人知道這位從美國歸來不久的新面孔,利比亞普通民衆對他幾乎毫無印象。

  公開資料顯示,61歲的凱蔔是土生土長的的黎波裏人,1976年離開利比亞。他曾在美國生活工作了約40年,是一名電力學工程師。上世紀80年代,他在美國阿拉巴馬大學、北卡羅來納州立大學任電力工程學教授,在美國機構的資助下發表了不少研究論文。同時,他還在阿聯酋擔任職務。凱蔔還是一名富商,2005年創辦一家國際能源和技術企業。

  據悉,盡管身處海外,但凱蔔多年來持續出資援助反對派,利比亞內戰爆發後,他選擇返回利比亞,成爲「過渡委」在的黎波裏的代表之一,涉足政壇。

  談中企損失

  中企損失談判23日後逐步展開

  在接受本報記者的采訪中,凱蔔透露了一個重要信息:「過渡政府的內閣人員名單將在11月23日正式産生。利比亞的重建工作將由此打開新篇章。」

  此前在10月31日競選獲勝後的演講中,凱蔔曾提出將在兩周內出台內閣名單。由于分歧巨大,凱蔔的內閣名單出爐只能延期一周。

  戰爭爆發前,中資企業在利比亞的投資達到數百億美元,僅從利比亞撤出的中國工人就高達3萬多人。廣州日報記者在班加西等地實地調查發現,不少中資企業的建設項目都遭受了戰爭破壞。利比亞新政府將如何賠償中資企業的損失以及中資企業何時能重返利比亞,都是目前國內最關注的焦點問題。不少中資企業負責人向本報記者抱怨說:「過渡政府的內閣遲遲沒有産生,我們現在都不知道找誰談判。」

  呼籲國際社會對利比亞執政當局保持耐心

  凱蔔希望通過廣州日報轉告中國讀者:「11月23日內閣名單出爐後,屆時執政當局各部門都會被分配到各種具體工作。包括中國企業在內的國際企業都在戰爭中蒙受了損失,執政當局重視這個問題。相關賠償談判將在11月23日以後逐步展開。」

  凱蔔同時呼籲國際社會對利比亞執政當局保持耐心,因爲現在距利比亞「全國解放」還不到一個月。

  凱蔔告訴記者,他下一階段的工作重點將是收繳散落武器、調查失蹤人員、達成全國和解以及滿足利比亞人民的需求。依照20個月過渡階段「路線圖」的設想,利比亞將在8個月內選舉産生全國代表大會,設置200個席位,取代過渡委。

  凱蔔說:「政府內閣名單一旦通過代表大會信任表決,政府將責成一個委員會起草憲法,一個月後付諸全民公決。如果憲法通過全民公決,代表大會應在30天內制訂選舉法,繼而在6個月內舉行議會選舉。代表大會有30天時間審議並表決選舉結果,如果批准,應在30天內召集議會會議,正式結束過渡階段。」

  談石油開發

  確保各國石油公司平等競爭

  利比亞的原油儲藏量達464億桶,居世界第9位,非洲首位。雖然戰前利比亞僅占全球原油供應量的約2%,卻屬全球少數的高質量低硫輕質原油。

  在卡紮菲時代,利比亞的石油「大客戶」並非中俄等國,而是那些反對他的西方國家。戰前利比亞的石油産量88%都出口到了歐洲。

  凱蔔告訴本報記者:「利比亞執政當局將會妥善處理各國石油公司之間的關系,確保無論是本國石油公司還是國際石油公司,都能在利比亞獲得平等競爭的機會,形成健康競爭的關系。」

  從3月21日開始,北約在利比亞采取了7個多月的軍事行動,重點轟炸了卡紮菲部隊的武器裝備和通訊設施,爲「過渡委」武裝進行地面進攻鋪平道路。

  有媒體報道,作爲回報,西方將獲得開發利比亞石油的主導權,甚至有傳言聲稱,北約瞄准了利比亞巨大的石油儲備,向執政當局索要巨額軍費。

  「在石油問題上,執政當局不會受制于任何國家或組織」

  凱蔔在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對此說法表示了堅決否認:「後卡紮菲時代的利比亞將是一個獨立的國家,不是任何人的傀儡。在石油問題上,利比亞執政當局將自己做主,不會受制于任何國家或組織,更不可能放棄自己的主權。有關報道完全是謊言。」

  凱蔔特別強調說:「在卡紮菲時代,利比亞的石油公司和主管部門都是卡紮菲手中的玩偶,真正的大權完全掌握在卡紮菲一人手中。利比亞人民沒有像海灣國家人民一樣,從豐厚的石油儲備中獲得應有的收益。未來石油生産問題上,利比亞人民將真正成爲石油的主人,新政府承諾將會合理地分配石油資源和石油收入。」

  另外,統計顯示,利比亞的石油儲量居非洲第一,但戰前産量卻爲非洲第四,因此開發潛力巨大。

  凱蔔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也重點提到了這個問題。他說:「在卡紮菲時代,利比亞汽油消費量的60%都依賴進口,這對利比亞新政府來說是不可接受的。未來我們將大力提高利比亞的産油和提煉能力,並與國際石油公司展開合作,勘探開發新油田。」

  利比亞新政府的數據顯示,利比亞的石油業目前發展順利,超乎所有人的預期。現在利比亞日産石油57萬桶,今年年底將會超過70萬桶,明年6月將會恢複到戰前水平。

  談審判前高官

  前高官生死由受害者家屬決定

  凱蔔在10月31日的競選演講中特別提到了尊重基本人權。在回答本報記者的提問時,凱蔔解釋說:「在現階段的利比亞,尊重基本人權最重要的是尊重卡紮菲前政府高官們的人權,我們必須確保他們得到公正的審判。」

  在利比亞前領導人卡紮菲的被俘和死亡過程中,利比亞新政府的軍隊被指濫用武力和未經審判即處決。爲此,利比亞執政當局承受了來自國際社會的巨大壓力。凱蔔說:「新政府的法庭將在接下來的審判過程中,重點審理濫殺罪、人命案和貪汙案。」

  凱蔔特別告訴本報記者:「從尊重人權的角度出發,即使這部分前高官的罪行深重,法庭也不會直接將他們判處死刑。我們將根據利比亞特殊的部落傳統和宗教文化,尊重受害者家屬的意見,至于最終是否處死這些高官,完全要由受害者家屬來定。如果家屬希望抵命,那我們將處決他們。如果家屬決定放棄追究,這些官員會活下來。」

  在利比亞戰爭期間,卡紮菲曾重金雇用了大量的非洲外籍士兵。隨著卡紮菲的斃命,這些外籍士兵的命運也成爲外界關注的焦點之一。

  在今年9月份曾有消息稱,來自米蘇拉塔的部隊曾一次處決了數百位外籍戰俘。對此凱蔔回應說:「我們確實俘獲了不少外籍戰俘,但是現在我們已經全部釋放了這些外籍人士,並已經將他們遣返回自己的原籍國。」

  本報記者在利比亞采訪半個多月的時間中,了解到來自米蘇拉塔等地的過渡委個別武裝,曾在攻克蘇爾特、拜尼沃利德等地的戰鬥中燒殺搶掠,激起了不少民憤。

  對此,凱蔔回應說:「目前執政當局還沒有建立起一套完整的行政體系、軍隊體系和司法體系,我們確實發現類似的情況,一些勞苦功高的民兵武裝確實也有犯罪行爲。新政府承諾將會認真調查此類犯罪行爲,並將公正審理這些案件。」

  各方聲音:

  利比亞各方「謹慎看好」凱蔔

  本報訊 「美國派」凱蔔當選利比亞過渡政府新「總理」到底反映了利比亞怎樣的一種政壇現實?各界對凱蔔領導的過渡政府如何看待?本報記者在利比亞各地采訪中發現,利比亞各方對凱蔔的執政能力普遍表示「謹慎樂觀」。

  大學教授:

  其執政綱領各方滿意

  米蘇拉塔大學教授、半島電視台特約評論員祖拜爾對本報記者表示:「凱蔔的當選並不令人意外,『過渡委』裏52名代表之中,還沒有誰像凱蔔那樣提出過一份清晰明確的『執政綱領』。」

  不過,也有西方很多分析認爲,面對執政當局利益分配「強強相爭」的局面,「過渡委」成員最後之所以選擇凱蔔,是想在西方需求與權力爭奪中尋求一種微妙的平衡。

  利比亞民衆:

  「走一步看一步」

  談及對凱蔔的印象方面,記者所問及的班加西的司機大都搖頭表示「沒有什麽印象」。而在的黎波裏,很多民衆則向記者表示,在利比亞內戰期間,凱蔔的個人曆史是「清白」的,未染指任何有實力的武裝派別,這有利于協調好戰後派別之間的爭權奪利。

  連日來,兩派不明武裝人員在的黎波裏郊區發生沖突,造成數人死亡、多人受傷。這多少驗證了利民衆對執政當局無力處理武器泛濫問題的擔憂。凱蔔在其競選演說中也充分認識到了武器泛濫的潛在威脅,但他能否完成武器收繳的工作,還有待觀察。

  利比亞商人:

  他是一個頭腦清醒的人

  在采訪中,記者曾質疑凱蔔「外來者」身份,對此,班加西商人阿布杜薩拉姆·哈姆達表示:「我從電視上看到了凱蔔的競選演說,盡管他此前一直生活在美國,但他對利比亞戰後的現實情況認識比較中肯,是一個頭腦清晰的人。對他的執政能力,我比較看好。」

  在哈姆達看來,利比亞未來的政壇不需要類似卡紮菲那樣的強權者,而是需要一個很好的協調者,能夠統領過渡政府走出「過渡期」,盡快恢複社會秩序,爲利比亞民衆生活帶來更多的實惠。

  耗時5天 輾轉千裏

  終于「逮到」「二當家」

  本報訊 從當地時間11月6日開始,我們就在的黎波裏開始多方打聽利比亞「過渡委」執政當局高官,希望能采訪到「過渡委」中的實權人物,比如「過渡委」主席賈利勒、二號人物凱蔔、「過渡委」石油兼財政部長阿裏·塔爾胡尼等。約訪的經曆表明,在執政當局尚處于「混亂」的特殊時期,要想采訪到上述高官,一切都沒有章法可循。

  7日,我們曾到過的黎波裏的「過渡委」議會大樓,結果被拒,原因是「宰牲節」放假;8日我們再赴此地,結果所有高官不在此辦公;這兩天內,我們預約采訪的電話聯絡也都如同石沈大海。9日,我們最後找到「過渡委」內閣總部,媒體聯絡處的工作人員告訴我們,由于時逢「宰牲節」3天長假,上述要員均不在的黎波裏,都在班加西或米蘇拉塔。

  10日一早,我們飛赴班加西,于當天下午直闖執政當局在班加西的辦公大樓。工作人員告知,「總理」凱蔔剛從米蘇拉塔歸來。隨後,在等待2個多小時之後,我們終于「逮住」了凱蔔這條「大魚」。

  執政當局「居無定所」

  征用大學作辦公室

  本報訊 在的黎波裏、班加西、米蘇拉塔等地采訪期間,記者切身感受到利比亞執政當局的「窘境」。由于戰亂期間,執政當局采取「破舊」政策,卡紮菲執政時期的很多政府機構被毀、被炸、被棄,其直接結果就是:執政當局的許多辦公地點都是臨時「借來」的。

  在的黎波裏,「過渡委」的「議事總部」位于的黎波裏國際宣教學院內。出于安全考慮,這所大學門口增加了很多安保人員,師生進入都要接受盤查。「過渡委」的「內閣總部」在卡紮菲時期的「總人民委員會」大樓,目前很多房間都在裝修改建中。

  在米蘇拉塔,當地一家最大房地産開發商的總部被征用爲當地武裝的「軍方總部」,供軍方人員臨時使用。

  在班加西,記者采訪凱蔔時所在的「過渡委執委會辦公大樓」目前也處于裝修階段。一進入大樓,接待處旁邊堆著大堆建築材料,一樓還留有臨時「破牆打門」的痕迹。
 
 
 
 
 
© 王朝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