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共妻,我成了他們夜裏的美食

  老鍾家的兩個兒子很特別,就是跟其他的人不太一樣,魔一般的執著。兄弟倆都到了要結婚的年齡了,不管自家老爹怎麽磨破嘴皮子,兄弟倆說不娶就不娶,老父母爲兄弟兩操碎了心,生怕家裏的兩兒子沒有一個給他們生出孩子,老鍾家傳宗接代無望,甚至擔心自己死後無臉見祖宗,各種擔心,各種後怕讓鍾老爹不得不想辦法,于是乎……
  
兄弟共妻,我成了他們夜裏的美食

  于是整個村裏的媒婆都出動了,就爲了讓鍾家的兄弟倆選中自己手下的姑娘,要是成功了,那老鍾家的獎賞可是豐厚的很,于是不管成年還是未成年的姑娘都被列老鍾家的選秀名單中。
  而老李的小桃兒就不幸的也被列入其中,小桃兒由于家裏姐妹多,又都是已經嫁出去的姑娘了,家裏就她和弟弟還小,這回找到她也是因爲家裏需要錢,所以才成了兄弟限定的未來妻。
  小桃兒其實長得不算漂亮,也算不上醜,但就是不知道怎麽著,居然入了老鍾家兄弟倆的眼,成了他們的未婚妻。
  剛成年的小桃兒就這樣的成了兄弟限定的妻子,至于爲什麽說兄弟倆爲何要娶一個,這就要說他們兄弟倆口味相同,新婚夜的那一晚,老鍾家熱鬧的很,特別是那得來獎賞的媒婆簡直就是笑開了花,酒席後,客人都走了,就連想要鬧洞房的都被請出去了。這老鍾家的老爺子好不容易盼到兄弟兩結婚,那還會讓人打攪,他恨不得兒子立刻就搞大兒媳的肚子,好快讓他當爺爺。
  新房裏,小桃兒雖說很淡定但是還是很緊張,因爲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她是兩兄弟限定的妻子,所以不管她反抗還是不願意,都沒用,還不如痛痛快快的接受,只是她很好奇爲啥兄弟限定的妻子會是她,明明村裏這麽多的大美人在等著他們兄弟兩挑,莫不是挑花了眼。
  就在小桃兒胡思亂想的片刻,兄弟兩都走了進來,兩兄弟限定的妻子就在眼前,他們卻不知道該如何下手,于是小桃兒自己主動站了起來,脫掉身上的衣服,赤裸裸的站著,開口說:「你們兩兄弟限定我做你們的妻子,那今後我就是你們的人了。」話剛說完,小桃兒就被撲倒在床,兄弟限定的妻子就在身下,這會子簡直就像是餓狼見到肉一樣的,對著小桃兒就是一頓啃……
  事後,小桃兒很後悔,還表示說不應該主動的,不然的話,第二天也不至于連敬茶都起不來,反而兄弟倆人倒是精神奕奕,而鍾老爹也樂呵呵的笑,唯有小桃兒在睡夢中也不忘咒罵兄弟倆,甚至後悔當兄弟限定妻了,可惜,人生沒有重來!
  中國現存的「一妻多夫」村:兄弟共妻最爲普遍
  在今天的藏區,仍然保存著「一妻多夫」及招贅女婿上門的婚姻制度。
  藏族傳統的一妻多夫家庭有兄弟共妻、朋友共妻和極個別的父子共妻幾種形式。
  多夫家庭兄弟共妻很普遍
  一妻多夫家庭以兄弟共妻爲普遍,其次爲三兄弟共妻。四兄弟以上共妻的只是極個別現象,在昌都丁青縣丁青村的一妻多夫家庭120戶,丈夫257人,平均2.29人。
  昌都縣妥壩鄉9戶一妻多夫家庭,一妻二夫7戶,占78%,一妻三夫、一妻四夫各一戶,分別占11%。
  多夫家庭的夫妻關系也有特點。在昌都,對多夫家庭的妻子,社會上有一種普遍的評價標准,如果能搞好幾兄弟的團結又孝順父母,一家和睦相處,則認爲很賢惠,受到輿論的稱贊。
  反之,如果弟兄婚後鬧著要分家,則說妻子偏心,會受到輿論的指責。這種觀念根深蒂固,大家都知曉。
  婦女對丈夫們要一視同仁
  女人在婚後會有長者告戒對丈夫們要一視同仁,不能偏愛某一人,如貢覺縣丁卡村的松那講,她與四兄弟結婚,婚後老人對她講,對幾兄弟要平等相待,搞好團結。
  因此對多夫的妻子來說,也把這一點看得很重要。搞好團結,除日常生活方面外,與一夫一妻家庭不同之處就是要處理好與丈夫們的性關系。
  丁青縣丁青村的阿巴與盧呻兩兄弟結婚,她自己講,兩兄弟都不錯,哥哥老實忠厚,對人好,弟弟年輕伶俐,相對而言她較喜歡弟弟,但在日常生活中對兩兄弟一樣對待,在性生活上也不偏心,盡量滿足,兩兄弟對她也很好,身體不舒服時很體諒,家庭十分和睦。
  夫妻同房,以前的資料記載一般是丈夫在門口放置一個信物表示,其他丈夫就會自然回避。
第一頁上一頁下一頁最后頁
第1頁/共2頁  跳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