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1年至今 人類在這45年裏停止進步了嗎?

  文/Michael Hanlon 譯/面包啊面包 (微信公衆號:Lens雜志)

  
1971年至今 人類在這45年裏停止進步了嗎?


  我們生活在一個技術、醫療、科學和社會都不斷進步的黃金時代。瞧瞧我們的電腦!我們的手機!二十年前,互聯網只是適合一群極客們把玩的嘎吱作響的老朽機器。如今,我們不敢想象沒有網絡的生活會是怎樣。我們也即將迎來一個個醫學上的突破,而這些突破就算在僅僅半個世紀前,都還像魔術一樣:克隆器官,修複DNA的幹細胞療法。甚至是現在,在一些富有國家,人們的壽命以每天5小時的速度延長。每天5小時!顯然,長生不老什麽的,已經不遠了。

  普遍認爲,21世紀是一個一切都在飛速發展的時期。這種觀點如此主流,以至于誰要是敢質疑它,就似乎顯得簡單粗暴。幾乎每個星期,我們都會讀到有關癌症患者看到「新希望」的報道,或是實驗室裏的新進展可能帶來新的療法,亦或是我們進入了空間旅行的新時代,超音速噴氣式飛機能在幾小時內繞地球飛行一周。但只要我們稍微停下來想一想,就會發現這種對創新規模空前進步的想象不可能完全合理,很多扣人心弦的關于人類進步的報道實際上只是大肆宣揚、推測——甚至是空想。

  然而,在曾經的某個年代,推測可以變成現實。但這種情況在40多年前就戛然而止了。從那以後所發生的,只不過是在原有進步的基礎上疊加式的改善。那個真正屬于創新的年代——我稱之爲「黃金25年」——大約是從1945年到1971年。在這一時期,幾乎所有定義了現代世界的東西,要麽已經形成,要麽正在萌芽。避孕藥,電子設備,電腦和互聯網的誕生,核電,電視機,抗生素,太空旅行,民權。

  當然還有更多。女權主義,青少年問題,農業的「綠色革命」,非殖民化,流行音樂,大衆航空,同性戀權利運動的興起,便宜而又安全可靠的汽車,高速鐵路。我們將人類送上了月球,向火星發射了探測器,擊敗了天花,發現了生命的雙螺旋基因。「黃金25年」是在僅僅一代人的時間內出現的一個特殊時期,創新發展的速度之驚人,就像是用了賽車燃油和雙锂晶體混合燃料的引擎。

  如今,對進步的定義幾乎完全依賴于信息技術上由消費驅動的、通常平庸乏味的一些改善。在美國經濟學家泰勒·科文的《大停滯》(The Great Stagnation,2011)中,他論證道,至少在美國,技術發展已經進入穩定期。的確,今天我們的手機如此強大,但這跟消滅天花或是8小時內飛越大西洋,是無法相提並論的。就如美國技術學家彼得·泰爾說過的,「曾經我們想要能飛的汽車,今天我們得到的只是能輸入140個字母的推特」。

  而經濟學家會從財富增長的角度去描述那個了不起的時期。二戰結束後,迎來了25年左右的經濟繁榮,歐美的人均GDP飙升。各大行業巨頭從日本的廢墟中崛起。德國經曆了自己的經濟奇迹。甚至連共産主義世界也富裕起來。這種增長要歸功于戰後政府的大規模刺激政策,以及低油價、人口增長和「冷戰」期間高昂軍費等各種因素的美妙結合。

  但與此同時,還有人類聰明才智的井噴和社會的巨大變遷。對這一點的評論較少,可能因爲太顯而易見了,或可能被簡單看作是經濟發展的一個必然結果。我們目睹了最重要的科技發展:如果你是一名生物學家、物理學家或材料科學家,再也不會有比在那個時代工作更幸福的事了。但我們也目睹了社會態度的一些轉變,任何一點點改變都影響深遠。即便在1945年前最開化的社會時期,對于種族、性、女權的態度在我們今天看來也是十分老朽的了。到了1971年,這些過時的偏見已經處于下風。簡單來說,世界已經變了。

  但是我們今天的這些真的算是進步嗎?那就讓我們來看看吧。擡頭看看天空,你看到的飛機基本上是20世紀60年代飛機的更新版——只不過比洛克希德三星客機噪音更低,所用航空電子設備更好。1971年,一架普通班機從倫敦飛往紐約需要8小時,今天依然需要這麽久。而在1971年,曾經有趟航班能在3小時內飛完這條航線;如今,協和式飛機已退役。我們的汽車也比1971年時變得更快、更安全、耗油更少,但並沒有什麽範式上的變革。

  的確,我們也活得更長了,但令人失望的是,這並非緣于任何近期的突破。自1970年起,美國聯邦政府投入了一千多億美元用于尼克松總統所謂的「抗癌戰」。而全球範圍的投入就更多了,大多數富有國家因擁有資金充裕的癌症研究機構而感到自豪。盡管投入了這麽多億,這場戰爭最終卻淪爲一次徹底的失敗。根據美國國家衛生統計中心的數據,在1950-2005年期間,美國各種癌症死亡率僅下降了5%。即便你剔除一些令人混淆的變量,如年齡(更多人活得更久,意味著他們在有生之年總會有機會患癌症的)、更好的診斷,但赤裸裸的現實就是,對于大多數癌症,你在2014年患癌症的幾率相比于1974年而言,並沒有降低多少。而且大多數時候,你所獲得的治療也跟原來差不多。

  在過去20年,作爲一名科學作家,我寫過許多了不起的醫學進步,如基因療法、克隆器官移植、幹細胞療法、壽命延長技術,以及基因組學和個體化治療所承諾的一些附加成果。以上任何一種治療都仍未成爲常規性手段。癱瘓病人仍無法走路,盲人仍未重見光明。人類基因組在將近15年前就已被破解(這是「黃金25年」之後的勝利之一),而如今我們仍然在等待那些在當時聲稱「十年之後」就能看見的好處。我們仍然不知道如何治療慢性上瘾或癡呆症。根據我采訪的一位傑出的英國精神病學家所說,精神病藥物的近代史就是「一部安慰劑不斷改進的曆史」。而且有關人類壽命的一些最新進展,也只不過是讓人們戒煙、健康飲食、喝降壓藥等這類權宜之計。

  自「黃金25年」之後就再沒出現過新的「綠色革命」。我們仍然開的是鋼制汽車,燒的是汽油,甚至更糟糕——柴油。自「黃金25年」中在塑料、半導體、新合金和合成材料等方面的進步後,就再沒有新的材料革命。在20世紀早中期令人應接不暇的突破後,物理學似乎就停滯不前(希格斯粒子除外)。弦理論顯然是讓愛因斯坦和量子世界和解的最大希望,但是目前爲止,甚至沒有人知道這一理論是否能被驗證。而且距人類上一次登月已經有42年了。
第一頁上一頁下一頁最后頁
第1頁/共3頁  跳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