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碼的終結:未來我們會像訓練小狗一樣調教計算機

  
代碼的終結:未來我們會像訓練小狗一樣調教計算機


  騰訊科技訊 在未來,我們不是給計算機編程,而是會像訓練小狗那樣訓練計算機。

  在計算機發明之前,實驗心理學家認爲,大腦是一個不可知的黑盒子。你可以分析一個對象的行爲——比如鈴铛一響,小狗就會分泌唾液——但是你又怎麽去分析思維、記憶和情緒呢?這些東西神秘莫測,超出了科學研究的範圍。因此,行爲學家們把研究的範圍框定在刺激和反應、反饋和強化上,並沒有嘗試去了解心智的內部機制,這段時期持續了四十年之久。

  然後,到了1950年代中期,一群心理學家、語言學家、信息理論家和早期人工智能研究人員提出了一個不同的概念。他們認爲,人不僅僅是條件反射的集合,而且還會接收信息,處理它,然後采取相應的行動。人擁有一個系統,可以把信息寫入記憶,存放在記憶中,並且從記憶中調用信息。這是通過一種有邏輯的、正式的語法來進行的。大腦並不是一個黑盒子,它更像是一台計算機。

  這種「認知革命」最開始是一點一點萌芽的,但是,隨著計算機成爲全美各地心理學實驗室的標配,「認知革命」獲得了廣泛認同。到1970年代後期,認知心理學顛覆了行爲主義,它使用一套全新的語言來描述心智活動。心理學家開始把思維比作程序,普通人也開始使用「記憶的銀行」之類的比喻。
第一頁上一頁下一頁最后頁
第1頁/共8頁  跳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