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愛機器人普及,大量妓女失業,對社會造成非常大的影響

  據英國每日郵報報道,科幻電影中曾出現過一些人類與機器人發生性行爲的劇情,目前最新一項調查統計顯示,28%受調者認爲機器人性愛將是一個刺激的新體驗。同時,專家分析報告稱,2050年人類與機器人的性愛行爲將比人類正常性行爲更普遍,未來可能出現的「機器人妓院」將阻斷性疾病傳播感染和非法性交易。
  一位學術專家指出,「機器人妓院」或將改變人類性産業,取代妓女,阻止性奴役和非法性交易。愛爾蘭國立高威大學講師約翰-達納赫(John Danaher)博士認爲,性愛機器人將是人類妓女的最佳替代,它們可以迎合不同的性愛需求,減少性愛約束性和出現各種複雜情況。目前機器人技術非常先進,它們能夠更好地與客戶建立情感關系,性愛機器人將是非常「真實的」,它們無需假裝成人類妓女。
  同時,達納赫強調稱,使用性愛機器人將有助于撲滅性奴役犯罪行爲以及非法性交易。近期,英國權威統計網站「VoucherCodesPro」對2816位18歲性行爲活躍者進行調查,問詢他們是否願意與機器人發生性行爲,同時,研究人員問詢了願意與機器人發生性行爲的受調者發生機器人性愛關系的動機。結果顯示,72%的受調者稱,他們認爲性愛機器人將「非常擅長」性行爲;另外28%受調者表示,這將是一個刺激的新體驗。
  未來學家艾蘭-皮爾遜(Ian Pearson)博士最新研究報告指出,2050年人類與機器人的性愛行爲將比人類正常性行爲更普遍。未來人們或將性愛機器人視爲類似汽車的生活奢侈品,會考慮到性愛機器人的外貌和功能,再做出購買決定。多數人將欣然購買性愛機器人,他們認爲性愛機器人更具吸引力,更加性感,有些人可能因爲好奇會購買它們。
  基于先進的人工智能技術以及完美的功能性,性愛機器人可能成爲家庭成員之一,與主人建立微妙的情感紐帶。皮爾遜表示,一些人購買性愛機器人的主要意圖是滿足性需求,之後一些人會意識到性愛機器人具有一定的吸引力,但是不管怎樣,這些機器人在性愛方面具有很強的吸引力,聰明性感的機器人與人類發生性行爲將更加普遍。
  網絡性玩具零售商Lovehoney創始人尼爾-斯拉特福特(Neal Slateford)也認爲未來性愛機器人將成爲主流,他說:「性愛機器人技術不斷地更新升級,早期性愛機器人的價格仍能被多數顧客所接受,價格大約是7777美元。」
  
性愛機器人普及,大量妓女失業,對社會造成非常大的影響
專家指出,性愛機器人將是妓女最佳替代,隨著人工智能機器人技術的更新升級,性愛機器人將與主人結成更微妙的情感關系。
  據英國《鏡報》(Mirror)報道,到2050年,性愛機器人的引入將徹底顛覆當前的「紅燈區」現狀,從滋生犯罪的色情業轉型成爲一項受尊重的「與犯罪無關」的行業。
  惠靈頓大學未來學家伊安·耶奧曼(Ian Yeoman)和性學家米歇爾·馬爾斯(Michelle Mars)日前在學術期刊《未來》(Futures)上發表了一項研究,對2050年阿姆斯特丹的「紅燈區」進行了預測。
  這項研究以阿姆斯特丹曾經最著名的風月場所之一Yub-Yum爲假想地,Yub-Yum已于2008年停業。二人認爲,未來的Yub-Yum將有約100名外表爲金發女郎、身著情趣內衣的機器人提供服務,包括全部服務在內的入場費可達到1萬美元。這樣的俱樂部幾乎可提供所有相關服務,包括按摩和跳舞等。而且,俱樂部還將獲得市議會頒發的牌照。
  這些性愛機器人可以說是各具特色,包括不同種族、不同體型、不同年齡、持不同語言、有著不同性征。另外,所有機器人都將采用抗菌材料,確保不會發生性疾病傳染。
  此外,耶奧曼和馬爾斯還認爲,由于性愛機器人的出現,到本世紀40年代,色情業的人口販賣將會被杜絕。與此同時,人類性工作者可能會失業,因爲在價格和服務等方面,機器人更具優勢。
  
性愛機器人普及,大量妓女失業,對社會造成非常大的影響

  性愛機器人的出現,應不至造成性愛與繁衍兩者的拖勾,原因是:這兩者早就已經脫勾了。在演化上,人類是唯一沒有明顯發情性徵的哺乳動物,所以也只有人類會在非發情期性交(在演化生物學裏,這是雌性生殖策略)。另外,現今早已有許多成功率極高的避孕措施,也因爲廉價而大量被使用,例如保險套和避孕丸。我們已經習慣性地不將兩者視爲同一回事。
  性愛機器人的出現,挑戰到的是我們一般對「性-愛」的觀點。對於許多人來說,性愛無法分開看待,然而,性愛機器人提供的主要是性,而不是也無法是愛。雖然未來性愛機器人可能進步到足以表現初類似人類的情緒反應、適當給予人類回饋,但它始終不是那個會與你相愛的機器人。就像愛一只小狗或小貓那樣,牠終究無法給你相同的、等價的回饋。
  即使是在看似純性的性産業(性服務業)中,性-愛分離仍然不容易,因爲根據許多研究,許多尋找性服務的人(多數是男人)並不單只有性需求而已,他們同時也在消解情緒上的困難與焦慮,同樣地,對於從事性服務的工作者來說,他們有很大一部份的工作是情緒勞動,不僅只是身體勞動而已。
  簡單來說,性愛機器人帶來的主要影響不在性愛與生殖的分離,而是在性與愛的分離。換句話說,性愛機器人對於當代社會提出的問題是:你們能把「性-愛」變成「性/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