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工業化、工程總承包等5大建築業熱點,是舍還是取?

  自2015年以來,國內房建市場一直折磨著建築行業人士,其中中小型房建施工單位受到的沖擊尤爲強烈。

  從2015到2016,很多企業都在觀望,盼望形勢向好,而現實總是太殘忍,轉眼2017年的三分之一已經過去了,該來的遲早要來,越怕什麽越來什麽,正所謂「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這兩年衆多中小型房建施工企業在「轉型恐轉死,不轉恐等死」的煎熬中艱苦前行,與其說是砥砺前行,不如說是都拼了老命堅持和在痛苦中摸索掙紮。

  中小型企業與國有大型企業相比,資金、技術、能源、人脈等資源整合能力差距懸殊,管理水平更是差距甚大,所以不論是在2008年那一輪4萬億的大餐還是這一輪的PPP大餐,誰吃到了肉?誰喝了湯?誰只啃到了骨頭?各個渠道報出來的數據早已展現的淋漓盡致。

  生存還是毀滅,這是個問題。

  近年來,新一屆政府改革力度非常大,新的政策也是不斷出台,總的政策思路其實均已明朗,企業之間的競爭除了自身能力和資源整合實力外,我認爲政策敏感度非常重要。政策敏感度不高如果排除自身能力和資源問題,換種說法也就是不重視,或者是執行力的問題。

  一、建築工業化

  遠大應該是走在了政策前面,我們這裏姑且不談,我們就說政策發布後房建施工單位的表現情況,最先行動起來的還是中字頭,而觀望者甚多,反而萬科這類開發企業比我們施工企業更主動,于是觀望的大多數如今被迫變成了迫不及待的補課者,因爲再不上線那就只有被市場踢下線。PC裝配率30%的指標起初是否引起行業足夠的重視?如果下次新政變成50%、80%怎麽辦?

  建議:

  具備條件的企業立即行動起來開展工業化政策、標准、技術和管理的研究,條件有限的企業可以考慮聯合、收購、合並、投資等多種方式介入,給明天留下一席之地。

  二、工程總承包

  前面所說的建築工業化項目,現在國家政策明確要求是優先采用工程總承包模式。

  事實是,在2003年2月13日,建設部曾經發了一個文件,《關于培育和發展工程總承包和工程項目管理企業的指導意見》(建市[2003]30號文)。

  2016年5月20日,住建部再次行文《關于進一步推進工程總承包發展的若幹意見》,以推動工程總承包發展。本次意見明確要求:建設單位在選擇建設項目組織實施方式時,應當本著質量可靠、效率優先的原則,優先采用工程總承包模式。政府投資項目和裝配式建築應當積極采用工程總承包模式。

  建議立即行動起來:

  1)研究工程總承包管理政策;

  2)根據開展工程總承包業務的實際需要,及時調整和完善企業組織機構、專業設置和人員結構;

  3)形成集設計、采購和施工各階段項目管理于一體,技術與管理密切結合,具有工程總承包能力的組織體系;

  4)加強工程總承包的項目經理及從事項目控制、設計管理、采購管理、施工管理、合同管理、質量安全管理和風險管理等方面的人才培養,在工程總承包項目實踐中鍛煉人才、培育人才,培養一批符合工程總承包業務需求的專業人才,爲開展工程總承包業務提供人才支撐。

  三、建築業信息化

  我們這個行業的信息化喊了很多年了,但是我們真正信息化了嗎?

  我們是自己想要信息化還是我們是被動信息化?

  一說起信息化很多企業想到的就是成本,而不是投資,這兩者的區別將決定你是否會主動擁抱信息化。

  從思想和認識上如果不接納信息化,那麽就無從談從行動上支持和開展信息化。

  從世界和行業層面來講,建築業信息化是必然,是趨勢,誰被動,誰就會失去機會和未來,你想失去機會和未來嗎?

  建議立即行動起來:

  研究住建部發布的《2016-2020年建築業信息化發展綱要》,對照編制企業的信息化建設規劃,具備條件的企業,強烈建立設立CIO,迅速行動起來,認真分析如何加強信息化基礎設施建設,如何推進管理信息系統升級換代和拓展管理信息系統新功能。

  面對工程總承包這一國際通行的建設項目組織實施方式,積極推廣應用先進實用的項目管理軟件,建立與工程總承包管理相適應的信息網絡平台,完善相關數據庫,提高數據統計、分析和管控水平。

  四、房地産市場調控

  房地産去庫存隨著最近「房子是用來住的」指導精神開始發酵。

  全國各地大中城市開始新一輪更嚴格地限購,對房地産的銷售影響不小,以成都爲例,非本地戶口或社保年限這一條就把很多潛在購房者擋在了售樓部大門外面。

  不到一個月時間,新的政策動向又來了:銀行全線收緊開發貸,房地産融資迎「冰封」時刻。

  據媒體報道,銀監會信托部主任鄧智毅在日前召開的信托業監管工作會議上表示,信用風險是信托資産面臨的主要風險,信托業的實際風險水平可能高于預估。2016年以來,房地産信托業務、煤炭、鋼鐵等産能過剩領域的風險更爲突出,信政合作業務風險緩釋不足的問題愈加普遍。

  這意味著,房地産「輸血」的另一重要管道——房地産信托也將受到更嚴格的監管。招商證券研究報告認爲,開發商資金鏈指數自2016年四季度以來持續收緊。截至今年3月底,該指數下降至128%,是2015年下半年以來首次跌破130%的「紅線」。

  國際信用評級機構穆迪表示,今年開發商的流動性將持續趨緊。

  建議:

  與房地産開發公司涉及債權債務的施工企業抓緊跟蹤、核實和確認相關財務和資金信息,涉及權利的項目加快步伐處理,尤其是墊資、應收工程款、結算價款確認、保全、擔保等事項需加速。

  五、PPP

  PPP模式即Public—Private—Partnership的字母縮寫,一般稱爲公私合營模式,現在我們官方統一的正式說法爲即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

  在該模式下,鼓勵社會資本與政府進行合作,參與公共基礎設施的建設,並將部分政府責任以特許經營權方式轉移給社會主體(企業);政府與社會主體建立起「利益共享、風險共擔、全程合作」的共同體關系;政府的財政負擔減輕,社會主體的投資風險減小。

  前文說過,在這一輪PPP浪潮中,中字頭已經攻城略地,盤滿缽滿,很多優質項目均已名花有主,但從長期來說,PPP項目施工企業還是得介入,否則以後將更無米下鍋,因爲米都讓人家用PPP的方式搶走了。

  建議:

  PPP項目通常涉及投融資、建設和運營的全過程且項目周期長、投資大,形式多樣,因此建議立即行動起來,研究國家PPP政策和指南,加快引進或培育PPP人才,PPP對法律、金融、財務等專業要求較高,了解SPV運行方式,而這恰恰是傳統房建施工企業很少涉足的。

  面對國家改革步伐的加快,建議中小型房建施工企業提高政策敏感度,加快轉型升級,適度有壓有保,加快資源整合,調整組織戰略和架構,整頓內部管理,重視高端複合型人力資源,在動蕩的市場中中先解決活下來的問題,但是別忘了朝著政策導向而去。

  本文來自 網上采購平台 http://www.azt365.com/
 
 
 
 
 
© 王朝網路